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情感 >

写在父亲节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11 佚名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着太多的节日,这不,又是父亲节了。

  想必大部分人,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表达心中对父亲的敬爱与感谢,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我的心漠然了,麻木了。

  记忆中的父亲,没有伟岸、高大、威严的形象,没有能让我感到安全的可以歇息的肩膀。

  念书的时候,每到开学,我总是怯怯地走到他面前,说要报名,而每一次,只换来两个字:没有。我就不敢开口,默默走开,最后,都是母亲给我钱。久了,我再也不找父亲要学费,因为我知道,要也没用,他不会给我。

  九六年,我初中毕业。当时我们那一批学生,是中专生最后一届包分配。只要再读三年书,就可以踏入社会参加工作。当时,学校的副校长、班主任以及各科任老师,都希望我报考高中,继续念书,将来考大学,都说凭我的实力,念三年高中后,不说考上清大、复旦之类的名牌大学,但一定可以在学海里有更好的发展。

  我在填考试志愿时,依然选择了中专。我盘算着,母亲那么辛苦,父亲不管任何事,弟妹也在念书,若我能早点工作,不仅能减轻家里的负担,又能替自己找条出路。

  可惜,那年的录取分数线奇高,七门主课各一百分,加上体育三十分,总共才七百三,但我报考的学校,过线分是711。县一中(全县最好的高中)的分数线才690,我考了699分,高于县一中,低于我选的学校。

  我的第一志愿不是县一中,就算分数过了人家也不收。其实我很想念书,只要花点钱,我本来是可以就读的。可父亲不光不愿帮我想办法,还讽刺我尽做白日梦,并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做什么,反正都会嫁人,我才不会替别人养女儿

  我不愿为难母亲,就听凭她的安排,念了一所不咋样的学校。没等毕业,我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在九七年十一月,便和两个技校的同学南下广东了。

  母亲在外,我考虑了很久,后来,在初中的班主任杜老师那借了两百元做车费,带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就这样,快十六岁的我,从此开始了打工生涯。走的时候,父亲看都没看我一眼,也没问我要去哪里,有没有盘缠,好象一切都与他无关。

  到二零零零年年末,我回了一次家。母亲又不在,原来以为,能让疲惫的心暂时休息一下,但父亲总是责骂,说我和妈妈、弟弟、妹妹一起欺负他,不给他钱花。突然地,我感到这个家真没意思,呆了十来天,又打算离开。

  收拾行装的那天,正是我生日前两天,父亲故意讲:“你快二十了,我替你好好办几桌,你只管出钱,保证热闹。”。“那你要多少钱呢”,我问他。“不多,一万就行。”。一万,父亲当我在广东捡钱吧,明着说为我庆祝生日,实际是要我给他钱。我没有多说,放了六千在他的口袋里,毅然再次南下广东。

  那时我就是一打工的,无高文化、无特长、无漂亮的脸蛋,一个月辛辛苦苦才挣几百元,实在没本事一年给父亲一万。算了,各人凭心吧。

  二零零四年,我结婚了。没有豪华的婚礼,没有梦想中的浪漫,没有称心如意,相反,还带着些许遗憾。

  父母的不和,我一直抱着不婚主义的思想。不愿结婚,就算真的要结,也得找个远山远地的人,最好别嫁湖南省内的。命运很可笑,我还是同大多数女人一样,成家生子,踏入婚姻的围城。

  结婚那日,父亲在老家,没有出席。倒是大姑、小姑、四叔、五叔他们都在,还有母亲。打电话给父亲,他的态度非常冷淡,似乎是别人嫁女儿,婚前请他来珠海他也不肯。

  也许,因为从小缺乏父爱内心里,我渴望找个有责任感、愿意照顾我的男人为夫,然而,我的人生总是充满着遗憾。

  仍记得婚礼当天,席间,老公不胜酒力,才几杯啤酒就醉了,剩下我独自勉强地应酬宾客。忘了喝了多少酒,微笑着和每一个人碰杯,然后将那带着苦味的液体一次次一饮而尽。然而,我竟然没有醉,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客人散尽的一刻,感觉迷茫,我不知道,那是否就是我寻求的所谓依靠。

  一晃,来大连快五年了。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物价越来越高,曰子越来越难混。儿子一转眼已那么大,像在做梦一般。自己为人母,深深懂得了身为长辈的不易。

  对于父亲,谈不上恨了。逢年过节,会打电话给他,也会给他寄钱,手头宽松就多点,手头紧就少点,不过该有的礼数一样没少。

  父亲喜欢ㄊ辈νㄎ业氖只牛蛟诎滋臁⒒蛟谏钜梗蛟诹璩浚锤吹夭Γ惶觳幌率巍2恢勾蛭业模褂欣瞎模盖椎模彩撬牡缁昂怕耄Ω霰椤

  母亲不接也不回,她和父亲的怨恨已经刻骨了。我是女儿,当然不可能置之不理。因此,只要父亲的手机号码一显示,我便会挂掉,回拨过去,省得浪费他的电话费。可每次打给他他又不接,就是接了也不说话,就这么干耗着。父亲每回打给我都不合时宜,有时白天忙着,有时正睡得香,所以偶尔我也会对他说:“没什么事就别打电话了,要么别在深夜打,我也要休息。”,父亲当没听到,几乎天天打电话来。我想,他老了,一定特别孤单吧,妻儿都不在身边,难免寂寞。

  说实在的,对父亲我没太多感情,以前甚至希望他不在世更好,落得清净。当然,此种想法不正确,毕竟,有他才有今天的我。无论如何,他终归是我的父亲。

  如果儿子健康,或许我就不至于这样叹息。小家伙六岁多了,除了前年在公公家住了九个月,其他时间都跟着我。父亲从来没管过,我估计,连他外孙长啥样他都不清楚。我不指望他会帮我带儿子,只是,不希望他再给我增加压力。生活已然很无奈,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去应付。自结婚至现在,父亲未问及孩子的情况,我也懒得解释什么,反正他不在乎,也不关心

  家于我而言,更像旅馆,这些年,从南跑到北,习惯了外面的漂泊生涯。就是生小孩那年,在公公家住了数日,等儿子满了月,便迫不及待地去了珠海。养育我的那片土地,生了我的父亲,在我眼里,全成了旅途中的风景,匆匆的过客。经常问自已,是否有点冷血,久久找不到答案。我非无情之人,可为什么,我无法同父亲和好,做一对真正意义上的父女?此刻,用键盘敲打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又为什么,要泪流满面?

  发牢骚动归发牢骚,在此,还是祝天下千千万万的父亲(包括我的父亲,丈夫的父亲,我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已婚男性朋友们),节日快乐幸福永远!!!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