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我中弹了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05 佚名

  今天是五一,8点半,我们迎着明晃晃的太阳驱车赶往牛头山水库。可能是节日的关系,路上车有点多,道路显得拥挤,好在大家都好脾气,知道速度肯定是开不快的,也没有人急吼吼地猛按喇叭。车里流淌着舒缓的音乐孩子们也安静地靠着,各自看着窗外想心事。

  去牛头山水库大约1个小时的车程。路程过半时,我们从大路驶入乡间小路。小路也不算太窄,是水泥路,只是有时与工程车交会时要减低车速。一驶入小路,喧闹声以及偶尔扬起的灰尘都倏忽不见,两旁是一块块不规则的田地,种着各种不同的瓜果蔬菜,在群山环绕下散发出清新的青草味。那是我熟悉的味道。那是我小时候在外婆生活时闻惯了的味道,它让我升腾起重归故里的感觉。我想起了记忆里那遥远的牛头山。

  那是1990年,读大学,跟几个好友一起去牛头山水库游玩。只记得是骑自行车去的,到了山脚,把车往旁边草堆上一倒,还想得很周全地拧下车铃(怕车铃被盗不怕车被盗)提在手上就去玩了。水库大坝也没有初具规模,只是石头垒就的很粗糙的斜坡。还记得我们坐了一艘很简陋的船游湖,到了水库深处,上岸买了很多番薯来吃,还异想天开地想抓只鸭子烤了吃,终是没有成功。隔了这么久,不知现在的牛头山又是什么模样?记忆里的牛头山已经渐渐远离,眼前闪耀的只是青春的笑脸和清脆的笑声

  这样想着,发觉车子停了下来,一看,已经到了。路口的牌子上写着“牛头山度假村”,我们率先来到了一个野战基地,说是玩真人CS枪战。我们来的较晚,只能玩巷战,如果早来,可以玩村战,那要耗费一上午时间。我们领来了军装,去更衣室换好。衣服肥肥大大,扣上皮带后自我感觉挺神气。出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很满意,于是,不顾教官在那里说什么,先美滋滋地到处找地儿留影。因为要分队对抗,所以我们的衣服分两种颜色,恰巧将每户家庭都拆成了对立的两队。男同志们笑逐颜开地喊出口号:平时在家哪敢打呀,今天可逮着机会,等一下瞄准目标狠狠地打!教官又发给我们每人一顶头盔,一副眼镜。我们一武装,嗯,是个像模像样的军人了。大家又忙着合影,不同服装的勾肩搭背搂在一起,笑曰国共精诚合作。教官严肃地让我们集合,发下一支支冲锋枪,告诉我们注意事项,比如:如何上子弹夹,上好后如何调整,枪口不可对着人,实战时头盔必须戴好。我们分成2队,向着战场进军。来到杂草丛生的战场,我们迅速进入自己的作战场地。那里有很多废旧轮胎,废旧油桶搭成的掩体。我们各自散开,找合适的地方藏好,再偷偷探出脑袋,一看到对方有身影在动,立刻兴奋起来,也不管自己是否要猫好,站起身来就对着对方一通扫射,只听“砰砰砰”的声音不时传来,真是越打越起劲。不好,我突然觉得手指一麻,一看,我中弹了,手指立时红肿,像被蚊子咬过。这才醒悟现在是在枪战,虽然不是真枪实弹,中弹了也是很疼的。我立刻蹲下去,悄悄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往旁边迅速移动,移动到一个油桶后头,前方又有一棵小树挡着。我从掩体的间隙观察,看到对方一顶头盔在阳光下闪耀,便将枪口从掩体伸出去,瞄准,一扣扳机。只听对方“哎哟”一声惨叫,晕,听声音,我打到小外甥豆豆脸上了。太阳越来越猛烈了,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热得人喘不过气来。我偷偷从口袋里掏出相机,蹲在掩体后面,对着旁边热火朝天作战的妞妞和宁宁一阵猛拍。这两小家伙,一看我开始拍照,竟然忘了战斗,冲我傻笑并做出一些很帅的动作。每人的300发子弹很快没了,纷纷举手要求教官加子弹。没子弹了的更是像残兵败将一样,提着枪就往掩体外走,全然忘了教官吩咐的需举手并从外围过来的交代。结果,身体一闪现,被对方一通扫射,惨叫声此起彼伏。

  战斗结束,换好衣服,清点战果,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留下了战斗的痕迹。有脖子被打了个大红包的,有耳垂被打肿的,有嘴唇正中被命中的,至于,手臂、大腿被击中的,更是数不胜数。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口干舌燥,一边狂喝矿泉水,一边笑着说痛。孩子们很喜欢这个枪战,议论着现在的还不够安全,要是换成烟雾弹就更好了,命没命中一目了然,也不会疼。

  后来,我们还去了牛头山会馆吃中餐。会馆布置较典雅,餐桌是大理石桌面的,椅子更是独特,椅背高得离谱。菜大部分都是土特产,味道不错。填饱肚子休息了一会,我们又去了大坝参观,然后乘船游湖。湖面波光粼粼,微风徐徐,船开得不紧不慢,坐着看看湖光山色,很是惬意。上午枪战的疲劳渐渐袭来,有些犯困了。

  迷糊中,感觉手臂一疼,心想:不好,我中弹了!睁开眼睛一瞧,哈哈,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呀,哪里来的子弹!

  回来的路上,雨时下时停。跟来时的安静,枪战时的欢腾不同,孩子们随着车子的晃动一会儿就睡着了……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