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心灵的行走(1)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09 佚名

  离家已经半个月了,有些想念年迈的母亲还有母亲的那盆三角梅。

  入秋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秋风乍寒,那盆三角梅落尽了深绿的叶子,铅华不在。坐在阳台里安静的看它,枝枝节节的演义一种凄苦,想起古道西风瘦马和破败而依旧迎风的古战场的残旗,那种繁华热烈还在记忆里。离家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去看它,居然稀落的长出淡粉的叶子,每片叶子上都伸出一个柱头,我的心也变了颜色。没在家的日子我很惦记它,希望它顽强的茂盛起来。回来,就去看它,果然层层叠叠的在绽放,象一团火,如一团粉色的云。渲染着淋漓的热情,书写着醉人的温暖。我拿来一个小凳,想和它说点什么!

  这盆三角梅是大庆的舅妈坐着客车,几百里地辛苦抱来的,那时候只有葱郁的叶子,如今花开似火,象一片笑容,默默的我想起亲情

  这已是秋天的事了。

  每年的秋天,新华书店都要摆摊打折销售那些陈旧滞销的书籍,一个红色的条幅,新鲜的写着打折的数字,一堆微微泛黄的书籍凌乱的放在桌子上。妻子最怕这个打折的书摊,她说:这样的书摊就如同一块吸铁石,会吸住我的脚步和目光,可是没办法,我自知我不是一块金子,更不是一块玉,可还能充当一块铁吧。我也知道,其实,这样的书摊也真没有什么可读的好书,儿童读物,武打小说,菜蔬烹制,气功学习,等等。都是我不太喜欢的。可那天我却高兴的看到一本孙犁的文集,还有毕淑敏的随笔。我喜欢孙犁文字的干净,毕淑敏的浅显的哲学。看到这两本书我就象一只看到金黄谷子的麻雀,欢快而又雀跃。

  我花了三元钱买下了那两本书,现在就摆放在我的面前,看着它们的陈旧和低廉,我的悲哀却很新鲜。

  我向来不太喜欢泛泛的同学聚会,我觉得在那很长的路上有些风景早已不在,光阴的风沙早已风蚀掉了当初的纯真。月还是唐朝的月,风还是宋朝的风,可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了。有一些人上了名利的锈,有些人沾染太重金钱的味道,那种童贞质朴的笑容已经凋零。上几天,有同学回来,约同学相聚,其中有一个同学当了一个小官,我们十多个同学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隆重登场,可言语默默,杯酒不沾,一副官人做派。等我们酒浓,他又说常和某某领导喝酒,半斤八两,眼睛洋溢着自豪和得意。有些同学也趋然附势,尽显低俗。一个当初他最好的同学求他办点事,他说:要时常提醒才好,自己太忙了!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时令已过了大雪,新的一年已在不远处了。

  半年来,在镜子前,我看见自己的鬓角上又多了几根白发,在黑色的短发里是那样的醒目突出,白发无声的告诉我生命的时段,真的就有“头涔涔而泪潸潸”的感慨了。

  陆放翁在宋词的长短中慨叹“镜中衰鬓已先斑”,唐朝的李白更有“白发三千丈”的无奈。想起早已离世的奶奶的一头白发,那是艰苦岁月的洗染,是饥肠愁结的痕迹,也是日子消长的结局。小时侯,看奶奶梳洗那沧桑的白发,奶奶就笑着说:这一头白发有什么好看的?然后就用手摸着我的头说:象小刷子一样坚硬黝黑的头发多好啊!

  忆往昔,一头黑发时,内心激荡着美好理想奔跑着,拼搏着。可四季轮回,雨雪更替,一晃,就可怜白发生,梦可能还在远方,而内心已沧桑一片,一任了白发莫名地更白。

  在这深冬平常的日子里,对着镜子拔白发,安静而从容。

  我的单位早已经解体了,在这如繁华似锦的经济体制下,它老了,延口残喘都没了力气。

  为了生活,我浪迹于自己并不喜欢的商海,任波涛汹涌,风吹雨打,十多年逝去了,凭着笃实诚信,无愧良心,如今不敢说风吹云起,也觉得自己还满意。很多的农资厂家也多从不同的地方涌来,希望能够合作。从内心来说,我也希望能如愿的合作,好的产品不旁落别家,但考虑到很多年轻的业务的不易,我无权耽误,也不该辜负。就常常的把他们介绍给同行,显然这样做会加大我竞争的难度,水深火热的竞争我更会懂得。但我是快乐的,因为无愧于心。

  《菜根谭》上说: 路径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的,减三分让人食。

  是我喜欢的。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