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红叶路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14 柏青

   接到通知让我去长沙税务专科学校进行更新知识培训,时间是一星期。

长沙税专也是国家税务总局的一个有点名声的培训基地,且又是更新知识的培训,我想一定会不枉此行大有所获的。我简单地准备了一下,就按通知要求报到了。

培训部安排我们科研班的住在红叶楼,我与陕西的刘伟住在一个房间。就餐在一楼的自助餐厅。

第一课是财政部财研所的所长给讲的,题目是“宏观经济与我国财政体制改革”。讲得还不错。至少,对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有所了解,对今后一个时期的财政体制改革方向有所把握。第二课是长沙税专的一个教授授课,讲的是“中国现行税制之国际比较”。教授是湖南本地人,操一口方言,让我这东北人听得十分受苦。当他讲第二讲时,我向临时班主任老师请了事假。

走出红叶楼,外面下着小雨。向服务员询问,知道一出校门就有各类商店,可以到那里去买雨具。

天空灰暗,云层浓稠,细细的雨丝飘得津津有味。我一个人沿下山的柏油路前行。校舍是建在山上,这条下山的路是陷在山中的,路两侧形成了壁墙。壁墙用石头按一定坡度砌起来,用水泥勾着缝儿。墙根儿种着能爬墙的藤萝植物,它们的叶蔓大片小片地遮避着石墙,给两侧的石墙就造成了绿一片、紫一片、红一片的效果。当一个人走在这条没头没尾的路上时,情境就很特别。

走着走着,就见石墙上挂着一块白色牌子,黑色箭头指向两端,中间写着“红叶路”三个字。这名字的由来可能是因为红叶楼的存在,这是主要的,但也不排除路两侧石壁上经秋霜而泛红的藤叶的兀现。这很文化、很富诗意的。前方迎面开来一辆轿车,车亮着防雾灯,我躲闪在路边,车通过了,我索性观察一下藤萝是怎样附在石墙上的。那藤萝不论是圆叶还是长叶的,或是类如枫叶的,它们每长半尺就会伸出一只细细的须角,须角之端长一小小的圆形吸盘,牢牢地抓住石壁,有时用手往下拉都很费劲呢!大自然的造化太奇妙了!

走在这狭长的“隧道”上,沐着霏霏细雨,不知我从哪里来,又不知我到哪里去?倏然间,我想起了中学时读过的小说《红岩》中对通往歌乐山那条山路的描写,那种幽深,那种静寂,那种恐惧……脚下这条红叶路与之有些相像?与之不同的是,山上不是渣滓洞,我也不是国民党的囚犯;那是历史的重庆,这是今天的长沙,我不过是一个逃课的学员而已。

当我又转了一个弯路时,衣袋里的手机响了两声,我拿出来翻着看,是一条信息,内容是:不是每一朵浪花都为海滩而来;不是每一颗星星都为夜幕而来;不是每一次细雨都为麦苗而来;不是每一次倾诉都为履诺而来;只有我是为专门等待你而来!――我在校门北侧等你,晓丽。哇,是她!该死,全给忘了,临来时法规处的同事们说,别忘了,代我们看看晓丽呀!她已经知道我到了税专。我加快了脚步,果然,在校门的北侧有一个穿白色衣裙、打着朱红色雨伞的女孩,好亮,好刺眼。

见晓丽变了人似的,话语也热烈得很多。她为我俩撑着那把漂亮的红伞。她的个子比我矮了半头,迫使她不得不把伞柄举得很高。我突然想起冯骥才的一篇名作的题目,于是我就试试晓丽的综合素质。我问她,我们俩现在的情形与一个知名作家的一篇小说的题目相似,你知道这篇小说的名字吗?晓丽稍加思索了一下,红着脸回答:冯骥才的《高女人和矮丈夫》,我非常喜欢冯骥才的作品。又问:你还读过他的什么作品?答:《神鞭》、《三寸金连》、《炮打双灯》,都很有趣儿。没想到晓丽竟然是个文学爱好者,同事三年未识伊真面目呢!

我提出先到路旁的商店买一把伞,这样走下去会将晓丽累坏的。进得店来,我很快就果断地选了一把冷绿色花伞,继续与她在雨中漫步。两人仍是海海漫漫地聊着。文学、社会、历史、战争、和平、人生、自然、生态等等,无所不及。最后,两人同时咒骂起长沙的鬼天气来。阴冷、潮湿、肮脏,害得人白天无精打采,夜晚难以成眠。糟糕的培训,快他妈结束吧。

这样持续了二个小时,我先提出累了歇一歇。晓丽指了指不远处的“雨街酒吧”,我们进去找了个靠边的一个座位坐下,晓丽点了两瓶啤酒,一盘开心果、一盘草莓。我说这个店名很有诗意的,她说是的,她曾为这个名字写过一首诗。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电话本,翻到后面递给我,在“雨街”的标题下面密密麻麻地写着:

很早很早以前/这称呼出自/他的口/一天天地/积累诱惑/倏然/一个晴转多云的/日子/我来了/跨进了它/不带任何雨具/被淋湿了灵感……/掌上一支红烛/温暖些许/可我仍孑身冷寂/在杯盘中/等待着/雨夜/不陌生的心情/陌生的面容/没有出现/等待雨季/我干涸的心/充斥渴望/忆起与他初次谋面/黑夜覆盖一切/只有车灯与他颈上的珠子/亮了那雨街的角落……//我以为/一切都过去了/然而/时光打磨了/高傲与尊贵/彼此多了客气//云朵低垂不洒雨/一生几许此刻/纯真的伞语/雨和夜/你们来吧/虽然/你们不是为了/麦苗和星星/可你一定是为了/那把绿色的花折伞/撑开360度肋骨/不遮浸润//虹霓绚烂雨街/独自归梦/爬过祖先的/长长隧道

我连连称赞她是天才,她便兴奋地喝酒,直到两颊飞红。现在我觉得她非常可爱,不知道以前我竟干什么了。

我们很晚才离开“雨街酒吧”,晓丽告诉我她所在的宿舍楼号、单元、房号,叮嘱我千万不要到房间找我,最好是发信息,教室是不允许打电话的,在宿舍打电话让人讨厌。进了校门,我满以为她会与我同走红叶路的,入校门不远,她就沿向北那条更宽的路走。

你上哪?

回宿舍呀。万山楼在北面。

我送你吧!

不必。南辕北辙你会多走10里路。

噢,红叶路很美的。

是很美,出过三次事故了。

什么事故?

自杀,都是女孩,不过没事儿,你要注意点汽车。

……

当晓丽的背影完全融合在雨幕中之后,我才慢慢地走进红叶路。几分悚然,几分离奇。

路灯很少,一长段一长段的暗淡。那石壁上的藤萝和叶片,就显出大片大片的斑驳。石壁裸露的地方一片惨白,藤叶浓密的地方阴影绰绰,有不知名的小虫凄苦地叫着。雨终于停了下来,我边走边观察路的两侧。这地方会出什么事故,不是晓丽在吓唬我吧。偶尔有小轿车通过,车灯忽闪几下就风驰而过。

借车灯一晃,我发现路的南面靠石壁站着一个人。因为那人的衣服是深色的,又依着一片浓密的藤叶,很不容易被发现。我想,不会是自杀的吧,这个时间还早。一种别样的心情将恐惧抑制,我走近了那人。那人一动不动,我尽量平静地问了一句:你,你在这干什么?你是谁?那人一动不动。我已走至近前。已看清楚了。

距那人头的上方二尺处的一嵌进石壁的铁环,一条带索绷直垂下勒着人的下颏……我立即上前抱住她的双腿,用身体拱住她的身体,誊出一只手将那条纱巾的绳索从脖子上慢慢蜕下来。我将她放在地上,用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觉得尚有些微的气息。我开始用双手挤压她的腹和胸。我的汗水湿了她暗紫色的上衣。

车灯一晃,我放开她跑到了路中间,张开双臂。一长声难听的急刹车后,车停了下来,司机怒冲冲地下了车,我赶紧破锣似的喊叫:

救-人-哪!救-救-她……

红叶路其实真的很美。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