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闲逸 >

端午话吃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9-06 喜洲狼

 中国医学科学院报称:“国内罕见病病种达六千种,患病人数一千二百多万!这些罕见疾病治疗费用极高昂,许多患者承受不起,死亡率高达60%!

    汉末著名医学家张仲景老前辈曾有言:“庖厨兴而疴瘵起!”“疴瘵”,就是怪病——“烹调术发达了,怪病就多啦!”《黄帝内经》慨叹说:“古人每度百龄乃去”,就是因为古人师法自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五谷杂食简单素朴,所以没病。就是有点感冒受凉的,一个单方就好。

   其实细究,更重要的,是古人们没那么些事儿,日子简单平静,和自然融合到极致。哪儿像如今之人事儿逼篓子一样,鸡毛蒜皮全被显微镜放大得失了原形,就活像那些韩剧、台湾肥皂剧乃至墨西哥印度的破电视剧,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长得要命臭得出奇,一点点破事就死掐活掐没完没了,精神世界狭小枯竭,人人自私自利穷于算计,好好人都弄成了精神病,生理疾患自是“油然而生”。再者说,人关于吃之一字,那是愈发的变本加厉了,就跟叫花子吃了三天饱饭就要假装贵族一样,人五人六都不晓得自己贵姓了!那个吃法,简直就是整整一国的超级暴发户,海陆空给糟蹋了个遍!过去说“吃在广州”,如今哪里又是一个区区广州了?世界人都说:“吃在中国”!慕名而来后才发现,哪里是“吃在中国”?简直就是——中国在吃!

    十几亿兜里揣了银票的黄脸汉子黄脸婆子鼓起腮帮子猛嚼!您放眼瞅瞅,只要是目力所及,俺们的黄种同胞们有几位不是饿死鬼投胎转世的阎罗?有几个不是吃完上顿琢磨着下顿的没出息玩意儿?嘿嘿,就更别提那帮子从头到脚填满了民脂民膏的“人民公仆”啦!我不幸认得几个此辈中人,侪辈常常矫情地抱怨的一个话题:总有人请客、总是饭局不断、总是有喝不完的酒、咽不尽的鱼翅燕窝龙虾鲍鱼!背上的痈疽总是不愈、痔疮总是在发作、下面老二也总是不大听使唤、总也讨不了二奶们的好!

    医学科学院提出的只是一个现象,您琢磨,如此一国吃货在那儿撅着大逼嘴没日没夜地猛嘬,阎王老子在地底下瞅的分明——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都得了鸡瘟了还是咋地?怎都一个个伸着鸡脖子,上赶着往绞索里钻哪!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