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7-12 佚名
  接连做了三个梦。逻辑性很差,不明目的的。
 
  【第一段,和外婆吃饭,外公也在。】
 
  二老膝下的子孙围绕在旁边,桌上很大一锅饭,却总是轮不到我来吃。
 
  我闻到很香的菜,和汤,看到他们冒着热气,一家人其乐融融。
 
  外婆招呼我过去吃,但是我记得母亲说过,要等长辈先吃,我们才能动筷子。于是虽然很饿,我还是等着。
 
  但终于,还是总没能吃上一口饭。
 
  这段,让我想起前几年,为了逃避长辈追问成绩的压力,过年不敢去外婆家聚餐,他们开心的,我没那么开心。
 
  【第二段,在二姨家吃饭,聊天,帮一个亲戚逃脱被冤枉。】
 
  二姨他们家竟然搬到一艘船上,朱漆的两层船,类似糊纸的复古窗。没有开灯,略昏暗,不知道为什么会去到她家吃饭,席间,大姐又开始很多话。我一样是默默,不久一个外公那头的亲戚来求二姨夫帮忙,说自家的孩子被冤枉,要判很重的刑罚。经过商量,我们觉得他应该换个身份继续活下去,而不是去坐监,甚至死刑。
 
  梦里总是没有缘由的,我们决定让他的新身份光鲜体面,做个金矿老板,啧啧,然后我们走了不长的路,寻到一处金量丰富的河谷。裸露的岩石表面,都能看到大片大片混杂着金银的矿石……但是,河水很脏,充斥很重的怨气,我抓住一只虾,结果它夹住了我,然后挣脱一只螯爪,逃走。随即,我还看到一个史前爬虫,很重的甲壳,我知道它们体内流动的是蓝色的血液,却不记得了它们的姓名。
 
  往下游走,竟然发现沿河是有人居住的,很多门户就在旱季的河床边上。当地人,告诉我们,几年前一次很大的地质变化,让这个部族的很多建筑和活人被吞到地下,我转头,仿佛看到旧址上曾经宏伟的木质建筑,而那幻影,同样弥漫重重的怨气。这里的看去并不繁华现代化,好像没有因为地质变化带来的金矿而变得富裕。又或者,他们根本认为那些是灾祸的根源。贪欲和天谴。
 
  【第三段,烹调活人,不死,享受,年轮。】
 
  故事的开始,我就是一个观众,人群围观的男子是一个厨师,那是看起来就很高级很有威望的厨师,从围观者对他的关注度和人数看,他技艺应该非常高超,并且有着超乎常人的地方。身畔,一个女子躺在很大的盘子里,看上去很虚弱,似乎已近弥留,却双眸看着那男子,蓄满温存。
 
  我不明就里的往下看,女子被放到一只巨大的锅里,锅里似乎是沸水。“烫”完一遍之后,捞回盘子,女子似乎死了,没有动,身形变小了些许。男子,于是掬起一捧奇怪的淡紫色花瓣,洒在她身上,随即转身去锅里调制一种汤汁,而那女子竟然慢慢苏醒过来,似乎不再虚弱,眼里的灵魂也好像焕然一新,继续注视着她深爱的这个男人,那是信任,是深沉的爱的信任。男人,把调好的汤汁浇在女子身上,女子像沐浴圣水,身上发出剔透隐约的光彩,在场的人都赞叹不已。
 
  这时候,男子手提一把刀,开始说话:如果我对着她的身体切下去,你们会看到一圈圈的年轮。
 
  大家都惊骇,又好奇,叹惋他好不容易留住要离开人间的爱人,却要挥刀相向,而同时又罪恶的想知道厨师的话是不是真的。
 
  厨师挥刀,落下,剁下了自己的一支手指,伤口出现一圈圈近似年轮的痕迹,流出的竟然不是血液,而是清如水的稠稠液体。
 
  “就像这样……”男子举起手,向大家展示。
 
  我于是明白,他们通过那样的“烹调”身体已然是植物的了。而那被剁的手指不久后也会重新长好,即使这样,他也只是对自己下手,不愿意伤害爱的人。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