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野菜情结

小故事网 时间:2012-11-19 蓝百合

    在人们谈论着山珍海味、特色美食的时候,我却仍然对野菜情有独钟。

这几年,学校建起了师生食堂,后勤部就把校园内的一些空地利用起来,种植了蔬菜,补充食堂用菜,效果还不错。

昨天下午,去学校的菜园参加劳动,我发现菜地里的马齿苋长的青翠水灵,不禁心中欢喜,一边干活,一边顺手拔了一些。

几个年轻老师好奇地问我:“您拿这东西做什么?”

我说:“这可是好东西,不仅可以做凉拌菜,还可以做饺子馅儿。这是纯天然绿色食品,而且具有清火消炎、润肠利尿的药用功效,盛夏时节吃一些,能消暑呢!”

听了我的话,那几个年轻老师满脸惊讶:“真的?这东西能吃?”

“是呀,不仅能吃,而且非常好吃。”

听着她们的唏嘘声,我无言地笑了。

我想起小时候。

小时侯,家里人口多,日子穷。人均不足300斤的“返销粮”,连糠带皮全吃,也不够吃半年的。所以,半糠半菜填饱肚子的日子,在记忆中是那样深刻。

我吃过的野菜有很多种。什么小白蒿、蒲公英、苣荬菜、羊奶棵(这是我们当地的俗称,至今也不知道这野菜的学名叫什么)、西田谷(这也是当地俗称)、恢恢菜、马齿苋等等。在春夏秋三季中,吃这些野菜是有侧重的。

春季野菜少,最早可以用来充饥的是小白蒿和羊奶棵。择洗干净,拌上少许玉米面,撒上盐末,放在蒸屉上蒸熟,俗称“布摞”。那上面拌的玉米面,也就刚够把野菜粘和在一起。夏秋之际野菜就多了,苣荬菜可以做菜粥、做菜饽饽;马齿苋、西田谷、恢恢菜可以做汤。

那时,天天、顿顿吃野菜,很多人家都曾发生过误食野菜而水肿、呕吐等的中毒现象,而我们却没有这样经历。这全仰仗母亲的智慧和细心。母亲尽量变换着花样做饭,那些苦涩难咽的野菜,在母亲的调理下,竟然都很有滋味。我们吃着野菜饭上学,放学后再去挖野菜,第二天再吃野菜饭上学,日子的苦涩和野菜的苦涩一样,在父母的勤劳智慧和博爱的心胸里,渐渐沉淀成一种财富,丰满了我们的生命

以后,日子逐渐好过了,不仅精米细面可以吃饱,而且还开始讲究营养平衡了。人们渐渐远离了野菜。但是我每年仍然要特意吃几次野菜。

我调理的野菜和母亲调理的野菜大不相同。母亲调理野菜只用盐和葱花(这在当时已经很不错了),我用的调料不仅丰富,而且还有食用油和精肉;母亲只用玉米面甚至是糠面粘和野菜,,我却用白面做皮,野菜做馅儿,包饺子、烙馅饼。

每次我做野菜吃的时候,年幼的儿子总是欢呼雀跃:“噢,又吃野菜饺子了!妈妈,野菜真好吃!你小的时候天天吃野菜,你多幸福啊!”

无奈微笑:那些被野菜包裹的苦日子,我再怎么描述,儿子也无法体会。在他看来,能吃到味道特别的野菜,那是多快乐的事情啊!从小到大,他只知道野菜是我很辛苦地从园子里、野地里挖来的,是蔬菜店买不到的。在我的精心制作下,野菜早已成了美味。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寻找的野菜还是当年的野菜,今天吃野菜,不仅是为了健康和换口味,更主要的是一种心情,对遥远的留在生命深处的某种东西的怀念。

明天还劳动,看来,今年将有机会再吃一次马齿苋做馅儿的馅饼。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