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刹那记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8-21 雪小禅

《仁王经》中说: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我翻到这页时,天色微茫,秋风似起,两岸潮平。我端起一杯红茶,着一袭白衣坐于窗前,看到一片叶子凋零飘落,又一个刹那过去了。

还记得初初喜欢京剧,是因为《锁麟囊》中“一刹时”这个唱段。

是无聊而烦躁的午后,打开电视,听到张火丁唱到这一段:一刹时把前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我听得三魂七魄全去了,呆立在电视前,从此迷上程派,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恍然间已过去十几年,却往往记得那个午后,是怎样触动了我,让我突然邂逅另一个自己,是前世的伶人吗?还是那曾经落难又柳暗花明的女子?

所有的光阴不都是刹那么?

——他一生迷恋她,只记得那个刹那,她猛一回头,他看到她在桥上,那样明艳靓丽,从此一生不忘,一生中的三个刹那,是但丁见到贝德丽采的三个刹那,他日夜全思念她,——娇嫩的容颜,雪纺的长裙,在春天的桥上,回头一笑,为这个刹那,他写出《神曲》,其实,还是献给她。

当然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才十七八岁,初春的天气,看到教室外面跑进来一个男生,穿藏蓝色球衣,一头撞到她,然后就笑了。笑了之后问:你也在这里啊?怎么会忘记呢,那个刹那,过了二十年,都没有忘记,二十年之后再见,还念念不忘的说:只记得你那时牙齿那么白,扇贝一样的,对了,那件藏蓝色球衣还在不?——多傻呀,多少年了,还记得这样清,人生山长水远,只觉得此一刹那,最美最墨绿,带着电影一样的诗意和朦胧。

也记得高考落了榜,一个人行走在故乡小城的街上,是黄昏,有微雨,看到太阳在雨里红着,分外的亮,却又分外的凄。看到好友骑着自行车过来,大喊一声,“上车,带你去吃冰淇淋!”两个人坐定电影院门口的冰淇淋店,一口气吃掉五个,嘴全麻掉,一回头看到她,她说,“好受点不?”那个刹那,总是记得。她在光影中的少年样子,如此温暖,如此贴心,于是裂嘴一笑。

还有第一次约会。

翻来去折腾那几件裙子,比了又比,试了又试,人在慌乱的时间总是穿错衣服,到底系错了扣子出去了,他指着笑,你扣子错了。于是脸红了心跳了,摸着头尴尬地解释着什么,对面的人也笑,那样的刹那,什么时候想起都有一份难言的心动。

禅意的刹那总是难以忘记。

一个去看西湖落雪,安静地呆在湖边,真有“洗钵吃菜再吃茶”的清幽,很多个诗意夜晚都只有刹那记得,对面的人,长衫翩然,对面的你,素面红颜,宣纸铺开,听他讲,原来有一种叫宣纸叫“连史纸”,七十二道人工工序,后来绝了迹,落在那纸上的字,才美得惊心,如果那首诗是“琴棋书画诗酒花,槛外心情槛内家”,如果落款再是“银碗里盛雪”的闲章,那红印在泛黄的宣纸上,要多诗意就有多诗意。

会心景致有多少?——也只有那些个刹那吧,一刹那九百生灭,在生生灭灭之中,人生多么快,昨天还是青涩少年,今日就看到发际上一根银线爬着,灰白的,惊了心。第一天还吓得拔掉,到第三十天,拔不过来了,去染头发吧,一定要去染,一定不能白了发,但到底全白了,一头白发飘着,这么快就老了——自己都不信。

犹记小窗深坐试新茶是昨日,怎么转眼又是清明朋友打电话来说,西湖龙井的新茶又下来了,来西湖吧,一边吟新茶一边赏西湖吧?

——我当然知道,那又是一个刹那,这样的刹那,带着尘世的喜悦与苍茫,我错过了多少美丽的刹那呢?我不记得,我只记得那些经历过的刹那,那么美,那么幽,那么刹那。

就象我手里这一杯将凉未凉的茶,那么,饮掉它吧,就如同饮掉,那些美丽的刹那,让它们在我心里安营、驻扎,留待日后岁月,老了时,一一酌饮。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