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汉江的秋夜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04 春在拂晓

天渐渐地黑了

城市的五颜六色开始闪烁

远处的江畔晃动着人影

他们随意地迈着步子

当我走近时发现,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都在散步,他们来自四面八方。

不过,青年人不爱锻炼,单身的,不是靠在江边的护栏边玩耍手机就是匆匆而过;一对对的青年男女,大都坐在河边的石椅、木椅上聊天或是相拥着;而成群结队的青年人则坐在那小吃摊上,一边喝着饮料吃着简单的夜宵大声说笑一边靠江领略着秋天下的夜色。

我离开人群,沿着弯曲的江边小道向东方走去,远眺那幽幽的地平线,似乎有太多的人在行进着,听说不久前,那里曾经进行了龙舟赛,于是我趁着夜色去探个究竟。

江面上不时地刮过一阵秋风

江水在那霓虹灯下不时地闪动着光芒,红的、绿的、紫的……

远处飘来了流行歌曲,划破了夜的宁静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

江面忽然掀起了滚滚的浪潮,向我涌来,“哗~~~~~~哗~~~~~~”

啊,美,美啊

亮晶晶的波浪一层一层地叠起,似阶梯般地推进

我用普通再普通不过的数码机拍下了此景

动人的时刻让我心灵深处那点点滴滴蓦然间浮现在眼前:

那是一九九七年的秋天里,我与同伴迈着碎步在黄浦江边欣赏夜景,不知不觉中,过了十一点,当我俩意识到时间很晚时,周围的行人已经变得稀稀少少。突然,一辆小轿车“嘎吱”地停在几米地,司机打开驾座玻璃窗伸出脑袋:“两位小姐,你们这是去哪,我送你们一程。”

我:“请问下,你的起步价是多少?”

“二十。”

小艾把我手一拉,小声说:“太贵了,最多十五块了不起。咱们再走走。”

司机可是见多识广,见我俩不吱声,便说:“这么晚了,车子难碰上的。二十是起步价,超过五公里还要另加费的,我开的是桑塔纳,车型不一样,收费不一样的。你们是外地人不懂的。我可以等你们。”

小艾坚决不同意坐他的车,司机不再坚持就开走了。

我和小艾走呀走呀,虽然偶尔有车过去,但我们谁也不愿意先叫停。于是七转八转转到了南京路上,这时,我感觉脚已经很累了。小艾则说:“我们走到天亮怎么样。”

“哇塞,你原来是这样想的啊,不行不行,我想休息了。我们今天少说也走了10公里路,跟行军差不多,从小到大我也没这样走路的呀,你犯哪门子邪呀。”

“我一点不累。”

我翘起脚:“看到没,没准备的。”我穿着半高跟的皮鞋,她穿的是运动鞋,“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夜,很深,路人行人很少很少,而路灯只发出弱弱的光,浑浑浊浊,让人看不清对方。

正当我感到丝丝地害怕涌上全身时,有个警察出现了,我忙叫住,顺便问他回扬子江饭店怎么走,他告诉了我们,并好奇地问:“你们走得太远了。这里没有公交车,要搭出租车了。”

“去那里大概要花多少钱?”

“十五六块的样子。”

“谢谢。”我琢磨这人应该是联防队员吧,有这么晚在大街上值勤的警察?

巧的是没走多远,车来了,我招招手。

哪知,上车后,司机跟我们聊起来,东南西北地海吹,吹着吹着,时间在过,我感觉司机在耍我们,他朝一条小路开去接着又拐进一条巷子,开进开出,绕来绕去,把我给弄糊涂了,我叫起来:“不对呀,你这是往哪开?走的什么怪路,别带我们兜圈圈哟。”

司机从反光镜中望着我:“我这是抄近路。”

我知道上当了。

我告诉他:“我出来的时候就花了十块钱。”

“放心,顾客是上帝。”


小艾忙回应司机:“你说的不错,我们是上帝。”一边拽过我的耳朵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多给就多给,万一他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给卖掉就歇火了。”

我的心砰砰乱跳起来,算了,闭上嘴,不想惹麻烦,他真带我们兜圈就兜吧。我跟小艾当时谁也没想到要打什么投诉电话,下车时,给了他二十块钱。回到饭店后,躺下时,我再想起当时怎么没记下车牌号……

“喔~~~~~~”,游轮的启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夜色下,只见江面上波浪翻滚,闪动着,她们时而成一字形,时而似狼尾形,时而像柳条一般轻轻地拂动江面,并伴着“哗哗”的节奏。

那些带着各种心情游漓于此处的人们,则一个个地撤离,而我,当意识到周围可能埋伏着危机时,便加快了回去的脚步,想想真有些怕怕的,毕竟是一个女人,独自在夜里游荡。来时见到的那几个垂钓者,依然在原地等待着大鱼的上钩。而那美人树下的石阶处,一对年轻的情侣依然紧紧地拥抱着。

秋夜,给足了各种面孔恢复真实的机会。

而在霓虹灯点缀的世界里,汉江水朝东方流去的时候,却一直没有忘记把自己的优点淋漓尽致地表现一番。

波浪此起彼伏,一层一层,一叠一叠,一波一波,被数不清的玻璃珠子和鱼鳞似的片片点缀着,漂浮在江面上,绚丽多姿。

而夜的色,更加轻松地挑拨着自然界里的一切,并随着秋风,向人们传达着信息。

放松心情,舒展心情,就在此时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