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那个未识忧伤的小孩儿

小故事网 时间:2014-11-13 佚名
  少时,我是一个快乐的小孩儿。七岁还未留发。夏天,着一姐姐们穿过的破衫,下河捞鱼,上树掏鸟窝,每天和一群男孩子一起玩耍,打架,欺负女孩子(比方扯人小辫儿,往人身上扔小石子之类),总之无恶不作。经常有女孩子的父母奶奶找到妈妈告状。妈妈给人赔礼道歉,并当着人家的面爆打我一顿,以给那个被我欺负的小女孩解气。妈妈每每望着我,总是摇头叹息。说你要是一个男孩子我一天给你这样了事倒心甘情愿。可你一丫头片子,唉……
 
  到了冬天,穿破了洞的棉袄。阵旧的棉花已失去了本来的白色,变得黄黑。经常有讨厌的小孩儿就沿着破了洞的地方撕扯棉絮玩,久而久之,破洞的地地方就没有了棉花。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黄土高原的冬天,竟也不觉得寒冷。
 
  每天放学和小伙伴们去结了冰的村里的河上去溜冰,有坐了冰车的,有拿了冰锥滑来滑去的。有这些装备的都是家里颇受宠的孩子,由他们家的大人给做的。我回到家不挨打就算好的了,故不敢奢望让父母给我做这些了。但并不代表我不想拥有这些好东西。有时和那些孩子打赌,赌赢了就坐他们的冰车一下午。有时和他们去打架,打赢了他们也是同等待遇了。我用我的智慧和暴力征服了那群流鼻涕的小孩儿。当然,我也和他们一样是流着鼻涕的。那时都没有纸巾,鼻涕流下来将要漫进嘴里的时候,就举起袖子一擦,袖子便明光光一片,时间久了,就形了一个硬壳。
 
  妈妈对我打骂多了,最后她也麻木了,懒得管我。于是我的小日子就那么逍遥自在地过着,没心没肺。每天黄昏时等牧羊的大叔赶着大群的绵羊从西山的坡上下来,扬起的灰尘铺天盖地,大有“大风起处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归故乡”之气势。我们便也收工,赶在羊群的前面,追逐打闹着向家跑去。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