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落寞盛夏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05 佚名

  每天一睁开眼,便是明晃晃的大太阳,窗外鸟儿再清脆的鸣叫亦挡不住盛夏火辣的阳光。

  木耳却在这灿烂的光影里落寞着。

  脸上还是一如既往温婉的笑容,说话还是一以贯之的简单又慢条斯理,做事还是有些毛里毛糙心不在焉,心底下却常常无端觉着悲凉。

  这,不是她这年纪该有的思绪。

  有时,忙忙碌碌的间隙,抬头看着高楼大厦之间的一角蓝天,木耳就会发呆。天,依然是那么的蓝,那么的澄澈,就像他看着她时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很久很久以前,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总觉得心慌。有一回,她去他办公室送他要的资料,他接过资料翻看,并问了木耳其中的一些事项。木耳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回答的声音几乎让人听不见。同去的部门负责人刚要责备她,被他阻止了。他笑眯眯地说:“心底无私方能坦坦荡荡,你躲闪是不是表明你喜欢我呀?”木耳一下就被惊到了,她红着脸慌张地跑开,心想:怎么还有这般直白的人!

  可是,她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呢?分明就是。

  木耳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在公司里,只是个临时工。做着简单重复的工作,接触很少的人,别人要么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支使她的时候呼来喝去,连个请字都没有,要么开些玩笑,说——小姑娘,长得不错,我给介绍个婆家吧,不用做这份临时工了,工资又低……只有他,她们这部门的分管老总,总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来查看工作时总嘘寒问暖问她们有没有什么要求工作中有没有什么困难,交代工作时也清清楚楚遇到要问她们拿些资料啥的还时不时说谢谢麻烦了之类。虽然看上去他对每个人都这么友好,木耳却私下觉得他对她有好感。说不出具体是为了什么,木耳就一直这么认定。她那小脑瓜里一直坚信,自己的感觉是极其正确的。于是,有与他接触的机会,木耳总积极争取,别人也乐得把这跑腿的差使交给她。只是,木耳看见他就慌张,总觉得自己今天衣服搭配得不出彩或者头发梳得不漂亮,反正,一看到他,便手足无措。木耳想:要是每回见到他,都是我最美的状态,那该多好。

  有时,送资料去的时候,他神清气爽,笑逐颜开,会顺便夸奖木耳几句,木耳便绯红着脸,走路轻悄悄的,眉飞色舞;有时,送材料去的时候,他面色凝重,心浮气躁,会忘了说谢谢,木耳便垂头丧气,着急地想:我什么忙都帮不上,真是废物。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木耳便关注上了他。同事们聊天时,木耳总下意识往他身上套,他有个温柔的妻子,他与妻子感情非常融洽,他是个孝子,他很重义气,他工作敢于碰硬,他不好交情,他是牛脾气爱犯倔……风从四面八方来,木耳便在这纷飞的咨讯里患得患失。木耳小小的心倔强地想:他该是喜欢我的,他冲我笑,他夸奖我,他不找别人做事都找我要资料。

  于是,木耳便使了小性子。在公司久了,谁与谁有矛盾,谁与谁是朋友,她多多少少也明了。于是,他的朋友,木耳私下也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他们吩咐办的事,木耳卯足了劲也得赶出来。他的对手,木耳看着也就厌烦,他们吩咐办的事,木耳便拖拖拉拉,耷拉着脸。

  他看木耳的眼神越来越柔和,他夸木耳的次数越来越多,有一回,他甚至还拍了一下木耳的脑门,木耳一下觉得,这小小的疼里都是宠溺。木耳想:他有妻子又怎样,他妻子工作上能帮他吗?他妻子有我年轻吗?有时候,木耳甚至幻想,他将她拥入怀中跟她说他爱她。这么一来,木耳觉得每天的时间过得飞快,每个日子里都洋溢着幸福

  那次,木耳照例去送资料,在门口就听见他与朋友调笑,木耳还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放轻了脚步。

  “你小子,艳福不浅哪,手下小姑娘看上去对你情深款款哦!”

  “别瞎说。哪个呀,我怎么没有感觉。”

  “木耳啊。”

  噗——木耳听到了茶喷的声音,接着便是手忙脚乱的一通响。

  “木耳呀,就那个小胖妞?!我怎么看得上她。”

  “啊,不是看你平时对她不错么?”

  “不错?小姑娘么,你对她态度好点说点好话,人家可不就死心塌地帮我做事了呀。她不是我的菜,我找谁也不找她呀。”

  一阵狂笑。木耳木然,轻轻地推开门,将资料放到桌上,他依旧云淡风轻地冲她笑笑,说:“麻烦了,你今天衣服挺漂亮。”

  木耳退了出来。

  她看着明媚的天空,忽然辛酸。今夕何夕,青草离离。木耳的心中,满满的全是离愁。她抬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却倏地泪流满面。

  不是每一份感情都有所寄托。

  不是每一份想念都找得到方向。

  有时候,驻足,让时光回眸,情愿停留在未知的那一刻,继续自欺欺人。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