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凶宅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09 鲁言

这里所说的“凶宅”,可不是《聊斋志异》中蒲老爷子杜撰的那些狐仙鬼魅出没的老宅荒院,一阵妖风,一声凄叫,阴森恐怖,毛骨悚然,唬得人魂魄出窍。更不会半夜从墙头冒出个袅袅娜娜、摄人心魄的绝色美女,冲你莞尔媚笑。倘若有也只能是局长秘书,绝不会是青风、聂小倩。

不错,大伙嘴里的“凶宅”就是局长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位于办公大楼的顶层中央,宽大舒适,豪华气派。经常进进出出的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敢打赌,局里除了几个不求上进的破落户,十有八九削尖了脑袋,做梦都想坐在局长那把椅子上过过瘾。

办公室的外墙,包裹了一层厚厚的深色玻璃,既可以阻隔阳光的直接透入,又挡住了外界窥视的目光,成为区别于其它房间的标志。室内,天花板上嵌满了小灯泡,弥补了光线不足的缺憾。按下开关,顿时群星闪烁,抬头即可仰望星空。据说这是采纳了风水先生杨半仙的顶层设计方案改造而成的。

听人们私下议论:自局长办公室改装后,几位局长前仆后继触了霉头。

赵局长胃癌英年早逝。

钱局长家里被几个小蟊贼光顾。局长老婆火急火燎地拨打了110。蟊贼落网了,钱局长也被请进反贪局喝茶,气得钱局长连连骂老婆败家玩意!而后被发配到劳改农场体验生活去了。

孙局长上任不久,因经不起酒精考验,累倒在酒桌上,最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不清是巧合还是必然,接二连三的变故,使局长办公室蒙上了一层诡异神秘的色彩。现在又传出前年退休的李局长病危的消息,似乎又为“凶宅”添加了佐证。

周局长带领局领导班子去医院探望,李局长的老伴哭眼抹泪的自怨自责:“唉!都怨我!都怨我!”

李局长退休在家,没有了以往的前呼后拥,仿佛一只拔掉羽毛的凤凰,变得失魂落魄,成天闷在家里写写划划,圈圈点点。起初,家里人以为他在练习书法。老伴收拾书桌时,见纸片上只是“已阅”、“同意”几个字。天长日久,攒了满满几大纸箱,堆满了半个书房。前几天老伴趁李局长去了女儿家,当破烂卖了。李局长不见了自己的宝贝,顿时象丢了魂,病倒了。

大家望着一向体格健壮的老局长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瘦得只剩了一把骨头,心里酸酸的。

就在大家告辞时,老局长从昏迷中醒来,颤颤巍巍地伸出五根手指,老泪纵横:“我真的还想再干五年!”

说罢,李局长瞪大了眼睛,带着满腹遗憾去了天国,做了追梦人。

李局长的病故,无疑又在火上浇油,关于“凶宅”的传言一时又被人提起,像幽灵游荡在街头巷尾,象风吹的鸡毛漫天飞舞。

“谣诼!绝对的谣诼!”周局长用最时髦的词予以回击,全局会议上要求大家“不信谣,不传谣,自觉维护全局稳定。”

会后回到办公室,周局长自己也感到疑惑茫然,心里空荡荡的,脚下仿佛踩着一团绵软无力的棉花,整个身子要坠到无底黑洞,不觉额头渗出一层冷汗。

周局长瘫坐在椅子上,大脑一片空白。突然房门“嘭”的一声被人踹开,自己老婆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看她手里,才记起早晨把公文包落在家里了。

周局长的老婆扬手把一件腥臊的女人内裤甩在周局长脸上,“啪”地一声把一张照片拍在周局长面前桌子上,怒不可遏地质问:“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门口围了一群来劝架、看热闹的人,周局长低头一看,正是自己与局里小美亲热的照片,照片下面是小美歪歪斜斜的一行字:亲!别忘了日后提拔哦!

一定是小美那个骚货偷偷塞到自己包里的。周局长暗暗叫苦,恼羞成怒,哆嗦着嘴唇,不知是对自己的老婆还是对小美,咬牙切齿地骂道:无耻!简直是文革余孽!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