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感 >

深刻的记忆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28 佚名

  500多“桃李”中,有全县作文现场比赛第一名的;有小学升初中时,500多名考生中,名列第一,获得15000元奖学金的;有已经在“三花”当了总经理助理的,有跟我一样,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的……

  最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一个叫黄永凯的孩子

  他,宁波人,平时住校,双休日寄养在舅舅家。9月份,他是个很正常的孩子。尽管有时也因为想家情绪低落,可哄一哄劝一劝也就红着眼睛去玩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可自从国庆节回了一次宁波以后,就走火入魔了。

  他自作主张坐校车回家,让我好一顿找;他每天早晨走下校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学校门口逃,我每天早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传达室领他;他晚上不肯住校,我一箩筐一箩筐地讲道理,他被说服了,可还没等他妈妈走到楼下,他就一声“妈妈”,好似生离死别,冲到了楼下。我再一箩筐一箩筐地讲道理,他再次被说服,然后上楼。然后又生离死别般一声“妈妈”冲到楼下。如此反复三次。可怜我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精疲力竭爬上五楼的家,脱下高跟鞋,一头扑倒在床上。不洗澡,不说话,就那么“呼呼”睡去。

  到后来,他会打电话告诉妈妈:“老师不让我吃饭。”其实,刚刚我还用自己的饭卡给他买了菜,陪着他吃完;排队分饭时,同学不小心踩了他的脚,他伸手就在人家脸上留下5道手指印;他跑出去捡来一口袋石头扔保安,还企图打破一年级教室的窗玻璃;他踢破校门口的遥控门;他大骂:“校长?什么东西?狗!”上课的时候,他弯腰捡一下橡皮,我就惊跳起来:黄永凯呢?他在卫生间时间稍长,我就让学生去看看:黄永凯还在不在?

  那一天中午放学,他没来吃饭。听说是又跟英语老师“犟”上了。我走进教室,还没开始说话呢。他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叫一声:“徐**!”我吓了一大跳,本能地连眨几下眼睛:“你想干什么?”“我,我,我想和你吵——架!”他环顾左右,一巴掌把他身后的饮水机翻倒。水,“哗啦哗啦”流出来,教室里一片惊叫……

  这个孩子,再也不是什么天使,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他只有一个信念:让学校开除,他可以回宁波!我从没见过这么狂野,这么执着,这么不计后果的孩子。盯着他那张阴霾的脸,会惊秫地想起四个字:亡命之徒!

  每天每天,我都担心,他什么时候逃出校外了,我会找不到他,家长会向我要人;每天每天,我都担心,他会伤了一不小心惹了他的孩子。他成了一颗不知什么时候爆炸的炸弹。

  忙碌的工作之余,我为他额外地劳累着,担心着,焦虑着……一次又一次找他谈心,一次又一次和家长联系,一次又一次往校长室跑,诉说,陈述,建议……也把他带到校长室去教育,去保证,可是,无济于事。

  那时候,“黄永凯”三个字,在学校里“如雷贯耳”。校长,教导,保安,护车老师,生活老师,谁不知道他的大名?在这样的煎熬中过了两个月。有一天我穿上5月份买的才洗过一次的新裤子,忽然发现:那裤子穿在身上,简直“晃荡晃荡”了。愤愤然跑去说:“怎么你的裤子一洗就变得那么大?”“店家说:”不可能!是你瘦了吧?“哦,哦,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为伊消得人憔悴“啊!一时,万种心绪涌上心头。黄永凯,你是两个月来我心里一直的痛啊!

  12月份,家长会后,有一张反馈表。赫然发现黄永凯的家长在建议栏里写着:老师对学生要耐心教育。

  我,两个月来,天天天天跟他谈心,我牵着他的手去食堂,买菜陪着他吃饭,我几乎每天都和他在宁波的妈妈或者在新昌的舅舅联系,汇报他的情况,我暗地里让孩子们让着他,要和他一起玩,课堂上我特意多让他发言,我表扬他作文写得好,我天天天天放下手头的工作去领他,找他,看着他,哄着他……我自以为,我做得够多,够苦,够好的啦!可是,他妈妈却说:”要耐心教育。“

  两个月来的劳累,担心,懊恼,一下子化成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忍了又忍,忍了又忍。都40岁的人了,真不想在同事们面前流泪。可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趴在桌子上,任泪水”汩汩“,久久,久久,抬不起头来……

  黄永凯,最后被学校劝退,他终于如愿以偿!临走的时候,他和他妈妈来向我告别,还拿着一大包他舅舅的结婚喜糖。说:”很喜欢这个班级,喜欢这个学校。“我微笑着说:”等你长大一点,离得开妈妈了,再来,好吗?“

  孩子,我不会责怪你,因为,你毕竟是个孩子!家长,我也不会来责问你。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在家长面前编造了多少老师的”罪状“。我只是懂得了:作为老师,做自己该做的事,问心无愧就是。家长怎样看不必太计较。你永远不可能让每个家长都满意。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