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离别 >

六月未央,不诉离殇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6-21 苏浅玉

还是在四月中旬回家参加一场考试,路过高中的校园,信步就走了进去。那是个周末,校园里只有稀稀疏疏的住校生偶尔地出出进进。试图寻找旧时的教室,却发现早已旧貌换了新颜。

无声地走一圈,然后无声地退出去。

我知道于这里而言,我只是一个过客,短暂的时光,所幸给过我美好的记忆。就在母校的校门口,忽然有刹那的失神,原来,毕业季又来了。

 
 
 


Part1。

才毕业两年,一眨眼,距离再一次毕业又只剩两年了。

看母校里那些一脸朝气的学弟学妹,我会很厚脸皮的感慨:“哦,我老了”。其实,我知道,我不过才路过我的双十年华而已。老,也许只是心有些疲累,所以觉得老了吧。

一个人静静地走,会回忆哪里是我曾经上过课的教室,哪里是我课间最爱去的地方,哪里是我们的餐厅,哪里有我们的记忆。走着走着就开始怀念,走着走着就开始流泪,我知道,我是个喜欢活在回忆里的人,是个特别恋旧的人,是个非得找到最清新的空气才能自由呼吸的人。回忆过去,会让我笑着哭,哭着笑。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又重新折回校园把走过的路,细细地再走了一遍。我知道,下次再进这所校园,那会是很久很久以后,因为我的勇气,真的不多。用一次,便少一次。

特特地去了操场,因为我知道那里回忆最多。

2010年的六月,在那里,定格了太多美好,太多舍不得。

2010年的六月,在那里,倾注过我最纯真最无瑕的情谊。

那一年,尽管高三,可是我会忙里偷闲和那个此生最要好的姑娘,一起吹风、一起淋雨,一起诉说那些关于青春秘密

那一年,尽管面临毕业,可是依旧傻傻地以为只要拥有过,便是一生。把天长地久,理解的太短暂。把不离不弃,想象得太简单。

那一年的美好,那一年的记忆,随着毕业,开始封藏。

我知道,那一年,注定是各奔东西。可是从没想过,连有些情意,也随着时间距离,淡得不像样子。

于是,从那一年开始,我惧怕毕业。

 

 
 
 
 

Part2。

站在五月里,就在立夏的这一天,又一次,深深的深深的害怕毕业。

早起看到某学长发来的信息:“马上就走了,什么时候出来吃个饭吧。”简短的一句话,我却看了好几遍,我知道,今年,又得送走好几个学姐学长了。舍不得他们,舍不得这个地方了。

还记得以前,一直会抱怨着这个地方的种种不好。不喜欢这里的风沙,不喜欢这里的短春长夏,不喜欢!所有的都不喜欢!

可是,在这样的季节,我却开始留恋。宿舍的姑娘笑我太杞人忧天,毕竟,距离毕业还有两年。可是那种惧怕,却在心里盘根错节,赶不走,剔除不掉。只有我知道,那种恐惧,由来已久。看着校园里的柳树飘枝摆叶,才记起其实它们比我来得还晚。那些步履匆匆的学长学姐,今日走着的,正是明天的我所要走的路。而那些尚尖锐锋芒的学弟学妹,正在我们昨日走过的路上履行着他们的使命。    

很多东西,无声地迎我来,而最终,也免不了无声地送我走。就像上课途中必经的红房子,就像那些正枝繁叶茂的绿树,我知道,很多东西,都会彼此成为过客。

2012年的五月,或许是我真的在杞人忧天,于是敲下零零碎碎的话言。

2012年的五月,也许是真的觉得世事难料,于是我无限感慨的乱涂鸦。

很多时候都会有一种想法,其实学校还真是一个伟大的地方,把五湖四海的人们聚在一起。然而很多时候又会冒出另一种想法,学校也是一个好残酷的地方,把朝夕相处几年的人们,就那样硬生生用毕业分开。

毕业季,伤感,总是随处可见。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呢,哦,是这样;“你走了,带不走一朵白云,却带走了我所有的晴天;你走了,带不走他人的牵挂,却带走了我所有的思念与不舍。”毕业,真的是场伤情而张扬的告别。还记得去年,那些大四的学长,会在最后的时间整夜整夜的在操场唱歌。他们会不断地喝酒,喝到吐,吐了接着喝,然后,就是哭,抱头大哭。那样的场面,不是虚构,是真的见过,那时候,除了笑一笑我忘了自己还有没有别的感触。因为那时候,真的觉得,距离毕业,还好遥远。哪知一个恍惚,就已经站在大二大三的分割点上,我的大学时光,就这样仓促的,只剩一半。

 
 
 


Part3。

兰州的夏天,只有记忆是潮湿的。

昆德拉说:“聚会都是为了告别”。我知道校外的小餐馆,KTV,酒吧,都是属于这个季节的。劝酒的,轻啜的,爆粗口的,我知道,他们都是这个季节的毕业生。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听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泪流满面。我知道这些眼泪,是替他们流的。很恶搞也很嘲讽地百度了一下适合毕业生的歌曲有哪些,然后就有版主说:“毕业的时候,最好去吼一首《一生何求》”。于是又去查看了《一生何求》的歌词,原来,一生何求,是陈百强的歌。一生何求,也是毕业生的歌。

远离市区的校园,让我想起了11路,这是我们出门必坐的公交车,其实连公交也算不得,因为上面只写着“和平----兰州”,若不是刚上大学那会听前辈们说起,我真不知道原来这就是11路。此时的我,正“蜗居”在宿舍的小床上噼里啪啦地敲着这些字,因为是在上铺,朝窗外看去,正好能看到公寓门口11路靠站的地方。小小的出神,11路,毕业后还再有机会坐么?

在狭小的、自我封闭的空间里,连时间都仿佛凝固。怎么忽然就要奔到大三去呢?不断的回忆,杀死了太多脑细胞,头痛欲裂。好吧,起身去冲一杯咖啡

和着咖啡浓郁的香气,把思绪慢慢连接起来。我不怕回忆,我只是怕回忆里走丢的人和事。之前下楼的时候,还看到拖着行李箱的高年级学姐,猜想会不会是打算提前离校?猜想初来这里时,她的行李,肯定没这么多吧?

思绪乱跳,蓦然就想起前天晚上,有人送过来投票单,原来是校领导要给教学楼、宿舍楼以及所有的可改名的东西重新命名。我知道,那一刻,是很不悦的。两年,两年的时光我都快习惯这里了,明明知道就算重新命名,那些建筑物,依旧是昔时的建筑物,可是,我还是跟自己犯拧了,习惯了原来的称呼,便无法再容纳新的名称。就像习惯了这里的人和事,便无法在心里重新留一个位置,给陌生的人和事。

 

 
 

 

 

 

Part4.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往北转,不住的旋落,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转,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若我没记错,这是《传道书》里的句子。最早看见,好像还是在别人的文章里,那时,除了前两句,我读不懂后面的意思。却不想在突然想起的时候,我竟是将它引用在了这里。也许,只是觉得这像极了每一个毕业生的信念吧,归我所来处,听我旧时风。

那些没有星星月亮夜晚,我也会穿梭在风里,行走在雨里,借着夜色,泪流满面。也许是因为身处的城市,让人失却了在白天流泪的勇气。那些一个人行走的时光,会想起课间十分钟的乐趣,会想起和同桌的打闹戏谑,会想起那些喜欢过的男孩女孩。我知道,我不勇敢。大学,不再有固定同桌,不再需要每天书山题海,不再有的东西,太多太多。大学,可以充盈,可以空虚,可以很轻松,也可以很忙碌,需要学会的东西,也太多太多。

我知道,思绪又脱离了主题。也许面对毕业季,是真的没法做到坦然淡然。还记得刚来兰州时,这里的天空很灰暗,总以为等我毕业时,它会变得蔚蓝。可是,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个年头,我只看到连晴天里,天都是灰蒙蒙一片,我拿什么期待明天?

 

                   
 
 
 

可米的《青春纪念册》还在耳畔回响,时光却一去不再。前些天有人在微博里写:“卡彭特的歌,从大一听到大四,从进校听到毕业,但是只有在毕业的时候,才深深的爱上了并不可爱的校园,还有卡彭特”。从未听过卡彭特的歌,自然不知道他们听的是他的哪首歌。但我知道,他们,肯定听到了心底的声音,听到了最无望的眷恋。于是,我便决定乖乖地珍惜我仅剩的大学时光。

五月已来,六月不远。参加高考的学弟学妹,步入社会的学长学姐,我想到了四个字“悲辛交集”。其实我们都知道,一个地方,远没有那么多的吸引力,顶多是一片地方,几棵树,几条路而已。吸引我们的,是一些人,一点事儿,一些经历,还有。还有太多的回忆吧!

路漫漫,用心走吧,总会有离去,总会有悲伤。来日方长,痛饮狂歌,醉过一次,就够了!

别诉离殇,别说断肠,若六月来了,道别的意义便不一样了。能免的,都免了吧,免了繁文缛节,免了悲伤!

再见,我即将画上句号的大二!

再见,即将离开的毕业生!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