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空间日志 > 女生日志 >

好久不见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01 池宥屿

期末的最后一门是地理。收卷的时候还未打铃。E楼到C楼中间的走道可以看到很多家长抱着被子扛着包步履匆匆地向外走。特别像在进行一场逃难。真的。身边不断有人跑过。左右两边的肩膀不断地受到撞击。很多人高兴地拎着大包小包跟上了拥挤的人潮。欢呼。笑的像朵花。而我像个看客,沉默地理完大摞的书,微笑着和每个人说告别的话。

 

 

 

 


 

不出意料的。母亲在寝室里等我。替我打点好一切。忙前忙后忙里忙外。八个人一间的寝室其实很小。黑压压的总感觉都是人。又是一轮拥抱。微笑。告别。然后我拖着沉重的拉杆箱向外走。

 

 

 

 


 

回家的路上母亲坐在我左边。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别人说话。她问我想回家么我说想。却挤不出笑。没有考试结束的如释重负,没有终于放假的轻松愉快。我只是觉得自己很累了。说不出的疲惫。不想说话,眼睁睁看着这座城市的一切向身后飞去。

 

 

 

 


 

从去年十一月初发完最后一篇文。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高中以后基本每两个星期回家一次。两个月。其实算算也有四五次回家了。经常是星期六在电脑前坐一晚上也敲不出一个字。于是又无奈地转为聊天。心里匮乏的很。满脑子都是东西都是感情被搅浑了,心里却还是空的。

 

 

 

 


 

原来不论我到哪里。都会有一种流离失所的感觉。这座可以说远离也可以说临近杭州的小镇不是我要的,那座陪我度过大多数日子的小城亦不属于我。我是那座城市的过客。三年后。又会是一次义无反顾的逃离。

 

 

 

 


是啊。连我都已经预料到了。上次一个人坐着公车穿过灯火阑珊的城市,车厢摇摇晃晃,开车的是个女司机,到学校内站的时候压根没有停靠的意思,我告诉她我要下车她只能就近停下嘴里却骂骂咧咧。我懒得白她一眼就走了。哪怕这也算得上世态炎凉,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想着。反正,这里一样不属于我。

 

 

 

 


 

回家以后闷的慌。起床已经是中午。爬到厨房随手捞些吃的突然想着出去逛逛。前几次回来也逛街,左手父亲右手母亲地出去压马路。今天一个人出门,水泥路的两边都是潮潮地,泛着黑色的水印。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折回去只能硬着头向前走,只觉得每一步迈出去都踩着嫌脏。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这座我生活了这么久的小镇。以前或许是熟悉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回来只觉得路又窄又脏,下水道和垃圾桶边上都是泛黄的泔水,随处可见的垃圾,因为临近春节过来打工外地人基本走光了所以视线还算干净。我觉得失望,抑制不住的失望。

 

 

 

 


 

学校在临平,学校马路的另一边就是经济发展地挺好的海宁,一出校门就是宽敞的马路,家乐福是最近的超市,人民广场是最近的公园,不过几百米的另一边就有中都有银泰有交通大厦有沃尔玛,全临平最贵的房子在离我们学校不远处的桂花城。同学说TN1的陈晨是临平人,他母亲是临平一中的英语老师,不少人去他家补课的时候见过他,我说我有陈晨在小四生日时候签的浮士德。在这里很多人举着粉红色的毛爷爷说看我多爱你。在这里很多人开保时捷,大奔神马的都是浮云。在这里随处可见挎着chanel脚蹬十厘米高跟鞋下半身被丝袜包裹的女人。

 

 

 

 


 

但我在这里,喜欢行走,穿过一条条街道,努力记住这里的一切,站在临平山的最顶端吹风。那里有我童年一小部分的记忆,想到的时候还会有温暖。以前外婆说要我考到余高去,她和母亲带着我去临平山在充气的游乐场里玩。可是我没有如愿到荷花塘去读书,甚至可以说早就放弃了那个地方,而是去了城市的另一边。一个全班只有我一个人选择去的学校。秋天的时候我和朋友踩着落叶去临平山重温那些走过的路,可惜一切都变了,给不了我物是人非的体会。

 

 

 

 


 

我突然想起今天在网上看到说。回忆里的人是不可以去相见的,因为相见就失去了回忆的意义。我有思念的过往,有非常想要见到的人,有我倾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事。但那都只是回忆。回不去了,也失去了与之相见的能力。

 

 

 

 


 

比如昨天初中同学在群里喊今天开同学会,我瞥了一眼就迅速按掉了聊天窗口。很多人,在过去的几年甚至只是短短的几个月里都变了。我怕我见到他们会失望,更怕看到他们失望的目光。是啊。我在一个可以说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个或许压根和我八字不合的地方,突然地不想要荣誉,不想要被人认识,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不想要朋友。孤单和寂寞是两码事,我只是怕了自己的一往情深。会让我忍着痛在三年后和这座城市说再见。

 

 

 

 


 

或许更怕在这里得到的一切都会在顷刻间消逝。热情会变成冷淡,相信会变成怀疑。有些人,路过就好了,不一定要掏心掏肺推心置腹。有些事,记得就好了不必刻骨铭心痛彻心扉。一群人终究会变成一个人。每个人都在与孤独相拥,一个人行路,一个人徘徊,人生只是一个人的人生,别人再想也无法与你分担共度。

 

 

 

 


 

 

昨天看到沙发上新一期的 萌芽 ,还有放在上面的一张报纸。关于2012的艺考。我知道是他们刻意放着的。看完的时候觉得心里茫然了。我一直非常骄傲的说在给自己留路,要是不想拼死拼活的挤高考就去考美院吧起码自己能由着自己的意思走。先不说能不能突破重重大军挤上这条路,就算毕业了又能去做什么。很多为了梦想考美院的人出国了,读研了,靠着自己的基础给人画画墙画,卖卖作品赚个小钱,去出版社做个美编。这些都是混的不错的了,更多的人呢。转向了与自己的专业毫无关系的职业。他们都说搞艺术的人没饭吃。可是这个社会上真正单纯搞艺术的人又能有几个,哪个不是家里有钱要不就是自己之前赚了很多了。没有资本的艺术家吃不起饭更买不起颜料。被叫做艺术的作品最终还是被贴上了标签通过一个数字换来了一叠特殊的纸。现实永远残酷,比想象真实。

 

 

 

 


 

实话说我想逃。因为所有梦想至上的话都没有粉红色的毛爷爷跟打动人心。人总是在拗不过现实的时候喜欢选择逃避。就像有时候不愿意回家真的不是因为不想,只是回家需要面对父母期望的目光而我怕自己受不起。在学校的时候可以借书借上课借考试借作业暂且忘记,现在突然空下来了无聊了就免不了又该去想,很多人和我说走一步算一步吧又总是不甘服从命运。所以读普高和重高的孩子们总是羡慕那些读职高技校的孩子自由又有可能在毕业以后迅速地超过他们的资本,那些读职高技校的孩子总是羡慕读普高重高的孩子脸上有光又有一条最短的独木桥,可是谁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总有一天我们一样要去面对人生,总有一天会说我宁可牺牲梦想也要生活。直白的说我们需要钱,因为没有钱就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一日三餐更不用去谈梦想。其实我们都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逃避一直依靠父母因为父母也会老靠山也会倒。

 

 

 

 

 

 

 

 

 

 

 

 

 

 

 

 

 

 

 

 

 

 


 

2012是末日年。我第一次感觉到生活的无望。不是矫情也不是悲观。只是因为现实所迫。

 


 

世界末日都愿一同奔赴的。就一起走吧。

这一句好久不见。给我最亲爱的那些人。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