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知了声声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9 佚名
  七月十五中元节,荒郊野魂想回家。但见青烟袅落处,追思先人泪雨下。不知道是刚经历了一场人生劫难,还是第六感关特别的敏感。今年的七月十五回老家上坟,感受非同一般。
 
  对于人到中年的我而言,家早已不是我们的唯一。幸运的人,如果父母健在,那么至少有两个家,老家和小家。曾经想起老家尚有父母高堂健在,便甚感欣慰。而如今,虽然老家还有我的两位兄长并几个侄儿留守,可是随着父母相继离世,对老家的眷恋便逐渐演变为一种缱绻难舍的怀念。哪怕是想念父母到了刻骨铭心的程度,也便是到父母的坟头烧些纸钱罢了。这不,吃完早饭,我便打点行装回老家。父母的坟茔安葬在父亲生前就选好的一个小村外面河堤的回旋处。那几道河堤惜惜相伴,如一条条巨龙,一路蜿蜒旖旎东去,保护着那些奔腾的河水辗转悱恻,满载着小村人的情和爱,最终一并归入大海。那个三面环水的小村落叫做晏圩的,便是我的家乡。全村人口只有千余人,分散在四个自然村,分别叫晏圩,史圩,潘圩和杨圩。前三个圩分别以姓氏开头,而唯独那个杨圩却没有一户人家姓杨。缘何称之为杨圩,在此我也不想去考究。随着机场高速公路和三二三省道的相继兴建开通,(机场高速公路从村庄前面穿村而过,三二三省道和东陇海铁路从村后西行,小村距离连云港机场只有两公里)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交通非常便捷。真的是河网密布纵横,铁路公路四通八达,空中雄鹰又使小村人插上了翅膀。那三面环水的河堤上,早已被小村人栽上了杨树。每条河堤上,都有便捷的乡村小道,进的河堤,便一下子好似进入了人造森林一般:四面暑气皆环绕,唯感林间似空调。清新自然无纷扰,便似神仙乐逍遥。心还没静,身体却首先感受了秋意深深的凉爽清新。那种雨后才能感受到的泥土的芳香和树木散发的二氧化碳的味道,着实让人醒脑明目,神清气爽。父母的坟前,大哥早已在焚烧纸钱,也罢,先把纸钱和祭品让哥哥料理,我却去美美的观赏一番。脚底下的河堤旁,是一碧万顷的绿油油的稻田,河水沿着小村人开挖的河沟蜿蜒流淌,不时还有鱼儿跃出水面。一直喜欢水的我,早已被撩拨的只想下去。记得早些年,每逢这个季节,稻田中正是小村人忙着喷洒农药和拔草的季节,而现如今化学除草的普及和小村人农田知识的不断提高,早已改写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历史。农忙过后,小村人一般看不到壮劳力在家。他们虽然背井离乡外出挣钱,却也悠哉乐哉。家中留守的妇女儿童,三五成群麻将声声,儿童吵着要零钱,她们也好不吝啬。
 
  看不到熟悉的小村人难免有些失落,可那些久违的声音早已贯满双耳。举目头顶皆绿荫,林间知了叫不停。即使烦恼三千件,知了声声便无影。隔河相望,好似白鹭的身影。待仔细看了又看,真的是白鹭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可是我们的大诗人杜莆的诗作,难道夏日也有白鹭?带着疑问,百度一下才知道,原来白鹭是一种候鸟。啊,我的家乡也有白鹭的身影,真是难得,这可是万里之遥的亲戚哦。说万里,是因为我不知道它的来处,更不知道它的归处。真所谓来从来处来,归向归处归。本就不陌生,亲近喜相逢。“人生四十未全衰,我为愁多白发垂。何故水边双白鹭,无愁头上也垂丝?”其实白居易的疑问,我也不解。倒是我突然之间有这样的感慨:人生四十虽早衰,曾经苦难忘脑海。白鹭双飞万里伴,我辈相逢都是爱。不容我更多的遐思,知了声声早已把我的思绪带回童年。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每逢夏日的清晨,哪怕是晨露早已打湿了双腿,在河边的树上,篱笆上,到处都是正在蜕壳的知了,有的虽然已经完全蜕壳,但是依然羽翼未丰,难以飞翔。一个早晨,少说几十个,多则几百个,那时候家中没有更多的食物油,便用水煮放些盐,便是美味。晚间也是捉知了的绝好时间。只不过浪费电池,父母心疼罢了。大哥看我正在看树上知了们脱壳时留下的外衣发呆,便告诉我(他也是久别乡村,随儿女进城了)现在城里的人每到夜晚,便三五成群,带上手电筒,竹竿之类的工具,结伴开车来到乡村捉知了,据说可以卖到一元钱一个,每个人每天晚上少则几百个,多则上千个,整个夏日,便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啊?刚刚我还为白鹭能够来到我们的家乡而高兴,没想到这些久违的熟悉的声音,如今竟然要面对这样的厄运。三年苦心去潜藏,一场夏雨出洞忙。未及展翅又高歌,就被捉来去烹尝。由此我便想到了曾经家乡沟渠路道里的那些横行霸道的龙虾,我小的时候,只要口中有馋虫作崇,便到野外的河道淌上一圈,保证会有满意的收获。如今小村的农虾,早已爬到了城里人的餐桌上,由于其价格一路飙升,哪怕是在野外扑捉一个下午,也依然失望而归。
 
  最近拜读好友雨竹的《故乡的炊烟》,心中一直缱绻难舍。她在文中写道:油菜花是故乡的颜色,那么炊烟就是故乡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一种写在天空的袅袅的诗行,是飘摇的乡情,是浓浓的乡魂。我深有同感。那么,什么是乡音?对于久居城里的人而言,偶遇乡亲,凝听乡音,自然亲切万分,而听惯了城市噪音的人们,如果一下子贯满双耳的都是知了的叫声,你是不是也有一种久违的乡情?你是不是也在追寻曾经田园一般的生活?你是不是也想遁离那些喧闹和纷扰?更或者你是不是也有一种非常亲近的乡音的感受?
 
  想我田园兮自在逍遥,梦我家乡兮绿水环绕。追我先人兮阴阳两隔,展望未来兮城乡拥抱。写到此处,心态一直阳光的我突然有些悲秋的忧虑了。即使我和哥哥两个人一起跪拜在父母的面前,他们依然默默无语,不再关心我们的冷暖,哪怕我们买再多的礼物来看他们,既不推辞,更不会数落。由此我想,在这个夏末秋初的季节里,陪伴我们整个夏日的知了就要告别了,我真的希望这种告别仅仅是季节例行的转换,而不是永远的告别。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