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让我们忠于理想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14 牧人

让我们忠于理想

                                          牧人

 

二〇一〇,渐行渐远;二〇一一,款款走来。回首来路,瞻念前程,不免感喟。

置身躁动的年代,在物欲的驱动下,人们对文学失去了热情。而在北国的坚冰下,依然有文学的种子在萌动。“万紫千红安排著,只待春雷第一声”。

大草原上,聚集着这样一个文化的群落,在物质主义甚嚣尘上的今天,他们中的大多数还在脚踏实地,直面现实,默守良知,忠于理想,以文字勾勒社会画卷,状写人生百态,抒发大众理想。

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的代表作家马尔科斯说:“除了写作,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能使我更加喜爱。”为写《百年孤独》,他冥思苦想了十五年,写《家长的没落》耗费了十六年,写《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则整整酝酿了三十年。

因此,从本质上看,作家是社会的精神领袖,他不仅要具备世俗生活的体验,奇特的人生与情感经历,还要以强烈而深刻的忧患意识,直抵人类灵魂深处,厚积薄发,以自己深刻的生命体验,去抒写我们民族的“百年孤独”。

当下,多元文化与物质大潮的冲击,颠覆着作家的文学理想,心境由此变得浮躁,言语沾染了庸俗与油滑。马克思有言,作家决不应该为了挣钱而写作。现在,体制内的作家队伍蔚为大观,但为稻粱谋者众,心不旁骛者寡。

在这样的文学理想观照下,难免产生虚假的繁荣与泡沫。在高扬主旋律的口号下,又身处网络繁荣、全民写作年代,数量可观,经典寥寥,产量大、精品少、品位低也就毫不奇怪。更多的是风花雪月,无病呻吟,鸡毛蒜皮,垃圾泡沫。

直言之,如果说内蒙古上个世纪曾经形成过以玛拉钦夫、敖德斯尔等作家群为代表的在全国领一时之风骚的草原小说流派。那么,新时期以来,这片物产丰饶、文化积淀厚重的沃土却再没有形成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作家群。

是文化的落后、生态的沙化使然?都不是。纵观内蒙古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百年历史画卷,上演过多少惊神泣鬼的历史活剧。可如今在书海刊林之中,能数得出几部像《茫茫的草原》《草原烽火》那样史诗般的煌煌巨著?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说:“一个人不读书,或者很少读书,或者只读‘垃圾书’,他可能会说话,但是永远只能说那点事情,因为他用来表达的词汇量十分有限。不仅是词汇的限制,同时又是智力和想象力的限制,是知识和思想贫乏的表现。”

现象是,生产文化产品的作家在精神上津津乐道于抒发自我,在物质上孜孜以求小我物欲的满足,漠视人群的需求、回避社会的疾苦,不读书,不看报,不深入,不体察。如是,当然难以产生可以藏之名山、传之久远的作品。

铁凝说,在新世纪,人们 “更倾向于用经济学的方式来解决人生的问题,用娱乐的方式来对待精神的问题。……我们应该有放慢脚步回望从前的勇气,有回望心灵的能力,我们有必要再一次擦拭我们的文学理想。”

文学的虚假繁荣与泡沫,是理想缺失的反映。写作者应当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即便残酷的现实击碎了理想主义的美梦。也要坚持不懈地传递人类美好的情感与希冀,给迷茫中的人以理想的火种,照亮时代前进的方向。

新长征路上的歌手崔健唱道:“现实像个石头,精神像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有生命。”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即便现实是坚硬的石头,也要做一颗有生命的蛋。

“又是一年芳草绿。”世事沧桑,胸中海岳,闲庭信步,梦笔生花……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