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三月 ,望春归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28 佚名

  在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我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张爱玲

  不知不觉,三月就像戏子手中拈起的扇面,挥拂细摇之下,远送寒凉,轻迎煦暖。一轮朝阳日出乡关,合了春天的节拍弹拨出撩动心弦的音律,于是,诗一般的画卷越发引人遥想。

  远在塞北,走在将逝远去的三月,回想诗文中无数次被描摹、被吟唱、被赋予灵秀与缠绵的江南风光,我仿佛看到一个身穿长裙,青丝飘扬,撑一把鹅黄油纸伞,从径深古巷走来的自己。或许,是相遇前世的自己,或许,是梦见未知的过去,幽蓝渡水的河湾,留下依稀从前的行迹。驭水,泛舟,我循着风的踪影翻山越渠,追怀咚咚的春雷,只为一季花开放纵的柔情。

  江南,哦,也许只有梦里花色雕凿的江南,才能在三月给我一场春风吹蕊,雨打桃花点点红的清欢。让我知晓,迟归的春天已经在暮色蔼蔼的窗口吹起绵软的风,携我,从潇潇风雨中溯流而下,扑进梦里的山水,扑进梦里回转依旧的春光中。

  静寂的夜,漂浮的思绪如花雨带起的一丝凉意,潮湿了笔下游走的文字。抚额低叹,域外的三月,春已至,花未开,是否尚有无奈的逃避,要躲开这一季的尘嚣与琐碎?夜的更迭如回绕的水流,一曲一曲盘旋,却总也望不见春打树梢头,草披覆泥香的飘摇。

  独坐楼台,倚栏遥望,夕阳余晖映重山,似在远眺西楼帘钩,含恨带愁。别问,这一季花开还要等多久,这一帘幽梦还有多漫长。潜行的风儿啊,在华灯初上的夜晚,轻轻捧起春的容颜,呢喃着月圆的浪漫。往昔的幕景,瞬间,在心底荡起弯弯的水涟,于昼与夜的交替中逶迤回旋,漾满悲喜无常的诗词画卷。

  依然思慕江南三月的春天,桃花红、梨花舞、白雪樱花落。田园深处,看尽绿肥红瘦,走过小桥流水,赏罢世外人家。相同的时节,而唯独塞北,仍独留一份三月的寂寥,一份初春的落寞。

  忽而箫声悠扬,在楼下树影中蜿蜒流淌,朦胧了望春无语的月色,罩起一地晕黄斜晖,潋滟了将至的无限春光。微风剪剪,风里又似有尘香轻溢,漫卷了溶溶夜空。此时,谁醉?谁醒?谁又独立风中添新忧?。

  夜深更尽,春风渐紧,将打开的思绪慢慢收拢。莫如就这样,和着红笺小字,静静等待一场微雨洒芳尘,酝造一副可人春色的美景。

  不知不觉中,春天挥袖临风,已经揭开三月思忆的薄纱,携一缕幽香透过小窗,扑在我的身上。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