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软硬之间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10 孙柏昌

软硬之间(杂文)

孙柏昌

 

清明,我要回家给父母上坟。

其实,不管什么时节回家,我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父母的坟前烧纸、叩拜。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年轻时,我也时常唱这首歌。直到今天,仍然觉得毛主席很亲近人民。不过,当理性回归、心灵平静时,会最终认定:父亲母亲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亲人。尽管父母已经离开我许许多多年了,我仍然会感觉到,他们一如生前,仍然在抚摸着我的灵魂。

先前,母亲在的时候,我每年都要回两次家。每每回家,母亲都静静看着我:

“你怎么总是这么瘦?吃不饱吗?”

晚年,母亲的牙齿全部脱落了。我也曾劝过,去镶个满口的牙吧,母亲不去。她说,一点也不耽误吃饭。我一直纳闷,母亲是如何用自己的柔软的韧,吞咽、咀嚼太多的人生苦难的。

我的牙齿也经常痛,痛得我寝食不安。小时候,我经常听见母亲咝咝地啜着牙。我问,怎么了?母亲说,牙疼。母亲疼得那样平静。

母亲用最朴实的话,让我懂得了如何做人。

记着: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

小时候,会和小伙伴去别人家的瓜园李下偷吃。母亲的鼻子很灵敏,只要一闻出异样的味,就会责问:

“是不是去偷吃人家的甜瓜了?”

倘否认,母亲便会说:又嘴硬!

嘴硬,就是撒谎,说假话。

大了,偶尔也会说假话。每每说假话,眼前都会闪动着母亲那静静的盯视着我的眼神,觉得自己丑恶无比。直至今天,母亲的眼神会时不时的在面前闪动。

我会克制自己,让自己靠近真诚、坦白,尽量做一个干净的人。

我知道,许多人都会肯定我的智商,情商却不怎么认同。我一直不大明白情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让人们乐此不疲?是说假话也作出“信誓旦旦”状?抑或,撒谎也会从容不迫、潇洒自如、纵横捭阖、谈笑风生?

只要稍稍留神,我每天都会看到撒谎的人,心里很虚软,嘴却格外强硬。那些贪官们,在事发东窗之前,哪个不在台上风生水起着信誓旦旦的从容?

韩寒和方舟子的嘴都很硬。我尽管不知道,谁的硬更接近事实的本真,却毫不怀疑,一个人却是我母亲所说的那样,只是嘴硬!

嘴硬的背后,往往隐匿着最大的虚软!

软与硬,是一种哲学,是艺术。有的人,硬的潇洒,软也从容。能屈能伸者,真丈夫也!至于何时软、何时硬,对上软,对下硬,得心应手,别样生动!

据说,伊朗人精通“软硬”。外交上总会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倏然转身迎来“柳暗花明”。

最可怕的是,有人一肚子男盗女娼,却会硬出一个磊落光明。这世界真的愈来愈精彩了,精彩得如同童年的万花筒。其实,万花筒看得久了,也会虚幻出一派真实的图景!

当然,历史最终会还原事实的。但,历史太漫长了。即使还原了,又会怎样呢?多少人会付出沉痛!

我忽然想到了这样一首歌:

“你就是心太软心太软……”说起话来还装什么硬?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