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想说爱你不容易——大上海

小故事网 时间:2014-12-19 佚名
  上海——咱东方的明珠,世界大都市,是多少人心中仰望神往的地方。当然曾经也是我心中捧为至上的地方之一,能去上海一睹黄浦江的芳容、一睹上海滩的华灯闪烁,让自己的黑发随黄浦江边的风飞扬,曾经是我的梦寐。可是,可是……当我那么近的走近她时,偶真的想说:爱你不容易。
 
  记得第一次去上海,应该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早中期,那是在嘉兴举办的全省年终报表布置工作会议,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刚参加的工作没多久的小雏鹰,没什么出差经验,更没什么游览阅历,对这世界的一切都还是充满好奇的。能够在会议的闲余时间逛逛,在当时的我来说,是属于一件相当让人雀跃的事哦 无独有偶,当时来自衢州的程兄估计也是与我一样,刚踏入社会不久,想法与我不谋而合,对一睹上海外滩芳容也是相当的神往。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在会议结束的当天,连夜乘车北上上海。因为没有提前准备,对上海一无所知的我们,一出火车站,便被那熙熙攘攘的人流惊得目瞪口呆。对着那些闪烁的华灯,该走向何方呢?还未等我俩从迷茫中回过神来,早有热情的三轮车夫前来“关心”我们了:“两位是否要住酒店?我可以给你们介绍又好又便宜的酒店。并可以把你们拉过去。”
 
  对于没什么社会历练的我们来说,这一声主动搭腔,觉得仿佛是雪中送炭。简单的问了一下价钱后,便登上了三轮车夫滴“贼船” 只见三轮车夫熟练的在小巷间七拐八拐,车子一路颠簸着,吹来的夜风冷飕飕的,那刮过面部、眼部的风就像一把尖尖的小刀,刻得我的心也随着那一圈一圈的车轮忐忑的不安着。
 
  “不是说离车站很近吗?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到呢?上海怎么尽是这样的小弄堂呢?会不会是咱俩被骗了哦?”我轻声的与那位程兄嘀咕着。
 
  “应该不会的,别怕,这不还有我嘛!”程兄个子虽小,但言语间还是颇具大男人的勇猛滴
 
  终于,三轮车“嘎吱”滴刹住了车,只见三轮车夫说:“到了,下车吧!”
 
  看着周围一点都不繁华的小巷,感觉就像是在我乡下老家的小镇中似,心中的那只忐忑不安的小鹿就撞击的更厉害了。不过看着程兄尚还镇静,就在此时,店里的服务员很热情的将我俩带了进去。我们问是否有单间,老板娘连声说有,并说只有一间了。程兄考虑到我是女流之辈,为安全起见,就把单间让给了我,而他自己选择住了那多人间。
 
  进了那所谓的单间,呵呵,其实也就只有三四个平方大小吧,一张靠墙而放的单人床,一只床头柜,房间里便再无他物。那份袖珍,还真是我这个来自农村孩子首次所见,心中对大上海的神秘、向往的感觉在霎那间土崩瓦解……而与我同行的程兄就更惨了,在那个多人混居的房间中,就像北方的土炕一样,一排床一字排开,那场面可真是相当滴“壮观”,就像古代电影中关外客栈似滴 一溜烟躺着的全是好汉
 
  第二次去上海,那是十多年后的事了。那时候,因为我在上海当兵的侄子在新兵训练的时候出了点状况,我陪着我的老妈,带着我刚会走路的孩子又一次踏上了上海这片土地。这时候的上海,浦东新区飞速发展,到处是高楼林立,一进上海就像进入了“钢筋水泥浇筑的石林”,那些原本算宽阔的马路,在两旁高楼阴影的笼罩下,总有种阴森森滴感觉,一种压抑、不透气的感觉扑面而来……举目望高楼,高楼叠高楼。待到颈成九十度,方见天空一隅宽——难受。看来咱刘姥姥还是喜欢不了这大都市
 
  当时间的脚步踏入2007年之后,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年去一次上海成为了常事。随着工作接触的增多,所遇所见让我对上海的感觉依然好不起来。如果说第一次去上海是我自己的年幼无知造成对上海的误读的话,那么后来的工作接触,而且是从07年一直到现在,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对上海这个原本在我心目中应该是完善、完美的形象一直都未曾感觉到。
 
  相比于大上海,我们这些人都算是乡下人的,即便是杭州,在上海人的心目中,也算是乡下赤佬的。都说出租车和酒店业的服务水平是一个城市的窗口,是透露城市水平档次品味的眼睛。这虽然有点绝对,但是在我心里一直认同的,因为对于外来人员来说,首先接触的就是这两类人员,对一个城市印象的好差,与这些人员的服务水平、这些人员的素质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的。当然对于不同档次的酒店,服务水平一定会有差异,这个对于现在逐渐已成熟了我来说,一定也会综合考虑进去的。参加工作20年,跑的地方也不算少了,做得会务后勤工作也是不计其数了,哪怕是一定规格、规模的会议后勤也参与了,不管是在金华举办的、还是在杭州上海举办的也都参与了。但给我的感觉是做上海的会务后勤是最苦最累的。
 
  我们入住的上海光大国际大酒店在星级上应该不算差的,四星级。在我们金华这个小地方,四星级目前是我们最高级别的酒店,五星级的酒店尚在建造之中。记得今年我们全省规模的一个大型会议在金华举办,参会者从我们浙江省的省长、分管副省长   、省级各部门的一把手,各地市的分管市长、对口部门一把手、各县市区的县市区长等 。会议承接宾馆也只是一家四星级酒店,我从头至尾参与了会议期间的会务工作,整个会议下来,酒店里的服务人员的服务工作那是没得说,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我们去提醒,酒店方面都已经帮我们想到了,而万一是她们没有想到的,也只需我们提出相关要求,她们各部门之间都会做好协调处理工作的。而我们在上海这样一个世界之都举办会议,原本我以为她们曾经接待的会议更多,规格规模更大更高,那么服务人员的素质应该是更高的,而作为我们这些单位的后勤会务人员做起事情来应该是更省心省事的。但是几年下来,真的是差强人意。
 
  第一次去上海搞会务便给了我们下马威,当时我们预交了5万元,预定了20间标间,结果等我们客人到,去申领房卡时,总台的服务员面无表情的,居然告诉我只剩10间标间,其余要么就只有大床房了。如此一来,如果剩余的10间标间换成单间的话,不仅是我们的费用要成倍增长,而且安排谁住单间,谁住标间,都会产生很多矛盾,毕竟人家都是被邀请来参加会议的,谁也不比谁更高档一点,谁都喜欢自己住单间的。面对客人陆续到来的这种情况,光靠抱怨酒店不讲信用明摆着于事无补了。我们几个搞会务的当机立断,一边派人与酒店交涉,一边把我们自己参加会务工作的一行人马的标间先腾出来,赶紧让服务人员打扫清理已经被我们入住过的房间,而把我们自己的行李先搬到单间,在与酒店再三交涉后,酒店答应在单间里加床(原本酒店是很强硬的,坚决不同意加床),先救急。又与另外一家同时在酒店搞活动的单位协商,将他们备用的房间先置换给我们(事后,我们才知道,当时我们预定房间时,酒店确实有那么多的标间可以使用,但是由于另外一家与我们同时搞活动的单位是本地的,所以等他们来以后,就将手头所有的标间先拿为上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于我们在会议期间要搞宣传推介活动,所以需要做一些宣传条幅,会议室需要制作一些必要的背景。一般来说,这种事情在我们金华的酒店只要告诉营销人员,给她们字幕、图景模式、尺寸方案,付出相应制作费用,就会一切搞定。而当我们与光大酒店的营销人员联系时,人家说:“我们酒店向来不负责制作这方面的东西的。你们制作好了,我们帮你挂一下是可以的。”一听这话,当时我与一起去联系的同事两个人就傻在那里了,我们提出了折衷方案:“基于我们对上海不熟悉,哪里可以制作也不是很清楚,希望你们能帮忙介绍一家,费用由我们自己出。”人家很干脆的甩出一句:“勿晓得哪里有制作公司,我们从来不帮人家介绍的,还以为我们拿回扣呢!”得、得、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们也就不求人家了,只有回来自己想办法了。还好,我们有家企业是去帮我们装展架什么之类的,尽管不是专门制作背景什么的公司,但是勉强给我们解决了这个尴尬的事。
 
  第一次去上海搞会务就遇上了这样两个让人棘手的问题,原本以为接下来总会顺顺利利的了。没想到,我们那些驾驶员来说了,“这个酒店太不地道了,停车费那么贵的,入住在这里,还要收120一天。真是见钱眼开的呢!”当时我们很多被邀请的嘉宾都是自己开车过去的,如果按照这样算下来,停车费都快要赶上住宿费了呢 为此,我们又与酒店去交涉,最后,酒店退让到80元一天,就再也不肯便宜了 几件事情下来,当时有位初次到上海的仁兄不禁感慨如下:
 
  钢筋砌的房
 
  卯劲比谁高
 
  水泥浇的路
 
  层叠无穷尽
 
  天无一片蓝
 
  气无一口新
 
  路无一条畅
 
  土无一方绿
 
  美丽大上海
 
  没钱寸步难行啊!
 
  是啊,在上海这方繁华的土地上,没钱真的是不行哦!这样的事情在我去年参加会务工作时,又一次体会到了。为了工作方便,去年去上海时,我特意带了笔记本去。在我印象中,酒店中现在一般都已经装了网线,但是不一定有电脑,只要自己带了电脑,一般来说都是可以免费使用的。但是在这个四星级酒店中,如果你要使用它的网络,必须得缴费的,缴费是按时间计算的,好像是10元一小时,但是如果是包天的话,是50元一天。当第一次听服务员如此有偿服务的价格报给我时,嘻嘻,我真的就只剩下摇头的份了。这个社会还真的就是有钱便是爷哦
 
  今年的会务,在头麻中伴着姗姗岁月的脚步,还是袅娜娉婷滴来了。满心以为经过几年磨合的光大酒店应该不会再有那么多的不尽人意了。可未曾想,“笑话”在我们一个不注意间,还是如期而至。14号那天中午,我们按照原先预约的,把单间标间都拿上了手(接受了上次的教训 ),考虑到酒店建筑为了外观的美,里面的房间是很不规整的,所以,拿到房卡后,我与搭档两个逐间先巡查一遍。当时有三张单间大床房的房卡开不出来,我们拿回总台,告诉她们无法开门后,总台帮我们重新刷了一下房卡,告诉我们可以使用了。因为当时又接到了新任务,所以我俩就选了楼层低一点的六楼去看了一下,因为其他两间中,一间是与六楼的房号一样的,应该是一样的结构模式,所以我们就没有再上去检查而是忙乎其他事情去了。
 
  未曾想,就这一疏忽,酿出了两个巨笑话。先说与六楼同房号的这间大床房,当时考虑到九楼楼层比六楼好点,于是就安排给了我们自己单位老板居住了。由于当时老板他们到了以后直接去了展厅,出了展厅后因时间关系就直接去了餐厅,将行李交给了同行的秘书放置到他的房间中。没曾想,当我们那同事将房门打开后,里面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人。 他这一进去,不仅自己吓了一跳,也将正在休息的对方吓了一跳。一房双卖,这样的低级错误居然在这里发生了。还好,这时候去房间是与我们一条战线上的同事,如果这时候去的是我们单位的老板,那么我们将会如何挨批,这我都不敢去想像了。赶紧与酒店总台联系,结果总台的那些男先生、女小姐们,互相推诿,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未换好房。把我们那个同事气得呀,掀翻掉
 
  总台的心都有了。
 
  另一个巨笑话就发生在我们未曾亲自去检查过的另一间高楼房间。当时总台服务员很肯定的告诉我们那是大床房单间,我们也曾告诉她们这是要安排给一对老夫妻居住的。可等我们在外面招待好这些嘉宾回房间休息,这老两口开门进房后才发现:所谓的大床房,居然是一张只有一米一宽的床。这让老两口如何居住?还好这老两口大度,没有怪我们安排不周到,其实当时知道在他俩身上闹出这样的笑话来的时候,我们心里也是特别忐忑的。毕竟人家是刚退下来的老领导,这样的境遇很容易让他们多想的……
 
  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说坏话的,但是这次,积累了太多的上海不愉快,忍不住就想对上海说:“想说爱你不容易——大上海!”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