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作文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芜自生愁。”黄庭坚《清明》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7-29 清明(黄庭坚)

【原文】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芜自生愁。

  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

  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候。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译文】

  清明时节,桃李含笑盛开,但野田荒坟却是一片凄凉,令人哀愁的景象。春雷惊天动地,惊醒了蛰伏的龙蛇,春天雨水充足,郊外原野上的草木长得很柔嫩。过去有个齐国人在坟墓前乞求祭品充饥,回家却向妻妾炫耀,说富人请他喝酒,与此相反,晋国志士介子推不贪公侯富贵,宁可被火焚死也不下山做官。悠悠千载,贤愚混杂,谁是谁非?最后都是掩埋在长满野草的荒坟中。


【赏析一】

  全诗的意思是说,清明时节,春雷万钧,惊醒万物,宇宙给大地带来了勃勃生机。春雨绵绵,使大地上一片芳草萋萋,桃李盛开。野田荒芜之处,是埋葬着死者的墓地,死去的人们长眠地下,使活着的人心里感到难过。

  诗人由清明的美景想到死者,从死想到了生,想到人生的意义。诗人指出,人生各不相同。古代的某个齐人天天到墓地偷吃别人祭奠亲人的饭菜,吃得油嘴腻脸。回到家里,还要对妻子和小妾撒谎吹嘘,他是在某个当大官的朋友家里吃喝,主人如何盛情招待他。这种人的人生萎琐卑下,毫无人格尊严。而另有一些高士,如春秋战国时代的介子推,他帮助晋文公建国以后,不要高官厚碌,宁可隐居山中。晋文公想让他出来做官,下令放火烧山。但是,介子推其志不可动摇,意抱树焚死在绵山中。黄庭坚由清明的百花盛开想到荒原的逝者,想到人生的价值。他感叹地说,虽然无论智愚高低,最后都是篷蒿一丘,但是人生的意义却大不相同。

清明


【赏析二】

  黄庭坚的《清明》是黄庭坚因得罪权贵蔡京而被贬宜州(今广西宜山)时所作的一首诗。这首诗别具一格,它从清明节的不同景象想到人们的各种活法,想到了人生的不同价值。它写的不仅是景,是情,更是理,是人生之理。

  全诗的意思是说,清明时节,桃李含笑盛开,一片春意盎然;但野田荒坟却是一片凄凉、令人哀愁的景象。春雷万钧,惊醒万物,宇宙给大地带来了勃勃生机。春雨绵绵,使大地上一片芳草萋萋,桃李盛开。过去有个齐国人在坟墓前乞求祭品充饥,回到家里却向妻妾炫耀,说富人请他喝酒。与此相反,晋国志士介子推不贪公侯富贵,宁可被火焚死也不下山做官。悠悠千载,贤愚混杂,谁是谁非?最后都是掩埋在长满野草的荒坟中。

  诗人由清明的美景想到死者,从死想到了生,想到人生的意义。诗人指出,人生各不相同。古代的某个齐人天天到墓地偷吃别人祭奠亲人的饭菜,吃得油嘴腻脸。回到家里,还要对妻子和小妾撒谎吹嘘,他是在某个当大官的朋友家里吃喝,主人如何盛情招待他。这种人的人生萎琐卑下,毫无人格尊严。而另有一些高士,如春秋战国时代的介子推,他帮助晋文公建国以后,不要高官厚碌,宁可隐居山中。晋文公想让他出来做官,下令放火烧山。但是,介子推其志不可动摇,意抱树焚死在绵山中。黄庭坚由清明的百花盛开想到荒原的逝者,想到人生的价值。他感叹地说,虽然无论智愚高低,最后都是蓬蒿一丘,但是人生的意义却大不相同。这是诗人触景生情之作,通篇运用对比手法,抒发了人生无常的慨叹。

  首联以清明节时桃李欢笑与荒冢生愁构成对比,流露出对世事无情的叹息。颔联笔锋一转,展现了自然界万物复苏的景象,正与后面两联的满眼蓬蒿荒丘,构成了强烈的对比。由清明扫墓想到齐人乞食,由寒食禁烟想到介子推焚死,不论贤愚,到头来都是一杯黄土。诗人看到大自然的一片生机,想到的却是人世间不可逃脱的死亡的命运,表达了一种消极虚无的思想,悲凉的情绪缠绕于诗行间。这与诗人一生政治上的坎坷以及他所受的禅宗思想的浓厚影响是分不开的。但作品表现出了诗人虽遭遇挫折而志节不改的高尚人格,体现了诗人高尚的人生追求和价值取向,鞭挞了人生丑恶。结尾虽然说无论贤愚,最终还是化为荒冢一丘,归于虚无。但我们细加推敲,就不难发现,作者在诗中并非是倾吐不平,而是在表明自己不愿卑躬屈膝,奴颜媚骨地换取相应地位与富贵的高洁情怀。看似消极,实则愤激。


【赏析三】

  这是诗人触景生情之作,通篇运用对比手法,抒发了人生无常的慨叹。首联以清明节时桃李欢笑与荒冢生愁构成对比,流露出对世事无情的叹息。二联笔锋一转,展现了自然界万物复苏的景象,正与后面两联的满眼蓬蒿荒丘,构成了强烈的对比。由清明扫墓想到齐人乞食,由寒食禁烟想到介子推焚死,不论贤愚,到头来都是一杯黄土。诗人看到大自然的一片生机,想到的却是人世间不可逃脱的死亡的命运,表达了一种消极虚无的思想,悲凉的情绪缠绕于诗行间。这与诗人一生政治上的坎坷以及他所受的禅宗思想的浓厚影响是分不开的。但作品体现了作者的人生价值取向,鞭挞了人生丑恶,看似消极,实则愤激。

  这不是一首缅怀过往祭奠死者的诗,这是一首借“清明”之题抒写生者人生观的诗。作者对人生的思考起于眼见之景、联想之人,思考得出的结论虽然不够乐观,但就看似不够乐观的感慨背后,流溢着诗人无限的愤懑之情。 首联出句点题——“佳节清明”,似无新意;继而写景,“桃李”春风“野田荒垅”,意象格调迥异,再对举喜“笑”和悲“愁”,意境顿出。突兀的情感,鲜明的对比,读来令人悚然。 “清明”对于“桃李”来说,自是“佳节”,因为向前看有一大番好的前程,即便是眼下,也绽尽春光,引领季节的舞台,缘何不“笑”呢?只是这“笑”越张扬,越能对比出下句的悲凉。 “野田荒垅”似乎更适合于“清明”这个节日本身。累累埋骨,处处荒冢,忠奸贤愚冤怨节烈,统归于黄土,怎会不“生愁”呢?大地无言,只能却披衰败荒芜的外衣,由诗人、世人解读它的哀伤。 由此看来,首联起笔写景,淡定散阔,别有境界;感情平抑内敛,为下文的议论人生蓄势张本。 颔联紧承前文,写清明时节的“雷”“雨”:雷声惊天动地,蛰居的动物苏醒过来;雨量充足,郊田原野草木萌发柔嫩葱茏,一派勃勃生机。这是自然界的物态。它给人以希望,它启迪人思考——生的姿态。 于是就有了颈联的两个典故,两种活法。“人乞祭余骄妾妇”说的是古代那个专靠到坟茔地里乞讨人家祭祀剩下的供品以饱食终日且炫耀于妻妾的人,“士甘焚死不公侯”说的是拒官隐居虽被烧死亦不甘心妥协于社会的正直之士。一样人生,两种境界,不置可否的对比中,暗含着诗人对介之推高蹈品格的肯定与赞扬。 尾联生发疑问:蓬蒿荒丘,遗骨一土,千载万世,谁知谁是贤愚?即便是活在当下,谁又辨贤愚?“知谁是”的反问中,浸透着诗人的满腔愤懑;以景做结的末句里有悟透生死的通达。这种通达,是贬谪失意的心灰意懒,是不满现实的讽刺反击,是坚守人格操守的格格不入。 总之,此《清明》即事感怀,用对比的景引出对比的人生,感悟生死,在看似消极的结论中,满含无限的愤懑之情。 黄庭坚由清明的百花盛开想到荒原的逝者,想到人生的价值。他感叹地说,虽然无论智愚高低,最后都是蓬蒿一丘,但是人生的意义却大不相同。

  这是诗人触景生情之作,通篇运用对比手法,抒发了人生无常的慨叹。首联以清明节时桃李欢笑与荒冢生愁构成对比,流露出对世事无情的叹息。二联笔锋一转,展现了自然界万物复苏的景象,正与后面两联的满眼蓬蒿荒丘,构成了强烈的对比。由清明扫墓想到齐人乞食,由寒食禁烟想到介子推焚死,不论贤愚,到头来都是一抔黄土。诗人看到大自然的一片生机,想到的却是人世间不可逃脱的死亡的命运,表达了一种消极虚无的思想,悲凉的情绪缠绕于诗行间。这与诗人一生政治上的坎坷以及他所受的禅宗思想的浓厚影响是分不开的。但作品体现了作者的人生价值取向,鞭挞了人生丑恶,看似消极,实则愤激。

清明


【赏析四】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涪翁,又号山谷道人。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原籍金华(今属浙江),祖上迁家分宁(今江西修水),遂为分宁人。卒于贬所,私谥文节先生。尤长于诗,与苏轼并称“苏黄”。与张耒、秦观、晁补之并称“苏门四学士”。工书法方面与苏轼、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这《清明》借“清明”之题抒写生者人生观的诗。

  首联写道:“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芜自生愁。” “桃李笑”形容桃花、李花盛开。上句写了清明节时桃李欢笑的春之美景,后一句写了荒冢生愁,诗人在对比正,表现了同一节季节两种环境,两种氛围。其中“佳节”与“生愁”在意义和情绪上形成巨大的反差,即大自然的一片生机美好与人世间不可逃脱的死亡的凄凉形成了对比,更增添了人们的悲凉情绪。

  接着颔联写道:“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蛰”即动物冬眠。诗人抓住了春来时的特点描写了春景。诗人用“雷惊天地”与“雨足郊原”而使“龙蛇蛰”和“草木柔”对照,表现出了春雷唤醒了大地,一切自然之物都刚睡醒,欣欣然,张开了眼,也有在春雨滋润知心之下的小草,也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软软绵绵地铺在大地上的自然景象。其中,“蛰”和“柔”动态地表现出春归大地万物复苏,以及被冬久久封闭的山川已经染绿的春的特点。可以说,这两句共同展现了自然界万物复苏的景象,为后面抒情达意作了很好的铺垫。

  颈联写道:“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候。”其中,“人乞祭余骄妾妇”语出《孟子》中的一则典故。这则典故是说,有一个齐人在坟墓前乞求祭品充饥,回家后,在其妻妾面前夸耀自己,说,有富人请他喝酒。“士甘焚死不公侯” 讲得是在春秋时,志士介子推(春秋时晋人)不贪公侯富贵,功成后拒绝做官,隐居锦山而被烧死的故事。这里的“士”就是指介之推。这里,诗人连用两个典故,前后对比,表现了一样人生,两种境界。我们可以从对比中,感受到诗人对介之推高蹈品格的肯定与赞扬,更主要是诗人通过不同境界的人无论怎样人生,不论贤与愚,到头来都是一杯黄土而已的思想。总之,这就是人的归宿,都是人不可回避的结局,不会有等级和贤与愚之分,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公平。

  所以,诗人在尾联中写道:“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是”即对,正确。“蓬蒿”是“茼蒿”的俗称,这里指杂草。在结尾中,诗人生发疑问——蓬蒿荒丘,遗骨一丘,经过千载万世,又有谁知其中谁是贤,谁是愚?其中,“知谁是”的反问中,不但强调了诗人贤愚千载共一丘的思想,也浸透着诗人对那些贤愚不分的满腔愤懑。其中的“共”字,就很好地表现了诗人的情感和思想。同时,诗人以景做结,不但照应了“野田荒芜自生愁”之意,也更加表现了诗人对生死的感悟,更加表现了诗人因贬谪失意而心灰意懒的情绪。

  在艺术上,首先,对比手法的运用。诗人通篇运用对比手法,抒发了人生无常的慨叹。比如,首联以清明节时桃李欢笑与荒冢生愁构成对比,流露出对世事无情的叹息。又比如,颔联先展现了自然界万物复苏的景象,正与后面两联的满眼蓬蒿荒丘,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其次,典故手法的运用。典故在诗歌中是有助于增强其内涵,也有助于提高其表情达意的含蓄性,是诗歌更具审美效果。


【赏析五】

  首联以清明节时桃李欢笑与荒冢生愁构成对比,流露出对世事无情的叹息。二联笔锋一转,展现了自然界万物复苏的景象,正与后面两联的满眼蓬蒿荒丘,构成了强烈的对比。由清明扫墓想到齐人乞食,由寒食禁烟想到介子推焚死,不论贤愚,到头来都是一杯黄土。

  诗人看到大自然的一片生机,想到的却是人世间不可逃脱的死亡的命运,表达了一种消极虚无的思想,悲凉的情绪缠绕于诗行间。这与诗人一生政治上的坎坷以及他所受的禅宗思想的浓厚影响是分不开的。但作品体现了作者的人生价值取向,鞭挞了人生丑恶,看似消极,实则愤激。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
对诗词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