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暖心

小故事网 时间:2014-12-25 佚名
  于空间游走,总会在某个陌生人的空间里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于是一抹笑意慢慢爬上脸庞,心里暖暖的,禁不住会轻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
 
  某次,在一个朋友的停车场里玩了一个游戏,我随意点击在他停车场里停车的朋友的停车场,然后再在那个人的停车场里继续随意点击,如此下去,几次之后,我又回到了朋友的停车场里。自己不禁笑出声来。
 
  想起一个词——圈子。
 
  无论现实还是网络,每个人以己为中心,都有自己的一个圈子,或大或小。这些圈子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完全重合的,而是有一小部分相交,有一个共同的子集。这个圈子与那个圈子有一个共同的子集,那个圈子又与另外一个圈子有一个共同的子集,这些子集将所有的圈子连接在一起,就形成一个大大的圈子,而这个大大的圈子就是——世界。
 
  如此说来,其实这个世界真的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彼此相遇,乃莫大的缘分。
 
  想到此,心暖了一下。能与你,与你们相遇,岂不也是莫大的缘分?轻笑。
 
  我喊丫头“宝贝”“宝儿”“贝儿”“丫头”“闺女”……
 
  丫头则喊我“老妈”“老娘”
 
  对夫,曾经称他为“哥们”“爷们”“哎……”或者直呼其名,是连名带姓的那种,现在,我称他为“她爹……”
 
  夫一直叫我为“哎……”
 
  曾经,母亲叫我“哎呀,我的傻闺女……”叫声里,有她对我深深的爱,还有一点点嗔怪,我享受。
 
  高中时,一个同学曾笑着跟我说起她的姐姐与男朋友的称呼,她说,他们之间互称“小黄瓜”“甜心”……,还有很多随心的,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我们叽叽嘎嘎笑了很久,现在想起来,其实那是爱呀。
 
  看电视剧《大宅门》,杨九红对着白景琦一声带长长尾音的“爷……”,曾经让我心酸了很久,那叫声里包含了她对白景琦多少的爱意与哀怨?一直觉得白景琦这辈子最对不住的人就是杨九红,杨九红是爱极了他啊。
 
  蓦然明白,称呼里,也是有爱的。
 
  有爱,就有温暖
 
  平时很少佩戴饰品,唯一一个一直佩戴的是一个玉扣,用绳子穿了,戴在脖子上。不是有什么纪念意义,只是因为喜欢。所有的配饰里面,最喜欢的也就是手镯跟项链,手镯和项链最喜欢的材质是玉石和藏银。高中时,有一个同学曾经带了两只手镯来学校,是什么材质不记得了,只记得是那种宝石的蓝色,有雕刻的花纹。我看的爱不释手,把两只手镯戴在一个手腕子上,一动胳膊,便发出叮当的脆响,这脆响至今想起,都是如此的清晰。那天,我戴着这两只手镯,晃荡了半个学校。
 
  某天,在手腕上戴了一只藏银的镯子,暗哑色,有简单的花形图案。是我跟丫头在承德避暑山庄买的,她一只,我一只。藏银的手镯一直很喜欢,这次跟丫头出去玩,看丫头也喜欢,于是买了两只。
 
  手镯一直放在衣柜的抽屉里,那天心情不好,翻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拿出来戴在左手腕上,右手无意识的捏着镯子,一圈一圈的转,忽然间,那些烦心的东西似乎随着转动消失了。于是,就一直戴着,没事的时候,就会转两下,给自己信念,给自己温暖。
 
  那天,夫说,怎么现在想起戴这个了?我没说话,但我心里说,我戴了给自己看,不行吗?
 
  其实,人,都会有烦心的时候,看你怎么对待。有一次跟朋友说起,朋友说,我要是不高兴了,就深呼吸,然后默念:这世界多么美好,这空气多么清新!我对他竖起大拇指。是的,无论如何,这世间,还是温情暖心的东西多一些。
 
  入秋了,天却没有如想象的那样立刻高远湛蓝起来,还是有些稍稍的潮闷,天空不时被阴霾笼罩着,雨也是有一搭没一搭淅淅沥沥的下了几场,不过吹过的风中终究是带了凉意。
 
  季节的轮回依旧按着她自己的脾性依次出场,或疾或徐,我们在其间往来穿梭,有时候会忘了自己,但总会有一些细节,蓦然间温暖你或疲惫或苍凉的心。
 
  行走的有点累了,絮叨一些事,暖心。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