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争奈娇波不顾人—梅妃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7-19 墨魂

最初欢喜她因“梅字”,我素恋梅,听其梅妃一名,心中便想到了那冰清玉洁的女儿家,一席雅裳着地,淡施脂粉,手抚琴弦,雪送梅香冷眸缀玉,托墨画梅,浅笑嫣然。

 

   她是唐玄宗恩宠一时的妃子,名为江采苹,独爱梅,唐玄宗爱称其为梅妃、梅精。她是凭借兰心蕙质得独宠。恋她才貌双全,怜她遇人不济。她善于《惊鸿舞》,舞姿定是倾城,否则如何让帝王沉沦?他许是她期盼的彼岸,可是如何度的过这帝王的爱河?他予她的名字高洁,她亦如梅,不问这红尘世事。她是寂寥的人,离乡背井,她入这铜铁宫笼,不谙世事的依赖于唯一的他—许是深情,许是薄情的帝王。她是否真意看透过他?或是他本就叫人看不透。帝王的宠爱与冷落,是从幸运到悲哀,从兴盛到衰败,她不计较这些,可是命运计较。

 

    孤高自赏,目下无尘。这是生活在权利中心的人儿极可贵的一点,不愧对于她门庭前开满的梅花了,可惜她以为,只要一遇大海,便能春暖花开,他赠的梅,她误当成了地老天荒。他看过万千风景,她不信然,就如此痴缠。

 

     我不敢言他有了玉环便对她不再惦念,可毕竟她是杨玉环,纵然没有她的舞态诗心,凭借凝脂玉颜加上略施手段便更获君心了。他败更是败在一心误以为他有纯粹的感情,可以不计江山,不计政权,不计除感情外的任何事物,她败给的,是自以为是的爱情

 

   又是一年满枝梅花,他在赏梅时忆起了她,赠她一斗珍珠。她自是拒绝,回诗云:“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她怪他,但知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啊。她泣字梅花下,当年得宠时,这院里也是满处梅花,可驿马再声喧时,为何变成了“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她写给他的《楼东赋》到底敌不的玉环同他的殿前欢。

 

    安禄山叛变,她被遗弃在深宫,霜冷袭梅,她手执一株红梅,任血溅在雪上,染了梅花未染君。

    她在死时,会不会还在期望那个自己爱了一世的男人心稍疼,起码让她知道,她还忆得那满院梅花。

     他再见她尸首时,到底是寒入骨了,唯独那支梅花,依旧鲜艳,清雅。便是这情里最后的暖物吧。

 

 

    关于她的记载不多,以上文字也不过自我心意。她的结局有两种说法,一是逃宫隐蔽它乡,二是死于乱刀之下,我更愿意相信后者,宁愿生命淹没了旧撤,负荷新履。她这样敢爱的女子,来世莫在入帝王家。一抔净土掩风流,这是最好的结局,亦是对他们最好的收梢。

 

   今岁,我植满城梅,予你天安.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