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一封写在清明的信

小故事网 时间:2012-12-18 夏虾夏  

 

L,你知道外婆为何怕看《激情燃烧的岁月》吗,你清楚你母亲为何看过此剧会抽泣吗,他,太像石光荣了,甚至家庭构况亦与他极像极像;类似的年龄悬殊、类似的喋喋争怄、类似的子女境遇……但他终没能熬过那个初冬,没能够如石光荣那样,躺在医院病榻上等到石林打外面回来,将父子间的冷战泯于一笑。只是他历来坚定的,从未将遗憾说出口,哪怕一声沉沉地叹息。

 

今年是他离开第十个年头,在这期间你发觉舅姨们逐渐减少了联络,家中的大小摩擦更时有发生,为此你的母亲叨咕过“若他在,绝对不会这样,绝对不会……”而人逝茶凉的道理却是真真实实的,至今你所能回想起的桌子、椅子、扇子,都应该如烟云过眼了吧;知道你爱哭,或许,你的泪应该已禁不住在眼窝里旋转了吧。

 

还记得那次“烧铺”吗,大火染红了每个人的脸,家人们皆哭作一团,嘴中喊着听不清却能意会的声音,令数十位街坊四邻都为之动容;还记得四月时节的雨后吗,那块已不新的墓碑前总有着新的烧纸残痕,一旁的鲜花静静躺在石板上,已枯萎了枝朵,经无数个烈阳和风雨后,一揉就碎;还记得你的外婆总为残疾的舅舅未来没有着落而唉声叹气吗,她哭来哭去,以至于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光明。书上不是也曾说过:十年仅是弹指一挥间,你是灵活的,肯定记得所有,当然又岂能淡忘他那一怒一笑间,双目总炯炯的呢?

 

曾在影视作品里你不止一次瞧见过分家的场面吧,原以为那无非是经过艺术加工的,不可全信的纯粹的情节罢了,更也未曾担忧过它将会在家里面上演,但是你估错了,他的离去让家人们开始由暗斗转为明争了。矛盾日益明朗后,你也见识到了,生活其实就是这样现实的。那次闹得最凶的时候你不在场,是他离开大约两三年以后了;还好舅姨们多少懂得“孝顺”,没在医院里大吵大闹已经算是手(口)下留情。和影视作品比较,尽管没有那种地覆天翻的夺、撕、摔、砸,但也是各自巧妙地霸占了各自所能霸占的,舅姨们客气地扔下没什么大用的零碎让你的母亲去打理,而你的母亲总归也会愤愤然一下,实在烦躁了就抱怨“他平素最讨厌这样的自私自利……若他在……”;你的母亲说的一点不假,“他”若在,又岂会闹出一些这样那样的笑话来呢?不由地想对你说,令人万分思念的那个耿直的、直率的、说一不二的他,如今可好呢?你一定是格外想他吧!

 

可他终究是撒手走了,十年,就这样轻轻又匆匆地流逝,不会再来的。你的母亲近来也是老了许多,被岁月悄悄染白头发的她,终日只能是与猫狗为伴,在院子里坐长了,猛地站起来她竟会直不久腰来。眼下是清明了 —— 一个追思怀古的日子,在他离开了十年之间,你的母亲的确老得太快太快。知道你善良,你一定不忍心她过于操劳,可又一定不忍心让你的外婆与残疾的舅舅没了主心骨,你的心虽然踌躇,但也是无法权衡的对吧!

 

原本你的母亲约好与大伙同去扫墓的,可天公偏不作美,屡屡不愿意放晴,直把她急的频频地跺脚。历来就口快心直的人,又哪能收得住嘴呢?不时走进走出房间,她还喃喃嘟囔“怎么还不晴天、怎么天还不晴……”你不完全了解她,没有吭声只木木地看着她,她当然以为你厌烦了,所以会很“识趣”走开,放下窗帘继续去折叠她要赠送的“金元宝”算作她的当前的工作;她说她要准备很多很多,十年确实不是个普通日子。你不懂,还傻傻地自问,是否每个母亲(女儿)就会这样,本不迷信,却依然乐意“造”楼宇亭台,希望能够“烧”给远在另一个地方的亲人(长辈)?显然,你不懂她和她们的心思。

 

总之,你还是该尽量多的放下手中的活计,好好地陪伴她,让她默默地去思念,尤其是在这个追思怀古的日子里,直到她脸庞露出宽慰的笑容,才行!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