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有关寒冬的记忆

小故事网 时间:2013-01-06 水瓶魔女
从上周开始,我已经穿上三条裤子了。每天包得跟个粽子似的,行动僵硬迟缓,意志低迷消沉,什么也不想做。
  每到这样的时候,我就痛恨冬天希望它快点快点过去。
  而这,还是在相对温暖的广州。我都想不出小时候,在寒冷的粤北山区,那些个漫长的冬天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时候,因为穿的衣服太多太厚,就是摔跤也不会疼的;扎辫子,手都弯不到后脑勺;更别说想挠后背上的痒痒了,只能像牛一样,在墙上蹭啊蹭的,要不就让妈妈伸手进去挠,而记忆中,妈妈的手永远是冰凉冰凉的,冻彻心扉。
  
  那时候,我们三姐妹,加上妈妈,每年冬天必长冻疮,手通常肿得跟馒头似的。有时候,妈妈会用萝卜煮了水,四个人围着木盆“烫”冻疮——据说这样就能缓解,可就我们几个来说,真没觉得有什么效果。
  
  那时候,上学时,几乎人人都会自带一个火箱。回想起来,那时的父母真的很辛苦,每天要比我们更早的起来做全家人的早餐,并准备好我们三姐妹的火箱。牛魔王说他们家从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因为他们起床后就被要求扫地,拖地,收拾房间,没有时间煮和吃早餐,而外面也不像现在这样随处能买到早餐。我第一次听的时候,真的很纳闷,在婆婆看来,保持家里的干净整洁居然比让孩子吃早餐更重要。
  
  童年里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幕,就是每天清早提着火箱飞奔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刚烧好的木炭因为奔跑而来的风而烧得噼啪作响,有时甚至把手也烫到不能就手了。
  课间时,同学之间交换炭火成了一项重要课外活动:我的火快灭了,快给块着的炭救火;我的炭快没了,给支援两块…….
  到了第四节课,多数人的炭火都没了,一个个冻得手脚发麻。便有人趁老师不注意,偷偷跺跺脚,如果刚巧碰上自习课什么的,一个人跺起来,瞬间便会引起一大片声势浩大的集体反应,直到有老师出来制止才肯罢。
  
  童年里对寒冷最深刻的一次记忆,是在小学五年级时,某个周六的中午,我坐在仅用塑料布裹窗,四处透风的教室里,做着数学老师罚做的习题。我不知道当时的气温是多少度,但一定不会超过5度,外面下着雨夹雪,炭火早就熄了,手冻得几乎无法写字,因此做题速度异常的慢。我差不多是最后一个做完离开教室的。时隔那么多年,我还能记得当时寒冷中近乎绝望的心情。
  
  现在,即便在农村,烧炭的火盆也似乎快绝迹了,替而代之的是方便快捷的电取暖器。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是否还用火箱呢?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