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感 >

大摩、紙的時代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7-16 佚名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白夜行》的话浮现在脑际。
 
  第二次到海沧,同样的地标,自然是纸的时代。上次孤身来,一路啃面包般翻读《白夜行》,一途音乐环绕,远离岛内的拥堵,心情舒畅。再次来,这一程岛外风光,有人同享,一小时的车程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从来对书店没有太多追求,去书店在如今是很小资、文艺的休闲事。我置有半柜书,但很少踏足坊市书店,纸的时代却已去了两次。在一般城市的规划中,有市内、城郊,厦门则分岛内、岛外,海沧属岛外。搭公车前往,途经的站点显得多了些。沙丁鱼般挤了十几站,终点站在阿罗海前的海沧国税。天气懊热,不好停歇,匆匆走到大摩,用过午餐,便直奔书店去了。
 
  像这样认真审视一个书店,在看过《我读》之后。记不得是第一部还是第二部,有一辑讲各色嗜书书蠹,故事中的实体书店不仅仅是售书的窗口,更是融入书蠹生活的符号,一直以来都没想过实体书店可以有这样的文化分量。后来倾倒于赫拉巴尔笔下的汉嘉,对实体书店又添了几分好感。
 
  关于纸的时代,有一首极长的诗。现代诗我不太喜欢,总没有格调韵脚的观感,这首长诗却记得几句。“人生本是一场旅程,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只是脚步放慢些,好让灵魂跟得上,”朋友摘录过的这句话,放在书店,适合。
 
  甫一入内,见新增两个书柜,高处搁置着的是几部线状古书,《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一类。向里,有微型画展厅。厦门两家有名的书店都有书画的气息,不在书店有善作扇画的皇小小,这里油画的作者我却没来得及看清,一箭之外是放置着各色纸品的隔间,对侧无规则放置了好些书桌、椅座。右转便是书店主区了,靠墙的书柜极高,约莫九米,三十米纵深的空间里书架滿布,座椅散落其间。择了左侧临窗的位置坐下,这样的建筑里,高窗落地,阿罗海广场四周景色一览无遗了。
 
  置身于内,大有挑花眼的窘迫感。书籍太多,纵令是分类放置,依旧有些看不过来。两次去,都不曾在店里认真的看上一会儿书。所幸,此行目的只在散心、找书,也就由得自己四处挑翻那些静待读者的书册了。那边极高的书柜,配了书梯,却依然够不着更高处的几本,只好作罢。随手拿了庚辰本红楼,回座上歇息了。
 
  岛外毕竟太远,交通不便。远途奔波而来,不到五点,就变得乏累不堪,直想返程。这里称作阿罗海,书店边上的这泓水不知是河是海。尽管这名字被朋友大占我便宜,还是决定去水边看看,临窗看到的风景很美,所以更希望能在近处看看。
 
  不到岸边,有一艘木船。细看,上面写着诺亚方舟,是纸的时代外置的分立店,玻璃窗内的世界,满是书籍,显然这是一个更为小资的读书点了。这名字取得别致,略想也合了书店开业的宗旨,对着那首诗更是贴合无缝。在这样的书店,实体书店的消费,是救亡思想的一种方式。我们没有更开放的三角地,只好在这样的实体书店里细嗅忙碌之外的一丛蔷薇。
 
  暮色渐深,不好再留恋斯时斯地的晚风清凉,几站路后,分道回往各自住处。纸的时代好像已经离得太远,费尽精力才能匆忙的吮吸几口书香。这时代真好,有太多便捷可走,生活无处不是这种便捷带来的亮光;这时代又太坏,我们变得更匆忙,连半点时间都挤不出,纸质书籍已经大张旗鼓的失落在街衢巷陌,纸质书籍只剩半点微光,于是心中越见暗淡,如黑夜行走。这样看,岂不是很像锦衣夜行?
 
  希望纸的时代一类书店,能变成文化界新的三角地。即便心潮渐于黯淡,借这新三角地半点微光,也能把黑夜当做白天来走下去了……即便,我们都生活在暗沟里,但总有人仰望星空,愿作这仰望星空人群里的一个,做自己,不随波逐流,但随遇而安。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