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18 佚名
  夏已过半,我居住的这个北方小城开始启动“暖房子工程”。从小城的西部开始,一栋栋旧楼一两天的功夫就被穿上了高密度的泡沫外衣,而后,被粘牢、灌浆、涂色、贴纸。墙纸是嫣红色的,很暖,很时尚。每栋被装饰完的小楼都是簇新的,像一个个美丽的待嫁新娘。
 
  我的城市,便渐渐青春了起来。
 
  青春起来的城市,白天是喧闹的。搅拌机“轰隆轰隆”的声音总是从或远或近的地方不间断地传来,只有在夜里,才会陡然静谧了许多。
 
  而家里,尚还不能安静。还是在上一个周末,带小女儿去不远处的集市,她蹲在卖蝈蝈的商贩面前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只好依了她,买了一只回来。
 
  蝈蝈住在草编的笼子里,白天昏昏欲睡,懒洋洋的。夜里七八点钟,方是养足了精神之后的激情四溢。一声声地,每一个音符都灌在我的耳朵里,停在我的心尖尖上,针刺样的痒疼。女儿却是极欢喜的,每天放学回来,都会从外面带些嫩的花苞回来,喂养她的宠物。
 
  有时带回来的是一支深粉色的豆角花,花瓣儿在蔓上扭转着,亦是千娇百媚,婉转风流;有时是一朵灿黄的野葵花,似是缩小了几倍的向日葵。我记得这花原是生在小区墙角处的,也不知是谁撒下的种子,自七月之后,就一朵顶一朵地开着,在风里摇曳,在雨里昂首。
 
  最恼的是那一个黄昏,女儿不知在哪里寻了几朵南瓜花回来。追着去问,她细软的头发上沾着的草屑已悄悄给了我答案。这个丫头,又偷偷钻进了后楼人家开辟的菜园……为了她的虫,心甘情愿地成了一个野孩子
 
  女儿喂饱了蝈蝈,去了她的房间。
 
  蝈蝈尚还挂在客厅的窗口,这个小生灵,仍是紧一声,慢一声地叫着,拉扯着我的思绪,忽而向左,忽而向右,那声音,又倏忽间,“嘶嘶”、“啾啾”地嚷着穿透夜的帷幕,滑向莫名地黑暗的深处去了。
 
  夜深了,以为自己还会睡不着,还会习惯与另一个自己厮杀,直至两败俱伤,才肯作罢地睡去。却不曾想,今夜,有一丝甜甜的味道从鼻翼里钻进来,穿过喉咙,直沁入心脾。这香味,在穿越的过程中迅疾地生长出了无数只小手,把所有准备四散奔逃的思维一个个抓回来,捆牢,禁闭。而,灵魂不逃逸,心的世界便安稳了吧!
 
  果然是这样啊!清晨,从阳光中醒来,竟觉神清气爽。女儿已穿戴整齐地坐在客厅里读她的《三字经》,小小的眉微微地蹙着,很专心的样子。整理被褥的时候,我突然就看到了床头的南瓜花,一朵朵,在那里兀自怒放着。
 
  回头,看向女儿,发现她也正在看我。我笑了,她也调皮地笑了。
 
  大手扣小手,牵着女儿去学校
 
  城市依然喧嚣,路人依旧步履匆忙。一切都很陌生,一切又是那么地熟悉。路边的花园里,有的花开着,有的花落了,每一朵花的小心思,都在枝头轻轻地颤动着,不许轻弹,不可说破。
 
  我知道,这世间,必有一些人,以最单纯最干净的态度,以植物的姿态,骄傲地寂寞着、生存着,所有的在生活中沉淀下来的小欢喜、小情绪,在光阴里,都可以留存永远。每一分,每一刹那,她们都在将不可高攀的寂寞,枝枝蔓蔓地缠绕在人生环环相扣的锁链之上,让路过的人,让懂得的人知道,她们活着,是因为她们,心存感激。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