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流年错】之『忆』飞一样的年华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7-18 寒若烟

我总以为,有些故事就犹如沧海里的浪花,即便盛开时再美丽,也会被时间的洪流冲淡,渐渐不复记忆。于是在一个樱花飘落的午后,我带着那些美丽的故事在时光的长河中张望,等待一场忘却的盛宴。

                                                                                                                                        ——写在前面的话

 

时光不深不浅的走着,走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我懒懒的躲在车厢的一角,带上耳机却依旧听得见周围人群中发出的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声。偶尔一抬头,看到的是或匆忙或疏懒或无谓或悠然的面孔,千姿百态的人生在那一瞬间就清晰明了了起来。有那么一刻我突然就觉得岁月就像这一列火车一样轰轰烈烈的不断前进着,在人生的旅途中留下了一道道或明或暗的轨迹,无论它们在我们的旅程中是多么无所谓的一段,但曾经终究是路过了,即使碾过的痕迹很浅很浅,我们却依旧抹不掉。

 

当我一身轻装的出现在宿舍门口时,安安条件反射似的从床上一跃而起,鞋子都顾不得穿就跑到门口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后呲牙咧嘴的说这地板真是凉的够可以,都赶上冰库了,一转身又窜到床上抱着明晓溪的书再也不看我一眼。我将背包丢到一边,跟其他室友打了声招呼就躺在安安早已帮我铺好的床上,困的不行的我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被子里有股阳光的味道,很温暖。室友说那是安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次次跑上跑下拿出去晒过的,那可是六楼啊。我听后感动的看着安安,半晌她终于肯抬起头瞥了我一眼,然后不满的说你瞅着我头皮发麻知不知道,没事就睡你的觉呗。

 

开学后的日子不知怎么的就变得索然无味,像一杯温吞吞的白开水一样,日复一日的上演着重复不变的画面。不上课的时候开始不停的往图书馆跑,开始看与专业有关无关的各种书籍,直到有一天安安无意间问起,她说小颜,好久都没见你画画了。我怔了一下才想起真的是好久了,从我决定丢掉那些被可儿拿走的画起我就决定从此不再碰画具。我满不在乎的看了看天空,阳光很好,心中有种被撕裂的疼痛却依旧可以笑如春风般的说不想画了决定封笔好好学习。安安犹疑的瞅了我半天想从我脸上找到那么一丝不寻常却终于被我伪装的天衣无缝的笑颜打败,最终无聊的“哦”了一声,半晌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抓住我的胳膊紧张的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不准备参加今年的书画大赛了,我呲牙咧嘴的望着被她抓得生疼生疼的胳膊重重的点下头。看到我肯定的回答,她一脸失望却又决绝的说不行,你必须参加。

 

四月的樱花开得绚烂而又夺目,黄昏的夕阳将樱花林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仿佛雾气缭绕一般。安安若无旁人的在林中轻舞,撇我在樱花树下看片片花瓣在流光中飞舞。安安从小学舞但却从不轻易跳舞,她说她只会在两种情况下跳,一种是她在高兴的时候,一种是在她不高兴的时候。安安把我从图书馆里拉出来,她说,小颜,我现在很不高兴。

 

安安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固执,她不追问我原因,却坚持我参加比赛,她的这种坚持让我突然感到害怕,我总是不由的想起可儿,想起那些被她拿去的画,想起昔日的点点滴滴,想起我那么用心那么努力却又那么快乐的时光。我突然发现,那些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忘掉的东西却在我想方设法要忘掉的同时在我心里留下了更深的印记,任谁也无法把它抹去。记得一次跟可儿看电视剧,她听着剧中对白信誓旦旦的说要忘记过往时嗤之以鼻的说一个人最想忘记的东西往往是他最念念不忘的东西,这样的忘记只会一直提醒他永远不要忘记。我听着她绕口令般的一串话不以为然的笑她,现在我笑自己,原来真的是这样。

 

每次和安安起争执,都会一起去坐一次101,公交车从繁华的市中心一路驶向郊外,沿途的风景在不断的变化,心情也随之不断的变化。安安说,如果人生也能像公交车一样每到一个路口都有特定的方向走,不用费心思的去选择该多好。我常想,我们在选择一件东西的时候必然要放弃另一件东西,等到有一天我们回头看的时候太多太多美好的东西都在我们选择的瞬间离我们渐渐远去。安安说,人生最难做的事是选择,就像你不知道该选择继续画下去还是该选择放弃,对吗。我摇摇头说是忘记。安安没再说话,看了我好久然后问小颜,你想忘掉什么。我笑笑说,安安,不管我想要忘掉什么,那里面永远都不会包括你。

 

透过车窗,当春天的阳光明媚的刺痛我的双眼时,我开始给安安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故事里的四个小孩每天都会乘着101公车奔向他们梦想的地方,那个地方很遥远,但却美得让人向往。他们一路上的欢笑就像停留在春天里的阳光般温暖而灿烂,可为什么突来的一阵冷风就能将一束束明媚的阳光凝结的如同冬天的冰凌一样那么寒冷那么伤。安安很认真的听着,完了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问小颜,你确定这是你想忘掉的么?我以一个无所谓的姿态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脸上始终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却不知该如何面对安安怀疑的目光,窗外的风景在眼前倏忽而过,之后在脑海中便了然无痕。你忘不掉的,别自欺欺人了。在公交到站前安安甩下了这样一句话便向后车门走去。她没有看到那一瞬间僵硬在我嘴角的笑容。

 

莫辰说,在渐渐消失的流年里,有很多事情慢慢的慢慢的我们就会变得不记得了,那些能够让我们记住的,又何必非要忘掉,让仅存的那点回忆也消散不见呢。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杂志中的一幅油画,画中的风景很美,却有着遍寻不到的寂寞与忧伤。我看着看着不知为什么就想起了羽,他的风景画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莫尘说这幅《路过》很忧伤对不对,但一样很美,不是吗?我望望天空,想,也许是吧。

 

我用午后安逸的时光来整理扔在柜子角落里的画,安安坐在阳台上漫不经心的听着歌。当我把一张张散乱的画摞成整齐的一摞时,安安乐颠颠的跑来夺过我手中的画说舍不得丢掉吧,我帮你保管。我瞥了她一眼说安安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把它们丢掉,她特得意的望着我说因为你跟我一样啊,我都做不到的事情凭什么你能做到。说着她笑了,笑容像雨后的新荷一般。那一刻,我突然嫉妒她的简单她的快乐。

 

我又开始在无聊的时候拉上安安去坐101公车,隔着窗户看窗外明媚的阳光;我又开始在午后闲坐在阳台上,捧着一本书等待着夕阳;我又开始在晚上沿着操场的跑道一圈圈的走着,偶尔会望望夜空,任几点星碎散落在眼角。生活似乎重新回到了从前,唯一改变的是画笔一直被我搁置在书桌的一角,而我却依然害怕碰触那些美好。

 

可儿说,如果想,现在一样可以,那段时光它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飞一样的年华》,我不知道可儿用了多长的时间来制作这个电子画册,只是在收到的时候我才知道当初我坚持要扔掉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美好。我望着一张张手绘图中我用心记录下来的快乐,我回想起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我看着可儿一段段的话语,突然就觉得那些故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原来,时间可以冲淡的,只是我们不在乎的。我说可儿谢谢你,那样的年华我真的舍不得丢弃。电话的另一端可儿很开心的笑了,她说小颜我总算没有白忙活。

 

我用了一周的时间画了一幅画,画中的笑容很轻很轻,就像一片雪花一样随时可能被融化,画中的忧伤很淡很淡,就像一片羽毛一样随时都可能被吹散。尘封的记忆轻掠过恬淡的忧伤,在画笔的一端却不失美丽。莫尘说,你看,一些瞬间是可以成为永恒的,就像这画,忧伤却依旧美好。

 

也许,真的没有谁能够留住时光的飞逝,也没有谁能够拒绝岁月的凋零,但是有些故事一旦经过了,记忆便会成为永远,就像那个电子画册和那些美好的时光。

我歪歪斜斜的走过一地泥巴
回头……
看到另一串相伴的脚丫
一起走过的路
在下一秒开出灿烂的山花
那时侯
你说日子好长
蜗牛背着时光在墙角慢慢地爬
那粘乎乎的一条
是我心底白色的伤疤
两个轱辘的青春
绑在单车后的风筝
呼啦……
呼啦……
飞一样的年华……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