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情感 >

纠缠不清的爱恋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13 佚名

  杨澜说:所有女人与衣服的关系是彼此爱恋又彼此折磨。

  满柜子的衣服却不知该穿哪件,有些穿几次之后就再也不喜欢,有些喜欢的却又往往找不着合适的场合穿…… 女人大概就这样与服装纠缠不清。

  我也不例外!

  一向在穿着上算是比较保守,也比较适合庄重、大众化的打扮,却特别喜欢那些带“女人味”的东西。遇上心仪的总是渴望拥有,且往往不考虑实用价值,只相信看到第一眼时的怦然心动。无法得到时心痒难耐,真拥有了却未必在意——这一点大概与众多男人对女人是一样的心理。

  下午在家休息,闲着没事整理衣橱。看到里面还有几件衣服是还没有穿过的,当时买它时只因纯粹的喜欢,只为拥有的满足。还有几件是曾经非常喜欢过的,虽然款式已过时,不可能再穿它,却也舍不得扔的。

  其中一条宝石蓝的真丝长裙,是因为曾经看过的一张特别喜欢的图片:穿蓝色晚礼服的优雅女子,手持一高脚杯,露着光洁的背,脸上挂着清冷的笑。然后,多年前,在厦门鼓浪屿,我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被那种高贵的蓝、柔软的质地给征服了,在当时它对于我算是奢侈品,相当于我两个月的工资,可从买下后只一直挂衣柜中,它并不适合寻常日子。

  幽幽的古巷,一个静寂的女子,穿一身素雅的旗袍,撑一把油布伞款款而行……戴望舒的《雨巷》造就了多少女子内心的旗袍情结。再没有一种服装比旗袍更能体现女性线条的柔美:纤细的腰身,妙曼的身姿,轻轻扭动的臀,女人味就那样荡漾开来,让人莫名地喜欢。虽说在日常生活中没有场合适合穿,却不能阻止自己让衣橱中也拥有这样一件。

  喜欢一步裙,是因为小时看过的电影中,军统女特务总是穿着它,走路扭呀扭的,臀部摆动,演绎出万种风情。多少年过去,风尚变幻、时光流转,对一步裙却钟情不变。与它相伴的是高跟鞋笃笃的鞋音、优雅的快步,张扬着现代女性的独立个性和高贵典雅的魅力。

  那件紫色的小外披两件套裙子,非常夸张的下摆,是与朋友逛街,我说像是旧上海的歌女穿的,带玩笑地试穿后,朋友一直说好看,硬要买下送的生日礼物,已经放到变色了,却只穿着照过一次相……

  从来觉得女人的衣柜里不可或缺的是围巾,不仅仅是为了保暖,在搭配上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几十条各式各样的围巾,有些是我逛街时“打捞”到的,有些是家人朋友去各处出差旅游时给我带来的,有些是与朋友同时看上用“剪刀、石头、布”定夺的,有些甚至是因为喜欢从姐姐那抢来的……有些已经不会再围了,有些花色、样式已过时,却不舍得扔了,只为回想起的那份温馨

  女人对衣饰的爱多是与生俱来的,有时也因为它的后面还会有一些故事和相关的记忆,多年之后,我们仍然可能记得它来自何处。与我们爱过的人,我们可能不会记得我们初次约会时说过的话,但一定会记得那天穿的是哪件衣服。即便是对一般的朋友,我们也常常会在想起他(她)时记起初次见面时的穿着。

  我对服装的喜爱也算是受家人的影响,我母亲是个特别讲究的人,总是将自己整理得清清楚楚,即便是在生病中也绝见不到半点邋遢,且她还特别心灵手巧,她没有正式学过裁缝,甚至不懂如何量体,就只是将人家的旧衣服拿来做样子,看人家穿身上效果掂量裁剪的尺寸,她能够看过一眼人家衣服的款式就做出,也能够做得特别精细又合身。因而,当时总见周围的人不时拿来布料央她帮忙,她一向人缘极好,可白天要上班,于是在小时的记忆中,总是睡了一觉仍听到缝纫机的声音。

  也因为她的手巧,我与姐姐从小的穿着在周围人中算是比较好的,因而也影响了我们的一生。我姐姐年轻时可真是个美人,在这点上与我一点都不像,传说中,女娲在用泥土造人的时候,先是慢慢地一个个捏,出来的人都特别精致,后来累了就拿根鞭子随意地抽,能出什么样算什么样,我想,我父母也是如此偷懒。如果说我姐是精雕细刻的,而我就是那粗制滥造的,但爱“臭美”的特点却完成相同。而且因为我姐比我大了九岁,从我懂事开始,她就在我身上灌输她的那套理念,并从她拿第一份工资开始就接管了我后面多年的穿着。

  可也因为那时总觉得是被她强加了意愿,以至于我对早日工作的期待变成了是可以为所欲为地买自己喜欢的衣服。于是,从拿工资开始,我把可以用的时间几乎用来逛街,每个月的工资往往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那时最喜欢看的是《上海服饰》,最崇拜的人是夏奈尔,最遗憾的是喜欢的款式在市面上买不到,而剪布料让裁缝按要求做出的又大相径庭。

  因而,在没有人能够理解的情况下,我曾经利用业余时间学过近一年的裁缝。师傅当时的名声挺响,帮服装厂打的“样板”常常是做出口的,可我这徒弟太笨,连半桶水的水平都达不到,当然,现在是差不多全还了。

  最初开服装店是真因为喜欢,先是按照自己的风格经营特色的,后发觉特色的太挑身材、气质,改走大众化路线。做服装的多是这样,都是店里到什么就穿什么,穿什么就卖什么,有时一天换几套,从最初的兴奋,到慢慢麻木,再到厌倦……只要穿什么可以多卖出就穿什么,我终于让自己的穿衣再没了自我的风格,也终于对服装不再拥有那份狂热……

  却也偶尔会因为想参加一个什么场合,为不知穿什么更合适在镜子前发愣……

  突然就特别怀念曾经的自己,因为看中的衣服没有买回来晚上睡不好,连做梦都担心会被别人买走的那份痴迷……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