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养鸽记

小故事网 时间:2014-12-19 佚名
  清明前夕,单位的养鸽专家小徐送了一只襁褓中嗷嗷待哺的乳鸽给我。当时看着那只自己尚不知啄食、站立不稳、颤颤巍巍、羽毛才开始显露的鸽子,心里就发怵。对于一个完全没有饲养经验的我来说,完全没有信心是否能养活它。但是因为儿子喜欢,非常想体会一下养鸽子的感觉,我这个当老妈的只能硬着头皮开始接纳这只看着就可怜的小鸽子。
 
  在办公室,小徐简单的教会了我如何喂食鸽子,特意叮嘱我要去找个针筒,把针管用塑料管接长,用来喂水。每次喂食鸽子,可以用眼观察鸽子的胃囊是否开始鼓起,如果已经开始鼓起,那么就要开始给它喂水。因为鸽子太小自己不会喝水,所以这时候必须得用针管将30——50毫升左右的水从鸽子嘴中注入。水量灌注的多少,可以通过用手触摸鸽子的胃囊来感觉,如果手摸上去感觉已经软软的,那么就可以停止灌水。这一整套动作,小徐演示起来非常熟练简单、动作干净利落、甚至有种美感。但是同样的动作,到了我手上,可就一点也不简单了,捏着鸽子头的手甚至有些发抖,生怕捏重了,鸽子会疼,看着被捏着的鸽子动来动去的样子,我简直可以体会到它的那份不舒适。而拿食物的手,经常笨拙的将食物喂到鸽子嘴外面,看着这个捏在手里可以感觉到颤动和体温的小家伙,就是不敢将它的嘴巴使劲掰开,也不敢将食物很深的放入咽喉处。喂水就更糟糕了,深怕那针管会弄疼鸽子,不敢往嘴巴深处灌,结果,因为鸽子的喙长,那些水全部都流在外面。看我笨手笨脚的样子,小徐眯着他那双一线眼,咧着腮帮子直乐。在边上一个劲的鼓励:“没事的,你尽管将它的嘴巴掰开,将食物尽量往它咽喉送,还有喂水的时候,尽管将针筒直接深入到咽喉以下灌注。”哎,鼓着俺那小胆,总算学会了喂食。
 
  小鸽子就这样来到了我的家,成为了俺家的一个小成员。儿子看见小鸽子后,便琢磨着要给鸽子取个名字,“妈妈,你看鸽子长出的羽毛是灰色的,这只鸽子是信鸽,我希望它以后的飞翔速度能跟飞机似的,所以我们就叫它小灰机吧?”就这样小鸽子到我家的第一天便拥有了一个名字“小灰机”。“小灰机”来了,先生为了表示欢迎这小成员,赶紧在露台的洗衣台下面,给鸽子做了一个舒适安逸的家。
 
  “小灰机”在一天天长大,逐渐能站稳了,羽毛日渐丰腴。到清明节时,已然出落的亭亭玉立了。由于要回老家扫墓,“小灰机”便与我们一起回归故里了。带了这样一只小可爱回家,我侄儿家那个5岁的小宝贝小曦可开心了,每天逗着小鸽子玩。等到我们要离开老家的时候,抱着那只装鸽子的箱子,那眼泪就哗啦哗啦下来了,任凭大人们怎么哄骗、怎么劝都不肯让我们将鸽子带回。这下,俺家宝贝儿子给着急上了,要知道,经过一段时间的饲养,儿子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鸽子了。这下完了,两个孩子一个要抢回鸽子一个不肯放。这个时候,我所能做的只有劝儿子放手:“儿子,我们就把鸽子留给曦曦吧,毕竟你是叔叔哦,小曦是你的小侄女,你这个当长辈的,送点礼物给小曦也是很正常的呀。再说,你要是真喜欢养鸽子,妈妈回去再向小徐叔叔要一只给你。”“不行,我就喜欢这只。除非回去你给我领两只鸽子,我就把这只送小曦。”儿子趁机提要求。就这样,“小灰机”留在了老家。
 
  回来后,儿子一直惦念着这鸽子的事,不仅每天一个电话回去,询问“小灰机”的近况。而且每天在我屁股后面追着问小徐叔叔是否将另外两只鸽子送来了?我被儿子逼急了,只好又向同事小徐开口,这小徐一听就乐了,“行,改天我到朋友那里给阳阳整去。”一星期之后,小徐真的从他朋友那里给儿子整了一只鸽子过来。没有达到两只的目的,儿子尽管有些失望,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再看看新来的鸽子羽毛是黑白两色的,儿子便给这只鸽子取名叫“黑白双煞”。“黑白双煞”到我家时,因为小,自己也不会啄食。所以每天早上我起来的第一个事情便是上露台给它喂食。但是由于这只鸽子不像“小灰机”从小是人工喂养的,所以刚开始喂养的时候特别费劲。但是很快的,它也就适应了这样的喂养方式。
 
  正在我们满怀憧憬鸽子飞翔蓝天时,我突然发现“黑白双煞”走路变成拐腿的了,另外一只腿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也就在同一天,老家的侄儿着急的打来电话“姑姑,那小灰机不知道为什么两条腿都不会走路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小曦给弄断腿了呢,你能不能帮忙咨询一下你们同事,有没有办法给它接骨的?”同事小徐一听这个症状,立马就给开了个“药方”:“那不是骨折了,估计是由于营养不良引起滴,你让你侄子到野外找些黄金泥,拌上捏碎的鸡蛋壳,搓成小颗粒,给它喂食就应该没事了。你家的那鸽子,也是同样的问题,到时候我给你带点食物你让它吃掉就好了。”后来,小徐果真将那食物带来了,一看那食物,我就乐了,这不就是那黄金泥和鸡蛋壳搅拌晒干后合成的吗?不过,说来也怪,原本一点都不会啄食的“黑白双煞”,一见这食物后,居然放下架子,有滋有味的啄食起来,更神奇的是,到第二天,“黑白双煞”的双腿便恢复如初,又神态优雅的在露台上到处漫步了……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鸽子的羽毛逐渐丰满了,鸽子长得又肥又大,只是我一直郁闷,那么大的鸽子了,还是自己不会啄食食物,也不会飞翔。无奈之下,又向小徐一番讨教。这回被小徐同志批评了:“你们太宠着它了,你就将食物放那里,不要去喂,它饿了自然会慢慢学会啄食了,还有,刚开始不要放玉米这样的太大颗的食物,你用小米之类的,让它好啄食一点。慢慢的就会好了。还有,那鸽子被你们养得太肥了,那么重的体重,怎么可能飞翔呢?趁它学会独立啄食的机会,让它减肥,保证过段时间就会飞了。”刚开始,我实在狠不下心不喂食,鸽子一看见我就“唧唧唧唧”的叫,煽动着羽翼向我要吃的,实在忍不住又偷偷喂了它一点,后来被先生发现了,说我这样惯着,这鸽子肯定就学不会自己啄食了,并暂时剥夺了我的喂养权。这样过了一两天,突然发现“黑白双煞”已经能很自如的独自啄食了。哈,看来这养动物跟带孩子一样的,不能太娇宠,要不然永远都学不会自立哦。
 
  鸽子在慢慢长大,叫声从“唧唧、唧唧”变成了“咕咕咕咕”,身上的羽毛换了一层,颈项上长出了红绿相间的羽毛,特别是在阳光照射下,那圈羽毛便闪射出红绿色的褶褶亮光,就像女孩颈项上美丽的项链。只要我一伸出手,便会非常欢快的跑到我身边,一边享受着美食,一边发出欢快的“咕咕”声,貌似在为美味在口而欢呼。时不时的我会逗它玩一会,在它吃得最欢的时候,将手冷不丁收回,这个时候,“黑白双煞”便急了,疾步追上我的手,煽动着它美丽的羽翼,用它的嘴在我手臂上轻轻的东啄西啄,仿佛在撒娇、仿佛在哀求我别逗了,赶紧将食物还给它吧。当它吃到七分饱时,就会开始跳舞,展开它那跟扇子似的羽翼和尾翼,踮起它那双细长的小腿儿,围着我的手臂,撒欢儿的东跳几圈,西跳几圈。时不时还做个俯冲的动作,冲向我那伸开的手,象征性的啄食一下,又开始了它细碎的舞蹈动作。我想这也许就是它最欢乐的时候了。 “黑白双煞”最喜欢在饭后,趁着我大门敞开的时候,溜进俺家,在原本是属于我儿子游乐玩耍的阁楼上悠闲的漫步 ,那份漫步的模样像极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绅士。当它漫步累了,便会飞到它小时候曾经居住过的泡沫箱边上,站在那窄窄的边线上,悠闲的啄着自己的羽毛,又好像在练习走钢丝,呵呵,看它那神定气闲,脸不变色心不跳    的模样,估计让它走钢丝飞越黄河一定是木有问题的。 如果没把它赶回到露台上,那么我们下楼,它便会站在楼梯边,居高临下的俯视我们,那神态看上去相当的专注,如果让它当一个侦查员,估计是相当的出色的。如果把它赶回露台,那么它便会在洗衣台和窗台之间飞来飞去飞着玩儿,飞累了,便会在窗台上歇着,有时候嫌窗台太硬朗,便会飞到我那些盆栽上面,以花草为床舒舒服服滴享受温软花香。那个专门为它而设的家,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吃东西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回去使用一下,其余时间,都是晃荡在露台的各个角角落落,俨然像个露台管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鸽子与我越来越熟络,只要听到我上楼的脚步声,它便会迫不及待的跑到门边,而一看到我打开门,马上就跻身进屋,到处摇摆。我在洗衣服的时候,它便时不时的跑到我脚边,轻轻的啄着我的脚、我的裤管玩儿,那副娇媚的样子,让我经常衣服洗到半途便会弃衣而去拿食物喂它……而它呢,总是鞍前马后的跟着我,我走到楼下,它便从楼上追到楼下,那追的方式也绝不是从楼上直接飞下来那么简单,而是学我的样子,一步一个楼梯的往下走,边走边调皮的拍翅膀玩儿、有时候呢,走走停停,每一步都要走到楼梯扶手边,俯视一下楼下的状况,发现一切正常后,才继续走下一阶楼梯,真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家伙。到了楼下,我又成了它追逐的对象,我拖地,它就好奇的站在我的拖把前欣赏,我给儿子检查作业,它便调皮的飞到桌子上,像个监考老师一样的监视着我。 我把它驱逐出境后,它居然飞到了儿子的床上,大摇大摆的在床上开始漫步,刚把它赶下去,我一回头检查作业,它便又扑棱棱的飞到了床上,仿佛与我在玩捉迷藏……
 
  哎,这调皮的家伙,无奈之下我只能又将它关回到露台上……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