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凉水井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15 轻舞飞扬

凉水井

 

      为了井的命名,杨家村和李家村的村民吵得不可开交,就差打架了。

      那井应叫做杨家井,它离我们村庄最近,我嫁到这里来的时候它就是这么叫的。杨家村的老辈女人说。

       那你叫应了它,就跟你们姓杨。李家村的人可不认这个理,自顾自的管它叫李家井。

      你们都别争了,它应该叫吕家井才正确。在杨、李两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时候,吕家村的年轻人拿证据说话了。他们拿着卷皮尺,把井到三个村口的距离一点一点地丈量,甚至精确到了厘米。果然,井离吕家村最近。

      面对这样的结果,杨、李两村的人都有些愤愤不平。最后,还是吕家村的老人们深明大义,他们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折中办法,就是这口井归三村共有,叫凉水井,跟谁的姓都不带。这么一来,大家都无话可说了。于是,一场纷争就这样解决了。

      外村人有些失望,他们本来是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因为大家都想得到凉水井的水,据说喝了它能治百病。这话,传自杨家村杨云英大妈的嘴。半年前,杨大妈的大儿子狗子不知生了什么怪病,整天没精神,饭吃不下去,水也不想喝。几天下来,人就瘦变了形。这可把家人吓坏了,四处求神拜医,可总不见效。有一天晚上,有菩萨托梦给杨大妈,说狗子的病没大碍,只要把凉水井里的水和着香纸灰喝下去,病就会好。大梦醒来,杨大妈如法炮制。果然,第二天狗子就嚷着肚子饿,想吃米粑粑。这可把杨大妈一家人高兴坏了,见人就说井水是仙水,这是观音菩萨说的。她甚至把观音菩萨的面相跟村里女人们细细地描述了几遍,说真是跟墙上那画像上的菩萨一模一样的。

       对对对,菩萨就是那样,慈眉善目的。村里的女人们一致认可。虽然大家谁也没有看过真的菩萨,但谁也不敢说菩萨不是那样。于是,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是菩萨仙临过杨家村,这里有一口仙井,井水能治百病。

       凌晨一点的水最灵。这个消息不知来自何处,却发扬光大得异常。

       于是,每天凌晨一点钟,周围村庄就被鞭炮声笼罩了。附近的村民都来争挑第一担水,远来的人更想取第一瓢水。看到这架式,狗子和村里几个有头脸的人合计好了,在井旁做起了围坝,并花钱请人看守着,对村内人实行限量供应,村外人则必须在烧香后才允许取水。当然,狗子他们几家人用水是不受限制的。

       小村的副业很快兴盛起来。井旁,一夜之间多了四家小店。除卖日常生活用品外,多是卖檀香和黄纸的。狗子的店离井最近,因为他是观音菩萨观照过的人,外来求水的人对他更是多了一份尊敬。据杨大妈说,狗子病愈过后,观音菩萨还多次降临他家,说杨家先辈积过很多德,他家注定会成为村里最富有的人家。起先,大家还将信将将疑。时间一长,众人就认同了这件事。因为事实就摆在面前,狗子确实是村子里最富的人。外乡人到此地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的店。加上杨大妈每天就坐在路口,见人就说菩萨托梦的事,别人想不在他家买都不敢。就这样,虽然狗子店里的货比其他商店贵不少,但来求神拜佛的人都怀着一颗善心,谁会在菩萨面前省那几个小钱,不是找倒霉么?
      明里去,暗里来。杨大妈总是絮絮地劝着那些脚步迟缓的人。
      谁说不是呢?来人一想,得罪了菩萨可不是好玩的。为弥补刚才的小不敬,掏钱的速度立刻快了许多。本来只准备买几刀纸的,最后变成了一捆“黄钱”在手。
        这样,狗子家一天就有数百元进账,想不发财都不行。几年下来,他家就成了村子里的首富,盖起了村里第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原本骨瘦如柴的狗子也已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大腹便便、满脸多肉的杨大老板。
      不久,更有外乡人出钱在凉水井附近建了一座小庙,他是来还两年前许下的愿。据说,他媳妇原是不生的,不知看过多少医生,药也吃了几车皮,就是不见效,媳妇的肚皮始终鼓不起来。后来,听说这里有仙水,曾半夜来此许愿求子,取了水回去给媳妇喝。两个月以后,媳妇就怀上了。又过数月,就生了一个雪白干净的大胖小子。现在,孩子都会“咿咿呀呀”地说话了。
      仙水,真的是仙水啊。村里的老人们说。那些原本将信将疑的年轻人也开始信了,大家不再拘于小打小闹。每逢初一、十五,就会有大批年轻人去小庙里烧香礼拜,求菩萨保佑各自的愿望能够实现。
       可是,小村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因此变富裕,只有狗子那样少数头脑异常灵活的人才发了起来。
        不要妒忌,那是菩萨安排的。老辈人都这么说。
      若干年后,不知哪里来人又捐巨资在距井上方三百米处建起一座大寺院。寺院占地有十多亩地,长年香雾缭绕,来客云集,还经常有名山古刹的高僧来此小住。
       寺院的兴起,并没有改变更多人的命运,但国家政策却改变了村庄的命运。撤村并村这一政策实施后,杨庄、李庄和吕庄合为一个大村,取名为吕李村。村里的面条业异常红火,大家都说是这里水好,所以面条即便卖得贵,买的人也络绎不绝。吕李村富了,家家都盖起了小洋楼,户户门口都停着摩托车,小轿车在吕李村也不是稀罕事。

      又过了几年,吕李村出现了一件奇怪的现象:当年在井旁筑围坝的那些人家的壮年男人相继病故,狗子便是其中之一,但女人们却一点没事。这引起了上级部门的高度关注,派专业人士来此取井水到县上去化验,其结果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原来,被大家一致公认为“仙井”的凉水井,水里居然含有多种重金属,属人畜不能饮用水,众人这才大梦初醒。可是多年过去,年长者都走得差不多了。那几位曾为井跟谁姓的人,坟头上的草早已黄了绿,绿了又黄。

       狗子娘杨大妈活得最长,她变成了杨老奶奶。但她总是神志不清,常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作孽啊,我造了菩萨的谣,遭报应了。报应啊,报应。”
       村里人谁都懒得跟她啰嗦,倒是狗子的小孙子常常学着他奶奶的样子,在他老奶奶的背后狠狠地骂上几句“老不死的,老不死的”,那表情学得惟妙惟肖。

       凉水井已经废弃不用了。水面上,时常飘浮着一些绿阴阴的苔藓和一些小生物的尸体,偶尔还会有几只小蟾蜍漂在水面上嬉戏。大家都说要把井填上,但没有谁着手去办这件事,所以凉水井就那么波澜不惊地存在着,仿佛如一个落魄的古老幽灵。水井里多余的水们,经常悄悄地溜出石壁,朝下游大片的农田里静静地涌过去,将那里的庄稼喂得棵棵壮实。

      井的上方,那座寺院也日益红火。常常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呈现出异样的勃勃生机。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