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念,一场民国的烟雨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25 烟雨一梦

 念,一场民国的烟雨 

    这些日子,读着民国时的散文,如沉香的酒,醇,醉。

                                                      ------- 写在前面

 

   一场雨,从民国下到今天。莫名的。沿着青砖瓦,沿着马头墙,沿着一柄竹骨伞。

    有雨的黄昏,总有些清冷,寂寞,甚至惆怅。那惆怅,似笼在黛色屋顶的烟蔼,润湿,寥廓,迷蒙。那惆怅,似一领河畔屋檐下斜挂的蓑衣,密密地编织着关于往昔的梦,衍生,在广袤的雨的空间里,自由地衍生。

   岁月已晚,恍惚百年。

    河,是窄的。窄得只容一叶乌蓬滑过,只容一篙水痕轻漾。水是绿的,舀一瓢,冷冷然泛着绿意,从河底里孤独滋长的绿意。水,又是清的,凌波照影的清,惊鸿一瞥的清。河岸,是方正的褐色的砌石。石缝里湿滑的青苔,细细软软,像穿黛色旗袍女子的青丝。

    恍惚,自己就是那个女子。正立在民国的斜风细雨里。

    马头墙,高高矗立在河埠头。河上,橘色的灯笼在屋檐下,次第亮起来。回廊九曲,暮色氤氲,檐鸣瑶珮,雨滴黄昏。镂花的木窗,斑驳的朱漆,幽深的庭院。静谧着。窗前是棵玉兰。硕大的玉兰花还没跌落在泥里。“啪”,最不忍听见这份跌落的声音。决绝清远的声响,断然会让人的泪涔涔而浪浪地落下来。檐下挂着一道雨帘,被橘色的灯火映着,霎儿莹白,霎儿彤红。雨落在老水缸里,还没浸透玉兰花的香。

    立领的旗袍,是丝绸的质地,冷而滑。熨贴着清瘦的肩胛,轻盈的腰姿,如窗檐的风,窗前的雨,还有夜里素颜的昙花,惊现绝世芳华,清绝,孤寂。而那些纸上烟岚,笔下风情,总出现在许多邂逅、许多错过之后。唯有,黛青色旗袍里裹着的前世苍凉的等候,妖娆地开在民国初春的烟雨里。仿佛一首袅袅婷婷的诗,一阙平平仄仄的词,一抹错错落落的胭脂,一曲幽幽咽咽的短笛。

    河埠头,总有桃花夭夭,总有垂柳依依,总有青石板上镌刻的陈年旧事。

    河埠头,也总有归来的舟,总有远行的人。那撑着伞立在烟雨里穿旗袍的女子,是等待,还是送别?“留你也匆匆去/送你也匆匆去/然则----送你罢!”这是民国时的诗。诗中的别,果真如此轻易么?轻易得像方玲珑的宣纸,只半点墨痕,足以力透纸背,泪湿长衫 。那么,还是等吧!等在这场民国的烟雨里。等暮色淹没整个庭院,等烟雨笼罩整个河头,等桥下清波凌凌开,等桥上行人缓缓归。等到白发若雪。等到黛青色的旗袍开出一朵妖娆的花来。

    而这花,并没有低到尘埃里去。这着旗袍的女子,也不是张爱玲。桥上缓缓归的行人,更非胡兰成。

   在这场民国的雨里,是这样的一个女子:胭脂妆成薄媚,旗袍轻染芳菲。如梦,如水。

    那么,桥上,缓缓归的人呢?

    也许,烟雨霏霏,倥偬37年,只留一台沙哑的旧唱机,一帧黑白的老照片。罢了。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