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我和外婆

小故事网 时间:2014-10-15 佚名
  时光飞逝,一转眼外婆离开我已经好几年了,我有选择性的会遗忘她离开我多久了,因为她一直都在我心里。今年清明,我没有回到老家去,自然也没有去外婆的坟前拜祭。是的,纪念一个人,不在乎形式,在于心。只是昨晚路过外婆那已经没有人居住门阀紧扣的四合院,摇下车窗远远的看见院子里寂寞的石头墙上爬满了不知名的绿藤,我默默黯然心伤地离开。
 
  外婆生于辛亥革命前,以98岁高龄寿终正寝,经历几乎整整一个世纪的沧桑。她是个中学教师,那时外公是个乡绅他们的结缘是个传奇故事:外婆年轻时非常好看、且是个大家闺秀,外公路过她的家乡竟然把外婆抢回家的,那时外婆家就外婆一个独生女。后来,许多许多年后外婆回家竟然家里没有了一个亲人,这是外婆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那时外公的前妻已亡膝下已经有三个儿子,后来外婆有了自己的三个女儿:大姨二姨和妈妈,外婆分别给她们起名为:雲雯、浣月、静芬,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外婆起的名字温婉又好听。在我长大成人后我们才知道原来三个舅舅都不是外婆的亲生儿子,可是外婆从来视如己出、没有厚此薄彼过。外公在一个动乱的年代死于一场政治枪杀,外婆三十五岁守寡独力养大六个孩子,送出了三个大学生,三个军人,她经历了抗战、解放战争、建国、土改、文革、改革开放……她用她的身心写了一部自己的历史。也用她的言传身教影响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外婆的孙儿辈中,因为我是妈妈、爸爸唯一的一个小孩,也因为我小时候乖巧,我一直是外婆最受宠的一个。从我记事开始,童年的每个夜晚我都是跟外婆一起度过。临睡前,她一边摩挲我的背,一边用她独有的温岭口音跟我讲故事。她讲三国,讲红楼,也讲济公;讲牛郎织女,也讲武则天;讲听来的闲人趣话,也讲她自己过去的一些经历。我在懵懂中接受了最早的文学启蒙,依偎在她的怀里,有了最初的悸动。
 
  外婆饱读诗书,一直都有阅读的习惯。记忆中,外婆有一个很大很高的书柜,里面都是线装的厚厚的书,外婆看书的习惯与别人不同,她总是一边看,一边抽烟或者一杯茶在手边,眼睛离书本总是很近,神情投入,完全是一副忘我的模样。外婆也喜欢读书好的孩子,认真读书的孩子在她眼里更是个宝,小时候的我喜欢上学,外婆总是摸摸我的头说:“我的囡囡多让外婆心爱哦。”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买了一本《红楼梦》回家,书买了,却很少去认真读。那个时候的我,买书看书更多的是流于形式,是为了与人炫耀,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心底小小的虚荣。所以当外婆提出来要看红楼的时候,我有些惊诧。红楼的故事,她信手拈来,还读?!
 
  很快我就理解了外婆的良苦用心。那天中午,放学回家的我,跑到外婆跟前撒着娇问:“外婆,今天中午吃什么?”。她笑笑,什么都不说,领我进了她的屋子。她把《红楼梦》递到我手上,轻声的背起了“葬花吟”。很长的一首诗,她背的一字不落,声情并茂。但,背完之后的她对我并没有说其他,她的脸安静平和,眼神里有一丝别样的情绪。这让我十分汗颜。书,原来可以这样读!原来应该这样读!
 
  在教育上,外婆的方式是潜移默化。在感情上,她却是爱憎分明,惯于表达。我是最大的受益者。外婆爱我,不仅是用行动,她无时无刻不在用她的言语给我安慰,给我鼓励,给我浓浓的爱与呵护。在她离开的这几年,几乎每一天我都能听到那熟悉的腔调,听到她始终优雅地说:“荷啊,我是最爱你的呀!”
 
  “荷哦,这个是我给你的,他们都没有哩……”这是她把好吃的东西留给我。“荷哦,你不要管你妈怎么呢,我爱你呢,你要在我份上呢!”这是我因为受了母亲的委屈离家出走之后,她找我回来,说的话。“荷哦,我老了呢,一代不管三代事。我没意见,只要你好哦”这是她在我带着自己男朋友去见她的时候,摸着我的手,颤颤说下的话。“荷哦,你今天这样走了,以后,我不知道还见不见得着你呢?”这是我每次出门远行时和她说道别,她都要重复的话。“荷哦,我的兰花和书还有我心爱的那套青花瓷的茶具都留给你,你要拿着呢,给你个念想,以后我不在了就不要想着我了”那时外婆她已经是白发苍苍。
 
  漫长的一段岁月里,年轻的外婆日夜兼程地绣花卖来维持家里生计,妈妈常常想起在有月亮的夜晚外婆在月下绣花飞针走线的身影唏嘘不已,那是我们这一代人无法想象孤单寂寞的外婆怎样带大六个孩子的艰难岁月,外婆的女红、绣品在那个时代远近闻名。很小的时候就听父辈说过外婆的一些故事。文革期间,还在上小学的小舅舅因为出身不好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外婆听说之后,二话不说冲到那同学的家里,狠狠的扇了人家一巴掌。关于这件事,当我成年的时候,我有问过祖母。在我的意识里,外婆是个大家闺秀而且满腹诗书,别说在当时的环境下即使是在现在的社会,纵使护犊心切也不应该动手打人。我怀疑事件的真实性,一直温婉的外婆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听我问,外婆情不自禁潸然泪下,她没回答我,反问了我一句:“如果谁都可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娃怎么大啊?!”
 
  老年的外婆在清闲时日,她开始写诗整理出来自己写的一本厚厚的诗集留给我,每一次看那本诗集我看一次流泪一次,看一次流泪一次,里面都是外婆历经的沧桑和寂寞还有对外祖父的思念。那本诗集里面的很多诗我拿到一个出版社后来都发表在乐清一个知名的刊物上。外婆已经很老很老了,她的皱纹里都是风刀霜剑的故事,她很瘦瘦得几乎皮包骨头她把外祖父送给她的玉镯戴在上臂把我送她的手表戴在手腕上,但是她的身板却硬朗,她一直在看我给她买的金庸一系列的小说爱不释手,她深居简出,她吃简单的食物,她喝自己酿制的小酒,她抽烟,她喝清茶,她种花,她绣花……老了的外婆眼神很好甚至一直不用戴眼镜看书。舅舅和姨妈总是想外婆去他们家长住,外婆总是说我一个老人家了去你们家住会麻烦你们子女的,我哪里都不去,落叶都归根呢,我就住自己的老家。儿孙都不在身边独自住一套很大四合院的外婆是孤单寂寞的,可是我们和她一起的时候她永远是笑着的,满脸的皱纹笑成了一朵朵菊花,身居他乡的小舅想念极了外婆打电话给母亲的时候哭不成泣,外婆绣了一副家乡的“橘子红”的图寄给他安慰他,小舅一直爱如珍宝保存着。外婆给我儿子做的蝴蝶扣的小棉袄,钩花边的毛线小帽子,打的有精致花样的毛线衣我也留着,因为有些物件是可以用来纪念的。
 
  儿孙们都爱外婆,没有一个人不尊敬她。那是个伤心国庆节,我们所有的孩子放假的,放学的几乎都在外婆身边,小舅舅也回温州了,我们给外婆做98高龄的大寿,烟花漫天、礼炮齐鸣,五世同堂其乐融融,外婆满脸的皱纹又笑成了一朵朵菊花。第二天的午后,外婆躺在她开满花的院子里的椅子上继续看金庸的书,我坐在外婆身边靠着她拉着她的满是皱纹的手摸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外婆天南地北闲聊着,有小鸟落在草地上找食吃,微风轻轻吹着。外婆轻轻和我说:“荷哦,外婆看书累了睡一下。”于是,我还依靠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外婆却这样毫无征兆安详、平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离开了我。当我发现时,我只能轻轻亲外婆的额头紧紧地抱着她,泪雨滂沱。
 
  外婆留给我的兰花我已经分了一盆又一盆了,现在已经满满一阳台兰花了,每到兰花馥馥的季节,我仿佛又看见外婆在她种满花花草草的四合院里精心侍弄她心爱的花花草草的样子,听见她跟我说:“荷哦,所有的花花草草都是有生命的,而那些星星点点的野花野草最有生命力,不要看不起它们哦。”我也有阅读的习惯虽然读书的体会不深总结不出读书心得,我悠然的看书,手边总有一杯清茶或者咖啡,看书到深情时就会动容,如外婆说过的书看多了的人的容颜会改。我跟着外婆一样喜欢青花的瓷器,青花,是一种白底蓝花儿淡雅青翠的瓷器。有着氲散的格调,那格调是小资的,是情调的,但又是散淡的,颇似中国董其昌和八大山人的水墨丹青。我也迷恋京剧里的青衣:张火丁,程砚秋,梅兰芳,演的无不是青衣,青衣登场,满场寂静有着沉稳和分量,有淡淡的说不出的古意 ,青色最简单,但青色也最深刻。这是小禅写的文字,也契合了我和外婆的心情,我的餐具有很多是青花色的,我一直在用外婆送我的她心爱的青花瓷茶具喝茶。我想我们祖孙两个人有很多默契不用言语却心灵相通,我想我是懂外婆的,外婆亦是懂我的。
 
  今天,我在这里写一些关于我亲爱外婆的文字,凌乱而怀念,泪如雨下,我怎么能写的完外婆的人生经历,我只是记录了和她一起生活的一些小片段。
 
  亲爱的外婆,音容宛在,却与我天人永隔。如今,我去哪里寻你?去听谁说:荷哦,我最爱的是你哦!
 
  亲爱的外婆,我想你哦。
 
  我也最爱的是你哦!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