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哲理文章 >

一棵大树的命运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7 佚名
  我是一棵生长了将近三十年的杨树。最近几年,由于我生长的肆无忌惮,每逢春天来临,我总要杨花吐蕊,使得整个小村的上空,犹如雪花飘洒一样落满花絮;因为我的枝叶蔽天,使得将近三分之一的小村人没有了阳光的温暖;因为我的根须纵横绵延,不是撑破了东家的墙头,就是堵死了西邻的排水沟;更是由于我的臂膀触及之处,不是刮坏了东家屋顶的太阳能,就是刮坏西邻的红瓦绿玻。每逢深秋万物凋零的时候,一直让我生机盎然的千千万万片叶子,为了让我安然过冬,不是选择了悄然落下,就是选择随风飘零。那些随风飘零的叶子哦,几乎落满整个小村的沟沟壑壑。为此,我的主人没少给我道歉赔礼。于是,我的命运便被摆上了小村人的话题上,于是,在一片谴责声中,主人终于同意将我砍伐卖掉,只是,一次次的让我死里逃生,倒不是因为我的价格问题,而是那些树贩子根本无法下手。
 
  记得不久以前,我的主人因为我的价格问题,回家和树贩子讨价,一千六百元,双方很快成交。但是那些树贩子面对我的巨无霸,竟然无法下手!每一次在我的底下讨论如何将我处置,我都听的清清楚楚,他们商量着要用吊车将我肢解,只是费用太大,要求我的主人继续降低我的价格。主人倒也慷慨,告诉那些树贩子:不要钱,你们随便肢解得了。搞的那些树贩子悻悻而去。其实我深深的理解主人那种不舍。那一次,我的主人深情的拥抱我,虽然我的沧桑的树干早已冷漠无比,但是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主人的无比眷恋。我分明听到了主人的心跳,主人的心潮奔涌。尤其是主人临走时一步三回首的凝望的目光,让我十里相送,禁不住思绪翻滚。
 
  记得我的前十年,可以说是在主人的精心呵护下成长的,由于我当初的苗木弱小,更是在后邻的几棵大树下生长,难得有一丝阳光让我沐浴,后排的大树,一个劲的排斥我,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将自己的躯干弯曲,顺着主人家的瓦屋后檐匍匐向上,为此,我没少刮坏主人家的瓦片,但是主人都一次次的包容。默默无言的将刮坏的瓦片及时更换。于是我在心里就坚定了一个信念:谁说人可以在人下为人,而树不可以在树下为树?等待时日吧,我相信自己总有昂首挺胸,拔云见日的那一天。虽然十年的时间,我的躯干不及拳头粗。虽然村民们没有人相信我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棵树。可我的主人好像对我满怀期望,因为我读懂主人的目光。
 
  就在我踌躇满志的等待,就在我默默蓄积力量的日子里,我的主人在小镇上建了楼房,举家搬迁的那一天,我的主人在我的周围转了好几圈,我依然记得主人临走对我说的那句话: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参天大树,替我守好家园。就这样,我在主人离开的日子里,由于我没有向上生长的空间,所以我的根须尤其发达,我深深的依附赖以生存的土地,悄然蓄积最多的能量和营养,时刻准备着昂首挺直的那一天。那真是:忍辱树下十余年,扭曲躯干爬屋檐,蓄积力量藏土壤,等待昂首向苍天!
 
  那一年,一直遮蔽在我头顶上的邻居家的几棵大树,由于他们家要砌墙头,被一一砍伐了,我的上空豁然开朗,仿佛一夜之间,我的躯干一下子就挺拔了起来,那一夜,春雨下的是那样的酣畅淋漓,也仿佛将我积蓄已久的郁闷和委屈,一下子释放殆尽。落满一树尘埃的枝条躯干,也同时被荡涤成了满树嫩绿的新芽,看起来是那样的舒展清新。我为自己的新生呐喊,我为自己的拔云见日狂欢,只可惜我的声音早已淹没在阵阵春雷中。也好,我权且把那一声声的春雷,当作我重新涅槃的动力。拔去阴霾见阳光,信念日久便成钢!多少屈辱成过去,抖落尘埃自茁壮。
 
  我盎然的挺立与天地之间,以惊人般的速度夜以继日的生长着。很快,我的枝桠便时常与白云握手,尤其是每当月亮疲倦的时候,总是喜欢在我苍翠葱茏层峦叠嶂的肥厚叶片上酣睡,每当这个时候,仿佛半个小村庄的上空,都沐浴在银色的世界里,彷如童话一般神奇。在炎热的夏日午间,我更是一把庇护小村人的巨伞,仿佛这个小村落的半个村庄压根就没有阳光。小村人在我的屁护下休息游戏,玩升级玩象棋,真是惬意无比。握手白云自欢喜,拥抱月亮成一体,擎天撑起是巨伞,抵御凄风又苦雨。
 
  原以为,自己疯长发福的躯干,足以守好主人的家园,原以为自己直径几十米的枝桠足以给村人遮蔽风雨和阳光,原以为和主人深情欣喜的对望中,我不应该有一丝的惆怅,没曾想,这一切在不知不觉中铸就了自己的狂妄不羁。真可谓:没有约束的生长,注定就会疯长,一味遮住阳光,势必众物遭殃。本是主人亲手栽,命运注定难主宰,倘若深山自然生,风雨千年不年迈。再次与主人对望,我看到了心怜的忧伤。在目送主人离家的路上,主人留守的哥哥和他讲:你家屋后的那棵大树,已经夺走了大家的阳光,不要因为它,再把庄邻的情感伤,干脆卖了吧?唉,树大招风,树大招风啊!
 
  既然我的命运已经被小村人宣判了死亡,我便想着自己最终可以訇然倒地,来他个振聋发聩,壮怀激烈,最后拥抱一下我扎根的土地,未曾想还要被一节节支离吊装。纵然是身首异处,我依然深深的眷念这片土地,因为我的根须早已埋葬在这片土壤里。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