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四月,快乐在闹腾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06 佚名

  不留神,三月就走远了。愚人节,向来于我,虽有却无。愚人节一到,又一段休闲的日子到来。清明节、农忙假、双休日,又一个八天到来。学校上下,一片欢腾。

  星期五第三节是我们科组例行的评课时间。向来严肃的头儿突然在评课时闹出这样的笑语:“那次在某班听课,那些学生挺乖,回答问题很好,特别是一女生,白净的脸,响亮而精彩的回答,让我好喜欢,可惜我儿子太小了。”话一出,全场笑倒。我接下她的话茬:古有“十八娇娇三岁郎,有啥要紧呢”。几个挨得近的同事相视而笑!

  等着按手指下班,评完课后的同事懒得再上科室,一溜儿站在领导办公室门前话起了家常。自告奋勇地挑起这次朗读比赛任务的同事对我说:“我参赛,你指导我一下。”我逗趣地笑着:“指导你,那我不如参赛了。不行不行!”她又对大家说:“如果你们指导我,得了一等奖,我一定请你们吃火锅。”大家附和着:“行,一定会得一等奖。”我笑着,问我们学校朗读最好的同事:“想去吃火锅吗,一起努力。”大家又笑起来。

  因为这,昨天课后,科室里,我们在为她挑选诗歌。让她先读几首看看,她的嗓子和感情是什么风格。最先读的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告诉她,题目和作者要有一定的停顿,作者和文章要有一定的停顿。第一句一出,我马上否决:“不行,‘轻轻的’必须读得很轻,然后注意在这儿停顿,还要注意用声音传情。再来,停顿注意了,但没有感情。”一室的人又笑起来。“歌王示范。”大家嚷着。拿起话筒,歌王深情地演绎起《再别康桥》,还没读两句,一同事嚷嚷:“起鸡皮疙瘩了!”“不信她的,挺好,继续。”我说,“注意感情起伏处,还有高兴的句子没有读出感情。”朗读完了,大家一致认为,就选他去了。可我们知道,他不会参加的。我们继续探讨怎么读,再来一首岳飞的《满江红》,还是不行,对诗歌缺少理解。不过没关系,她激情四溢,模仿能力强。就凭刚才对《樵夫,别砍那棵树》的深情演绎,而且还有大学时代演《狂人日记》中的狂人的精彩表演,应该问题不大,何况现在还有网上视频、诸多朗读网站参照,一句句来,应该还行。

  这几天来,一天天吃靠话语骗来的一顿顿,撑得肚子有点难受。先是一能说会道的同事说起煮猪血吃能去尘,对我们吃粉笔灰的有好处说起。因为初几的猪血有毒,然后吃猪血泡汤了。谁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硬生生因为一句话,得吃一大顿。又聚餐了,第二天晚饭,因为打牌的输赢,又聚了一次,照例是热闹非凡。六家人,两桌。饭桌上,荤的,素的,摆满了两桌,说的话也是荤的、素的,也来了,精彩的表演,一个胜似一个。阿十的嘴上开花(只要说起话来,上嘴唇弯弯曲曲的,动感十足,被我誉为“开花”)依然是保留项目,小洁的貌似吞吞吐吐、含糊不清的说话风格又被大家模仿,她们中的几个人的另类的英语也粉墨登场了,两瘦朱手舞足蹈的伴舞,到位的扭腰,时而夹杂的浑话,常常是聚餐的最高潮。大笑声,欢呼声,声声入耳。那边的男人也毫不逊色,时不时干杯,笑话迭出。闹腾的一群人,可以一时兴起去吃宵夜,也可以赌投中篮球去吃酸料和田螺、鸭爪什么的。就为了快乐,就为了那份开心。时时聚餐搞笑。常常是一餐饭下来,嘴角都似乎受伤了,挺疼。

  昨晚,阿姑做糯米糕,吃完后。阿姑提起从亲戚家带回的裙子,先让瘦朱试穿,几条裙子都还行,比她自己的裙子好看。我试穿认为属于我风格的一件,下面是淡雅的绿色花,浅浅的褐色底子,上面是黑色的短袖,一吊带从前面腰间拉起,绑在了脖子后面。一穿上,我马上觉得这韩版,对矮个的我来说,肯定是婆婆娑娑。一穿出去,她们马上说:“不行,腰太下,你不够高。”我踮起脚尖,瘦朱喊:“就这样好看!”反反复复表演了几次踮脚动作,她们哄笑起来。又来了两个同事,一次次的试穿,都是笑话百出,不是太瘦,就是没有曲线。一个个穿起裙子,摇摇摆摆的,连阿姑大了几码的鞋子也用上了,各说自己的优点,然后贬人家的缺点,真是够闹腾!

  四月初上,快乐就这样不期而至。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