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初夏 瓜正香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29 佚名
  时光的脚步匆匆,转眼间走过了清明,又走过了芒种。走来了满眼的翠绿,走来了盈耳的蝉鸣。“苗深全覆陇,荷上半径塘。”——已经是初夏时节了。
 
  很早就打算去看望大姑,终因忙碌没能成行。昨晚,梦里又见到了大姑,音容笑貌一如昨日。梦醒,几分酸楚萦绕心头。于是早早起来,略做准备,便匆匆登上了远去的客车。
 
  这是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儿时,父母去远方谋生,我在这里和大姑一家人生活了三年,这片土地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童年记忆。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回来一次,看望大姑,看望亲人,找寻布满我儿时脚印的小溪、山坡和树林,重温那一段快乐的时光。
 
  表弟大力依然那么热情,在宽阔平坦的混凝土筑就的村路上,我们边走边聊。村路两侧的田地里,新建起了一排排塑料大棚,白茫茫的一片,如白色的海洋,一望无垠,似乎连接着天边的云彩。表弟说,那是种植香瓜的大棚。村子里的农户大都从事大棚香瓜生产,成立了合作社,这里已成为著名的香瓜产业基地,产品绿色无污染,远销到俄罗斯。村路两边,落地伞一个挨着一个,连成了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龙,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伞下是洁净整齐的瓜摊,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香瓜,有黄色的,绿色的,白色的,个头匀称,外形优美,芳香浓郁。看守瓜摊的多是妇女,脸上挂着笑,殷勤地招呼着过往的买主和客商。
 
  村路上车来人往,络绎不绝。有开着大卡车来的,几个人忙乎着把成摞的装满香瓜的纸壳箱搬到车上,那纸壳箱制作精美,印着商标和产地。有开着小轿车来的,车上的人下来也不问价格,喊了声买瓜,摊主就立即捡起一个瓜,麻利地削好了皮,掰开一半笑着递过去:您先尝尝,完了再买,不甜不要钱。然后装箱,检斤,最后给送到车上,还忘不了甜甜的说上一句:大哥,好吃再来啊。也有骑着摩托车来的,是年轻的一对,姑娘精挑细选,小伙慷慨付钱,来去匆匆,摩托车疾驰而去,姑娘长发飘扬,说笑声洒了一路。
 
  一个念头突然在脑海里闪现。我急忙奔到瓜摊前,问道:有灰鼠子瓜吗?摊主是一位爽朗的村姑,一张口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叔,您是来串门儿的吧?我们这都是早熟品种,没有灰鼠子。您要吃瓜随便拿,咱自家地里种的,不要钱。我有点失望,挑了几个外形和皮色酷似灰鼠子的瓜,装进姑娘递过来的塑料袋里。姑娘推辞了几次才收下了买瓜的钱。
 
  下了村路,拐上了一条田间小道,跟着表弟向田野的深处走去。忽然间,思绪就有了片刻的迷离,一幅久违了的乡村画卷漂浮在眼前······
 
  一座规规矩矩的小草房,一处方方正正的篱笆院,院子前面不远处是一条幽静的小溪,小溪的南边有一面缓缓的山坡,坡脚处一块长满了蒿草的荒地。一位中年女人,头包围巾,手握锄头,弯腰弓背,一点一点地开垦着荒地。她的一只脚有点跛,干活很吃力,汗水顺着她额前的短发滴进了泥土里。远处,一片密密麻麻的柳条通,两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正在玩捉迷藏。
 
  一天,两天,荒地被铲得平平整整,黝黑的泥土泛着油亮的光。女人在上面做成畦,种上了香瓜。女人每天伴着布谷鸟的吟唱来到这里,精心地侍弄她的瓜园,除草,打叉,掐蔓。那两个男孩就在坡上的豆地里抓蝈蝈,有时去坡下的小溪边捉青蛙,女人就会关切地喊:刚子,大力,小心点,别掉水里。瓜园到小溪边有一条长满了车轱辘菜的小道,女人每天拖着跛脚,提着水桶到小溪里取水浇她心爱的瓜秧。那个叫刚子的男孩找来一根木棍,想和女人抬水,女人笑着说:刚子,你体格不好,让大力抬吧。女人笑时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滚动着两个酒窝,很好看。男孩着急地问,瓜什么时候熟啊?女人说,等车轱辘菜打籽的时候瓜就熟了。
 
  男孩每天盯着小道上的车轱辘菜。车轱辘菜一天天长大,从当心窜出一根莛,莛上沾满了绿色的芝麻粒。男孩又问,瓜什么时候熟啊?女人说,等那些芝麻粒变黑了,瓜就熟了。终于有一天,芝麻粒有些发黑了,女人就笑得合不拢嘴。她蹲下来,把皮色发光发亮的瓜逐个拿起来,放到鼻下闻一闻,或者用食指弹几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摘下来。瓜园不大,只能摘一筐。女人挑一个最大的瓜,招呼男孩:刚子,给你,这个瓜是灰鼠子,杠口甜。那孩子接过来,小手轻轻一拍,瓜就两半了,绿肉绿瓤,直闪金星。还没吃到嘴里,心就甜透了。
 
  女人把瓜洗干净,挑出几个送给左邻又舍尝鲜。然后把全家人叫过来,一起吃瓜。女人看着,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线,酒窝里盛满了欣慰的笑。女人自己却是很少吃,她把剩下的瓜用毛巾擦干,用棉垫裹起来,放到柜子里,过几天再拿出来,给那两个男孩解馋。
 
  后来,那小块开荒地被公家没收了,男孩就再也没吃到那么甜的香瓜。
 
  “布谷”!一声清脆的鸟叫唤醒了我沉沉的思绪。我愣了一下,面前是一棵葳蕤的榆树,绿荫掩映着一座坟墓,周围碧草如茵。我不由得双膝下跪,把几个香瓜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坟前,点燃了一摞冥纸。
 
  大姑,我是刚子,我来看您了。家里香瓜丰收了,我给您带几个,您慢慢吃。您那边的瓜也该熟了吧,别自己不舍得吃了······我哽住了,泪水透过火光流下了脸颊。
 
  思念永远,瓜香悠长!
 
  循着来时的小路,脚步轻盈了许多。路边成墩的马莲花开得正旺。虽然历经风吹雨打,人踩车轧,仍不屈不挠,依旧那么清新,那么悠然。极目四望,青山如黛,碧禾葱茏,鸟唱白杨翠,蝶舞野花香。一阵风吹来,卷起了绿色的海洋,飒飒作响。微凉中夹杂着潮湿的清爽,伴着悦耳的蛙鸣和蝉唱。最令人陶醉的,还是弥漫在空气里的阵阵瓜香。
 
  曾经读过陆游的一首诗:“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夹道桑麻行不尽,始知身是太平人。”想那诗人陆游,身在南宋,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何言盛世太平?而这首诗对于此时此景中的我,却是有了深深的感悟且愈加喜欢了。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