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那些风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01 佚名

  走在路上,行在四季中,我感觉到八面的来风,在身前背后头顶脚下吹拂着。不知道是我挡住了风的路,还是风挡住了我的路;是我扯住风的衣角,还是风扯住我的衣角。我的一生就是和风纠缠的一生。有时候我和风走同一个方向的路,风搀扶着我,风是我莫逆的知己;有时候我和风走相反的路,风拽住我迈出的腿,风又是我的绊脚石。尽管脚步踉跄我还要赶前面的路,打理埋在我人生里的许多事。我就和风顶着牛,风搡我一把,我推风一下,风不老,我却齿阔发稀了。

  我知道风是一位老者,在没有人类的时候风就是这个星球絮叨的主人。泛黄的古书没有记载风出生在哪一个早晨,也没有记载风逝与哪个夜晚。风比泰山还远古,比那条黄黄的河还年迈。风看见过开古洪流,亘古蛮荒,看过亚当夏娃,神帝尧舜。风比每个人都有见识,风满世界呼喊着,喊着山喊着水喊着云喊着生灵。风从雪山来,从海上来,从土上来,从路上来,从我未知的世界来。我读过古色古香的书简,看过遥远飘渺的星河,可是我就听不懂风的话语,有时候风很急,满世界的跑,满世界都是风声,满世界都在说着风的话。有时候风是温柔的,轻推一波波涟漪,柳叶动人的摇曳;有时候风是凶猛的,一浪浪海水巨浪拍岸,黑云汹涌,似成吉思汗的蒙古兵卷土而来,遮天蔽日。

  风吹拂着我,就如同风吹拂一棵草,一棵树。风不记得一棵草的名字,也不记得一棵树的名字,更不知道我的名字。大漠孤烟直,那天风过节。风最终只是一个行者,风爬山掠水,行在天上云卷云舒,行在地上万物颌首。风带来种子,带来希望,使大地繁茂,万物生机;传播花粉,使植物含苞受孕,生命绵延;风还传着从人口传丢的东西,风一口一口的传下去;风还喜欢把旧的东西翻出来,把新的东西掩埋掉;风也在大地上播种种子,在落叶飘飞的时节收割种子;世上的很多声音最后都融在风声中,你把耳朵伸进风里,你会大彻大悟。

  二月春风,吹来了温暖雨水,风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风把大地喊醒,把种子喊醒,把整日唠家常的农民喊醒,把犁靶播种机喊醒。夏天风吹拂着庄稼,拍着它们的头,督促那些绿色快快生长,授粉开花,籽粒饱满。秋天风涌来,风变成一把镰刀,收割一季季庄稼,收割一茬茬的人。冬天风带来洁白的雪花,雪花在风里跳着舞,落在田野上,落在荒草上,落在坟茔上。落在很多路人的心上。

  当我出生的时候,风早早的就等在那里,在风的眼里,我就是那一茎小草,或者一只蚂蚁。当我死去,风刮散了一捧白灰,洋洋洒洒,像吹落一片片叶子。其实,我们在不在风都一样吹着,我的碑文被风吹着,对风来说就是吹着一块普通的石头。我们永远都不能知道,风从哪里来,有什么使命;又到哪里去,完成了什么夙愿。风告诉我了,每天都在我的耳朵里说。一茎草能听懂,一匹牛能听懂,一片云能听懂,可是上帝就是没让我听懂。风有时候会把一轮太阳吹旧,把一轮月亮吹缺,把一片庄稼吹黄,也把一个人吹老。我看见风把一家人的炊烟吹散了淹没在夕阳里;把一堵新墙吹斑驳黄泥脱落;把一处老房子上的土吹净了,又扬上一把黄土。

  每一棵草都是一场风,每一棵树都是一场风,每个人也是一场风 。一个人永远不知道吹彻一生的风什么时候停下来。人心都累了的时候,风还没有累。而自己希望的一场风啥时候能来到,也许会等待一生,白发苍苍也看不见那缕风,喜欢的那缕风埋在人生的深处。人就在躲闪和等待中活着余生。有一种风不来自天空和大地,不来自旷野和河流,风来自内心。看不见风的脚步,听不到风的声音。可心里的涟漪层层叠叠。有时候心里的风带着晶莹的露珠,有时候心里的风挟着翻滚的黑云霹雳的雷电。自己都没办法知道,心里的风会把自己吹到哪里,吹到哪个季节,吹到哪种田地。在风里自己把自己弄丢。看着辗转在风里的自己,自己和自己陌生。

  风吹皱一池秋水的时候,也吹弯一株玉米,向日葵弯腰的时候,我也在一场风里低下头来。我知道我并不比一株庄稼高大,我也是大地上的普通植物。被一阵风吹歪的狗尾草,一片玉米,脚步散乱的蚂蚱,等风停了,它们又恢复站立的样子,漫长的日子在等待着它们。我要靠自己扶正自己,有些手帮不了我的忙,我也帮不了别人的,我知道家门需要我方方正正的回去,风刮不扭曲我的家门。失意也好抱怨也好诱惑也好我的家门不听这些,它只喜欢朴素如初的家人。风帮我打开门,我回家,一股风又帮我关上门。风永远在窗棂上吹着,在大地上吹着,我低头过我的日子。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