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空间日志 > 情感日志 >

重返平遥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08 佴先生

坐在临街的落地窗边不紧不慢的打字。上午的阳光刚刚好撒在左半边脸上。这样的时间像静止了一样。南姐去北京了。让我帮忙看店。我们又在各取所需。自己煮了咖啡喝。趴在桌上看过往的行人。一个两个。三五成群。觉得那时的自己一定像一只慵懒的猫。

 

 

 

 

脖子上挂着昨天在平遥银铺里淘到的项圈。圆圆的小球上有四种图腾。鱼。鹿。鸟。还有一个我实在是辨别不出来。但是。我也不急着寻找答案。因为我在等第三次去平遥时可以再见到那位有浓眉毛的老板。

 

这次去平遥我发现了更多活生生的事物。他们比那些古朴的建筑更能打动我。其实。我想人类才是这世界上最极致的东西。至恶是他。至善也是他。

 

某家的深院里一位阿妈正在扎稳车子。好抱心疼的孙子下来。也许儿女都在外忙碌。只有这个初来乍到的生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清明。平遥这样的古城自然不会草草的把它当做一个旅游高峰期来过。当地人还是会蒸大大的贡包用来祭祖。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忘本。而这种“本”是根。是祖。当然也是最初的自己。

 

 

 

 

这是我们住的小院旁边的一家老房子。听姐姐说那是原来的邮电局。现在住了些老人。我们安顿好就出去看了看。想着要重现当时的情形就会觉得言语匮乏。还好有走到哪里都带糖的习惯。很快和院子里的孩子们打成一片。

 


可就算那样他们也只是笑。没有只言片语。他们对陌生人的恐惧是怎样也消除不了的。

 

当我们准备走时。从侧门出来一位阿姨。她怀里的孩子满眼泪水。我上前剥开一个糖果塞进她嘴里。她只是看着我。未干的眼泪还在眼眶里闪烁。附在瘦小的身体里。怎么看都让人心疼。而当那个阿姨“开口”时我们会更加诧异。她只会发“啊”的单音节。再加上一些简单的手势。除了沉默的笑我就再找不到其他的方式来回应她。这一对小人儿就一直默默地送我们到门口。那种定格让转身的我万般心酸。

 

 

 

落脚小院的女主人。我们的吵闹弄醒了熟睡的孩子。她正在轻轻地哼着小曲儿哄孩子入睡。那场面真的很温馨。一份古镇里的母爱似乎度了一层古旧的光辉。

 

 

 

我们的小院。一进门时小汪沁就说想起《北爱》里疯子去的小院。然后她说疯子时我就想起许峰。我想他时他从来都不在。

 

 

 

第二天清晨我被古城的鸟叫声唤醒。然后有种隔世的恍惚。回过神来后就一直窝在被窝里傻笑。收拾好后背起相机去看晨光中的平遥。还未出门时就有新奇的发现。原来古宅高高的门槛是可以打开的。只是应该是后人的杰作吧。

 

 

 

早晨没有逛各种大街。而是在一排排的民居里穿梭。看见这样有趣的告示墙。我就驻足了良久。真可爱。

 

 

 

 

 

 

 

 

小镇的杂货铺。写着“雪糕上市啦”。这种笔迹留在灰色的砖墙上。又让我心里一阵温暖

 

 

 

又去了文子哥的店耗掉一整个上午。人多时我就跑去外头躲躲。然后瞥见角落里的《荒野生存》。整个人就很激动的在门外又蹦又跳的。都把文子哥闹迷茫了。让他把那张CD拿给我时他就又笑了。就像第一次经过店门口瞥见《trains》然后激动地让他拿给我时一样。那种笑包含了很多感情。

 

 

 


 

 

 

 

 

 

 

 

 

 

 

这次去平遥并没有带回来太多照片。可能以后再去时连相机都不用背了。我想要拥有的。就都在心里了。

 

回来时坐的绿皮火车的最后一节。很美好。很珍惜。然后我就开始在心底盘算。要给自己找到灭点。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