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情感文章 >

让我们相爱。否则。死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15 暗瞳

她是安娜,独居厦门,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

    他是苏,初到厦门,还不知道能否找到自己的那片天空。

 

    他来到这里的初衷仅为逃离,逃离开那个并无亲情可言的家。频繁的争吵、打闹、偷情让他厌恶,他试过自杀,试过离家出走,终是不得。最终他明白这种家庭的悲剧他始终逃不过。他来到厦门,因为他想看看海到底有多大的胸怀,可否容纳他,包括他罪恶的心隐。他不知道在这里会怎样,会多坏,抑或会多好,那与他早已无所谓。但至少,他是自由的。可是,本质上来说,他是羸弱的,所以,当他独自面对着这里林立的高楼,匆忙的人群,他是恐惧的,手心一片冰凉。那一刻,他确定他需要一只温暖的手。所以当他第一次看到她如花的笑容时,便沦陷得不留一点余地。

 

     那个阴凉的午后,他胡乱地走在街上,希望看看有无事情可做,一切并不那么顺意,正当是烦闷。然后他看到了她,自一花店走出,抱着盆马蹄莲兀自笑着,映照着光,淡雅的容颜。白色棉布裙,大朵大朵的花缠绕绽放,却赤脚穿一双竹编拖鞋,拖鞋上可爱的娃娃暴露了她的天真。她就这样走进他眼里。

   “我来帮你拿。”

    她转过头,笑,他不问她是否需要帮忙,只是说他来帮她。打量了这个有着澄澈眼神的男子两秒,她便把花盆放在了他手中。“那就不客气了。”都说超过三秒的对视会让人暧昧,而仅仅两秒,她便可以辨认出他,一个装满无助忧伤、而又并不带非善之意的男子。

   “是要去送与朋友吗?”他问。

   “哦,不,自己养,而且,并无朋友可送,似乎。”

   “那送与我好了。”竟也笑的出。“不过不用急,因为我现在还暂无地方安置它们。”

    她默默听着,并不做声。许是想起自己初到这个城市时时那般光景。他无从知晓。

 

 

   “好了,到了,进去喝杯茶先吧。”二十八楼的高度。

    推开门,满屋狼藉,家具甚少,却满屋是胡乱堆放的衣物、书报、食物、甚至垃圾。

   “你自己随便找地儿坐吧,我去泡杯茶给你。”她并无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左右看着她的“宝贝们”,发现众多的名族风情饰物,那头藏羚羊头壁挂最为醒目,看得他触目惊心。

    然后她端出茶给他,是上好的普洱茶。

   “我是苏。”他突兀的说,带着略显拘谨的表情。

   “恩,那苏,安娜的茶好喝吗?”两人都只是笑。

   “你是来自云南、西藏那边吗?”

   “我喜欢那边。”

   “那你是来自哪里呢?”

   “我已忘记。”

   “……”他沉默良久,然后,他看着藏羚羊头悠悠的说“我似乎爱上了这里。”

   “那你可以留下。”

   “留下?”他甚为惊讶。“我可以留下?”

   “是的。”她笑,“其实这也不是我的房,也是别人留给与我的。你喜欢就留下吧,直到你在这个城市能够安定下来。”

  “是你爱的人留给与你?”他竟有些失落。

  “这已不重要。”她转过脸,不愿再多谈。“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做你的时,只须注意,保持安静。”

 

 

     就这样,他留了下来。第一夜,长时奔波的他早已万分疲累,早早上床。把自己完全埋进他还透着馨香的被窝里,听着隔壁房间她敲击键盘的声音,感到真切的温暖,很快熟睡。一夜均无辗转。

     日子如水般缓慢的流走。他开始知道她亦无工作,每日写字到深夜,然后睡到日上三杆,不洗脸不更衣,胡乱填充些食物,继续写字看书。她不会自己做菜,有时胡乱吃些零食,有时出去随便找家小摊便可解决一顿。

     偶尔晚睡,抑或是早起,正当城市热闹的时候,她便喜欢坐到落地窗边,默默观看。她说很喜欢这落地窗,让她可以观望这个热闹的世界,而不必加入它。让她可以保持与它不离不近刚刚好的距离。

    有时她会独自出去,一去便是一整天,他不知道她去往哪里,散步、抑或其他事,他无从猜测,也无权过问,只是挂心。

  

                  

                  

    偶尔心情好的下午她会邀上他一起去散步,穿梭在各个热闹的街头,可是她从不进店去看抑或买东西,中山路、sm那些琳琅缤纷的店铺似乎对她来说与一堵墙无异。她带他去鼓浪屿看他梦中的海,看她喜欢的万国建筑群。

    他与她说着他的过去,他的那些黑暗,那些疼痛。她每次都默默听着,并不插话,终了,总是说。忘记它们吧,那些过去,我们若是把痛苦坚持太久便会成为一种虚伪。阴霾终会过去的。可是她从不跟他提及关于她的只言片语,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爱上她。他在她那里找到问温暖,找到方向,找到勇气,找到活下去的勇气,他是如此羸弱,他试图把整个灵魂寄托在她手心里。他已找寻不到自己,爱她甚过了自己。

 

    她真的没有朋友,他从没见她与谁通话、约会。家里也从未受到信件、包裹。

   “你没有朋友?”

   “我天性懒散,而交朋友是件太费神的事,而且现在人性大多自私,他们只爱自己。朋友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的热闹而已,生活还不是只有我们独自去面对。”

   “那你的家人呢?”

   “你好似问的过多,好奇会害死猫的。”

   “可是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她惊讶的望着他,“孩子,我不是值得爱的人,我的爱早已完全被别人带走,一丁点也不剩,我已不知道如何去爱人,更不可能爱你,多爱护自己一些吧。”

   心里的城墙轰然坍塌,她只当他是个孩子,她不会爱他,她说的那么绝对,她甚至不让他爱她,她瞬间封住了他所有的路,他无路可走,躲在卫生间。他是如此羸弱,终于,他划开了自己手臂的皮肤,他企图以这样的方式为自己找寻出路。血液兴奋地跳出来,讽刺的看着他,他开始轻呓“安娜,我爱你,我爱你,安娜……”反反复复。

   她听到响动,进门看到他这般模样,不忍的闭上眼睛。她为他包扎伤口,他过来拥抱她,她略有闪躲,终是让他抱了。  

  “答应我,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他抱她的手紧了又紧,她几乎无法呼吸。

  “我一般不定期的会独自去旅行,这次应该会去新疆,这几日动身,我希望我走的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调整自己的生活,找个工作……”“

  “不要不要……”他拼命地摇头。他疯狂的咬住她的唇,她闪躲不急,拼命挣扎,他快失去理智,“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不要不爱我……”他反复呢喃着,身体已覆盖她。她挣扎不脱,狠狠咬住他的肩,牙齿嵌进皮肤里,他痛不能忍。她终得逃脱,可是她无处可逃。他已完全失去理智,所有恐惧和仇恨被点燃,他追赶至窗边,她撕咬他,他盛怒之下举起她轻薄的身体,扔出了窗外,自二十八楼。

 

   周围的世界瞬间安静,他明白过来自己的所做,就得心痛的紧缩在一起,他拼命揉着心脏依旧觉得不能呼吸,他捡起那把刀,直接插向了它。

 

   他在逐渐模糊地意识中隐约听到警声,开始微笑,现在,他又可以重新去找她了。

   在命运的下一个轮回。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