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初中作文 > 记事 > 

关于使命的作文600字

小故事网 时间:2017-03-16

篇一:向日葵的使命

  我是一棵向日葵种子,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们,说我们向日葵家族生来就有一个 不变的传统,就是要不断的仰望太阳,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让我仰望太阳,妈妈说,长大了,我们自然就能够 知道了,我相信妈妈的话,我每天都坚持仰望太阳。

  当我的种子成熟了的时候,一个农民把我栽到了一块田里,这块田里到处都是贫脊的症状,让我在这里生长, 怎么可能,但是,我一想起妈妈告诉我的话,我就有了勇气,我一定要做一个听话的孩子,于是,我非常用力 的往上钻,坚硬的土块划伤了我娇嫩的皮肤我也不在乎,因为我要继承我们家族的传统,我要仰望太阳。终于 ,我钻出来了,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我急忙望着太阳,觉的太阳的光,异常的美,为了能够更好的仰望太阳 ,我拼命的生长,拼命的伸展我的枝条。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这天,正当我幸福的望着太阳的时候,忽然风雨交加,雷声大作,下起了一场我从没经 历过的暴风雨,那场暴风雨让植物都东倒西歪,有的还连根拔起,而我也饱受了煎熬,我不能倒,如果我倒了 ,就再也不能仰望太阳了,我就在这暴风雨中艰难的站了好几个小时,慢慢的,雨小了,太阳出来了,再看看 身边,一片狼藉,而我,也被暴风雨砸的腰酸背痛,但我还是托起我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仰望太阳,我终于战胜 了风雨。

  关于使命的作文600字日复一日,从春天到夏天,从夏天到秋天,每当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的时候,我就会目不转睛的看着太阳,终 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瓜果飘香的秋天里,我看见人们手里捧了一把又一把的向日葵的种子,我也像妈妈一 样,亲切的把他们成为自己的孩子。

  这回,我终于知道妈妈为什么让我仰望太阳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结出向日葵种子呀!

  
篇二:神圣的使命——班干部

  班干部是什么?为什么当班干部会把一些人呼来唤去呢?为什么要以身作则呢?对于我这个芝麻大的官来说很迷惑!今天终于解开了。

  今天我这个小官派上用场了,我们班的作文都要给我看了以后才能交,顿时我就感到渺小的身材变得又高大又强壮!我得意地看着每一个同学的作文,当我看到潘雪的作文时心里矛盾了,她的字刚开始第一页还不错,从第二页开始就龙在飞、凤在舞、风在吼、马在叫、黄河也咆哮了!让她重写?她家离学校太远了,重写只剩她自己回家一定很害怕!不让她重写?这字实在太乱了!我一狠心,让潘雪留下重写。潘雪极不情愿地说:“为什么?看!这字还不行?”我说:“这字好吗?第一页还可以,第二页和‘拉拉狗’(一种腿很多的软体虫子)爬的有什么区别?”潘雪又拿起我的作文本说:“你写的也不怎么样!”我从她手中夺过本子,把那一页给撕下来,吼到:“我陪你一起重写!”潘雪回到座位上去写了。

  我又看下一本,这一本写的更“好看”!不比秋风扫落叶好多少,一看名字:“谢宇东重写!”他说:“我这字还不行?看我以前……”没等他说完,我抢着说:“和以前比有什么意义?照你那样说,我以前还啥都不会呢?现在会了不学也罢,行吗?不也不行吗?”谢宇东被我训得无话可说。我今天之所以有这样大的勇气,是因为以前老师认命我为临时组长时,我对组员一无所措,甚至看他们玩都不敢吭一声,后来老师对我说了这样做的危害。这次我要做一个好官、清官、不袒护任何人。即使我们的班长有错字,我也让他回去改。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答案:班干部是责任!当班干部就有责任去帮助同学进步。班干部做不好就不会有人听你的,要做的比其他人好,同学们才能信服。班干部不是摆设,也不是一个名称,那是一种神圣的使命!我会尽最大努力完成老师赋予我的神圣使命的!


  
篇三:存在与使命

  何为存在,何为使命 ——题记

  存在是一个哲学概念,

  贝克莱的命题:“存在就是被感知”。

  《存在与时间》的作者海德格尔认为:“存在”既是最明了的概念,但也是最晦涩的概念。

  现实中大多数人自认为“存在”这一概念是自明的,是最清楚的,所以无需发问“何为存在”更无需去研究何为“存在”,但人生就是存在,所以生物的终极任务本来就是要解释:“何为存在”,如果你把“存在”这个最晦涩的概念误认为是简单、明了、无需解释的,那么你注定就犯了大错了。

  存在主义认为,包括人的存在在内的所有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是偶然发生的事物。

  既然所有的存在都不是决定的,而是偶然的,所以,存在是不确定的。由此可以推知,从根本上讲,存在是荒诞的。

  但,荒诞又怎样,尽管再荒诞,我们也要存活下去。

  就是因为这偶然,这荒诞,我们存在了。

  与此同时,我们肩负着使命,使命因人而异。

  无一例外的是,我们每人都要完成自己的使命,以此来证明我们的存在。

  正如《心灵上的百合花开》中:不管别人怎么欣赏,满山的百合花都谨记着第一株百合的教导:“我们要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们应该用心完成我们的使命,全心全意的去完成我们的使命,来证明我们的存在。

  正如现实所反映出的残酷事实:那些世界名流,哪个不是备受关注:再返观底层的人、平庸的人,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难道是他们不愿意证明自己的存在吗?答案是否定的。有谁不想证明自己的存在呢?那他们为什么不证明自己的存在呢?

  问题就出在这里。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全心全意的去”开花”,去完成使命。他们迷恋于身旁的风景,从而不愿完成使命,于是他们无法证明自己,所以他们就成了荒诞的,颓废的,偶然的。

  人生就是一个偶然,但上帝却给了你一个选择,时继续偶然荒诞颓废,还是赢得尊严,完成使命,证明存在。

  因为有存在,所以有使命;因为完成使命,所以证明存在!

  
篇四:生命与使命

  天上飘着零星小雨,

  滴滴雨珠伴着微微清风

  打湿了空气中的尘埃,

  清亮的风景与新鲜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身处此景,闭上双眼,感受瑟瑟春风的洗礼。美哉,足矣!

  乘着巴士,侧坐在宽大的玻璃车窗前,在欣赏着窗外美景的同时,不时与朋友闲聊几句。一路听着汽车发动机 轻轻的轰鸣,谈笑间来到了浉河港-------一个生机暗涌的地方。

  下了车,揉揉双眼,伸个懒腰,准备迎接嫩绿生命的召唤吧!

  拿着小桶,脚步轻缓地踏在散发着清香的泥土上,沿着蜿蜒的茶山小径,一群风华正茂的少年正在寻觅着茶叶 新生的嫩芽,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吗?

  没有谁的命令与指示,每个人都沉浸在棵棵矮小但茁壮的茶树中,陶醉于片片玲珑而清香的茶叶上。在茂 密的绿芽丛里,清澈的雨珠安逸地在叶片弧形的怀抱里沉睡,不知是谁轻轻拨动了枝叶,雨珠被惊醒,“啪” 地跳到地面上,转眼消失于视线中……

  雨后的茶山,焕发着生命的灿烂:娇小的嫩芽从枝里很努力、很努力地向外爬,很迫切、很迫切地想伸出 自己的头。他们知道,如果出来了就回不去了,面对暴雨的折磨时不能躲进去享受安宁,遭遇狂风的侵袭时不 能藏起来逃避苦难。但是,他们却义无反顾,他们要的就是狂风暴雨对他们的磨练,他们要的就是在风雨中顽 强地抬起头,挺起腰,无畏的告诉风雨,“你们无论怎样折磨我,都奈何不了我!也许我的身躯会不堪一击, 但我的意志你们无法摧毁!”

  小小茶芽面对“酷刑”时横眉冷对,正气凛然。可是,当一双双手无情的把他们从血脉相连的亲人怀抱 中夺去时,他们却从无怨

  气。他们知道,被采摘,被加工,被贩卖,被浸泡等等,这些都是他们生命的使命。面对使命,他们没有 理由无理取闹,没有理由胡搅蛮缠,没有理由违抗反对。因为,生命的最高价值在于光荣的完成使命。

  或许,这些少年此行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欣赏美景,不只是为了采摘茶叶,更是为了 从中看到生命的本性,还有使命的强大……

  
篇五:读历史,知使命

  轻轻翻开中国的当代史,回到九十年前,在嘉兴南湖的一艘红船上,中国共产党开始编织鲜艳的党旗——这是一面代表真理与光明的旗帜,这更是一面渗透着无数党员为追求真理和民族希望洒下献血的旗帜。从此,沉睡的中国人民终于有了自己的政党——中国共产党!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共产党辛劳为民族, 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他指给了人民解放的道路,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正如歌中所唱, 中国共产党诞生于风雨如磐的旧中国,面对民族灾难深重、国家积贫积弱、社会战乱不已、人民饥寒交迫,中国共产党勇敢担当起带领中国人民创造幸福生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神圣使命,彻底改变了旧中国屈辱的历史!

  为了民族的未来,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前赴后继,无数革命先烈献出了宝贵生命。我们怎能忘记,那个喊出“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的夏明翰烈士!我们怎能忘记,面对铡刀,15岁的共产党员刘胡兰视死如归,大义凛然地喊出了:“怕死不当共产党员!”我们又怎能忘记,年仅19岁的共产党员董存瑞,手举炸药包高喊:“为了新中国,前进!”……

  新中国成立后,又有多少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员,多少一心为民的人民公仆,他们像蜡烛点燃自己照亮别人,为党和人民奉献自己的光和热。“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的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共产党的好干部焦裕禄、孔繁森……他们,以实际行动实践着自己的铮铮誓言,打动着我们的内心,点燃了我们心中对党的无限热爱之情。

  时间如信风拂过耳际,生命的旋律在眼前闪烁,我们是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员,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面对冉冉升起的国旗,我们该有多少感想:“朝霞艳,国旗升,凝目立,添豪情”!同学们,我们要像新时代好少年李典怡一样,爱党爱国,关心集体;我们要像科技启明星朱天轶一样,努力学习,勇于探索,长大担负起建设祖国的使命,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自己的力量!
 

分页:1 2 3 下一页
作文精选
对作文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