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这个冬天

小故事网 时间:2014-12-31 佚名
  (一)
 
  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个冬天。以为一路看去,只杨花懒懒地移,只虫儿静静地飞。
 
  那些寒冷的日子,让一些平常变得不平常。就象一条泾渭分明的界线,留一些在里边,挡一些在外面。总是说生命里有太多的牵挂,可是当某一天,有个牵挂永远消失,才会真正明白,你曾经远远的牵挂着,哪怕你仅仅只是知道你牵挂的人平安无事的工作生活着,“当时只道是寻常”,彻悟后的牵挂就是一种多么奢侈的臆想。
 
  一直不相信宿命。可在那个冬天将临未临的时候,莫名的眼皮突突跳,在路上看到大群的乌鸦在头顶盘旋,这些不好的征兆惊袭着我,胆颤心惊的排除着不安,却还是唯独遗漏了最不可能的那种,因为早已习惯了疏忽,所以放任自己爱他的方式。可一切又来得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残酷。
 
  风尘仆仆的推开病房的门,他象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就那么怔怔的望着我流眼泪,那样的情景我这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我一下子心慌了,心碎裂了,这是我从小到大没有在我面前哭过的亲弟弟啊。可在那一刻,我偏偏又忘了,原来这也是宿命里一个不好的征兆。只因为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我是他的姐姐。烙在心底的悲伤,历经了几个冬,依旧还是那么清晰。医院的草坪上,年轻帅气脸色苍白的男孩,像一道清浅的溪流,流淌在冬日的阳光下,纯静得令人屏息静气,那是多么可贵美好的生命,却还是无能为力,敌不过宿命的冬天,无可耐何的失去了他……
 
  所以,记住了一句话“寻常,只许感激,于人、于事、于生命、于自然”!
 
  (二)
 
  吃完的妙吧薯片的外包装盒上这样写着:我们坐在飞驰的列车上,向往着冰凌白雪的北国。他们坐在浪漫的油轮上,向往着海风暖暖的南国。朋友相聚,畅谈快乐心情,感受幸福生活,此刻,非常妙吧!
 
  在这座小城里,有着为数不多的两个好友。我的喜怒哀乐里,她们总是我最贴心的听众。平时我们各忙各的,很少粘乎的联系,可她们总是准确的知道我回家的日期。
 
  路途中,常常史的电话就那么的来了“到哪了?下车后顺路来啊,剩菜剩饭的就在我这将就哈”。心里暖暖的,家常的口气就象姐姐。吃了饭,照例是一起到周的家去。两杯清茶,一盘削好的地瓜或洗净的冬枣或一碟瓜子,早已摆好在她家的茶几上,热情的恭候着我们。开了电视,我们或躺或靠在沙发上,兴致高昂的聊着,老公孩子婆婆小姑衣服化妆品无所不谈,疯笑里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光。待到接孩子放学,孩子们一声声的“周妈妈再见、史妈妈再见、谢妈妈再见”是热闹得不得了。看吧,有这样的朋友多好,连孩子们都跟着沾光快乐。
 
  谁说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只有冷硬?冬天的这个小城在我心里,依旧温暖如春。平常的生活里因为她们,常常充满了新鲜的喜悦,那是和风中青草的香味,那是绿叶上清凉的雨气,无声无息却浸润心田,丝丝的感动着我这个曾是外地人的幸福。
 
  (三)
 
  上班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的枯燥,就做了某某的书迷。哭泣的文字,虐心的情节,于是,也就那么傻乎乎的被感动摧残得一塌糊涂,甚至,不分昼夜。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所以《雁丘词》里,那双雁的贞烈感动了元好问,而元好问的感慨也问住了我们这些人世间的凡人。
 
  问世间,情是何物,值得用生命去等待和交换?这个问题千百年来,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百度里说:这个问题不要问正在爱的人,因为他们早已意乱情迷,给不出清醒的答案。也不要去问爱过的人,他们不见得能给出答案,当爱已不在,只剩空洞无垠,还有什么可以叙说?更不要去问没有爱的人,他(她)都不懂爱,又怎么给出回答?爱情,从来如此缠绵如此疑难,想想也是,老天爷未尝不懂得嫉妒,因为它本身是寂寞的,黯然的俯视着苍生,天与地,从被盘古劈开的那一刻,就隔得已经太远太长。百度里还说:古人认为,情至极处“生者不以死,死者不以生”生死相许是对至情至爱的盛赞。
 
  所以,情字殊途情迷人。唉,这些痴男怨女的故事晕倒众生,唏嘘不已,也包括了我呵。
 
  每次在家里,亲爱的陈同学总是发牢骚说我总是比他先睡着。我冤啊,比窦娥还冤。我说,老公你不知道,我上班三班倒是多么的累,很少睡觉的,所以我只有回家来补瞌睡,还有,人家在那还那么的想你……
 
  (四)
 
  菁菁芳草雾茫茫,晨曦白露宛如霜。
 
  闺女名叫“菁露”,姓什么地球人都知道滴——芳草菁菁,露水盈盈,晶莹似霜,多诗情画意的名字。当然,她是白露节气的前一天出生的,俺们一家三口又都属马,她爷爷就说马多青草也要多,所以就取名“菁露”。
 
  而且,她多才(恬不知耻)的妈妈我今天又灵光一闪的赋予了这个名字更高层次的含义!《诗经*秦风*蒹葭》里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在每个母亲眼里心里,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最可爱最聪明最漂亮最能干滴,我也十分不例外。希望我的露露快乐幸福成长,长大做一位“伊人”,诗里的伊人可以理解为有用的人,“贤人隐居水滨,而人慕而思见之”。
 
  这样的伊人,我想,也是普天下所有的母亲对孩子最朴素最美好的祝福吧!
 
  这个冬天,有些琐碎,有些紧张,情不知所以,唯愿岁月静好。所以,你好、我好、他好,我们大家都要好!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