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经典 >

地坛的儿子———史铁生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16 佚名

  那是在九十年代初期,我因公外出,在候车室的书摊上买了一本杂志带上了火车,刚刚坐定不久,就与史铁生在地坛上撞了个满怀!在车上还没有细读,就被其卓尔不凡的笔触感动得一塌糊涂、深深的沉溺于书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豁达乐观的处世哲学,丰满睿智的人生感悟里。那些闪耀着人性光芒的句子,那些对地坛的亲切与感动,都在荡涤着自己憔悴不堪的低迷状态,都在挽救着自己早已沉溺堕落的灵魂。并且一直固执的以为,他的散文题目应该是我的地坛!

  是的,地坛应该是属于史铁生的,是他给那个破败的庄园注入了新鲜的活力,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一位赤子的轮椅印记,每一棵松柏都铭刻着史铁生瞻仰的目光,哪怕一只匆匆行走的蚂蚁,一只漫不经心的瓢虫随意掠过的身影,都被他扑捉在记忆里。当第一缕阳光洒满园林,一滴露珠随着叶片滑落时呈现出来的万道霞光,夕阳西下时留下的那一抹彩霞,都像一位哲人般的在和他私语着。是地坛的空旷与落寂,在向他无言的诉说着与生命有关的生与死的抉择与赏识。是地坛的苍茫与深刻,启迪着史铁生用笔又一次撞开了通向生存与攀登的歧路。我们的文学家用自己残疾的身体展现出了高屋建瓴,精神饱满的思想形态,用生命本身的病痛困苦演绎出明朗与向上的精神境界。他执着的追求让天坛为之动容,他睿智的言辞放射出的光芒,不仅仅照亮了残疾朋友内心世界,也照亮了正常人的灰暗心理。地坛里过客匆匆,都像来去的风儿无影无踪,只有史铁生让地坛焕发出青春的光彩,展现出动人的容颜。史铁生就是一面猎猎的旗帜,高高飘扬在地坛的上空!如果今天的地坛里,哪怕在一个角落能够有一座史铁生生动的雕塑,整个园林将会更加生动!

  史铁生也是属于地坛的,坐落在京城心脏的地坛,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他经历过帝王将相的兴衰史,亲历过作为帝王祭地广场的宏大与繁盛,目睹过朝代更替逐渐衰败的破落与哀伤,是历史让这位老者目光深邃到无极世界,博大精深到深藏不露。地坛更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父亲,整天颤颤巍巍的倚门张望,翘首以盼着自己远行的儿女归程的身影。他已经没有力气大声呼唤了,只能在心底惦念着,祈祷着,失望着也希望着。平心而论,偌大的园林并不乏人类随时涌现的踪迹。但无论是在树下玩耍的孩童,还是引吭高歌的青年,无论别样沉醉杯中物的老者,还是挽臂而行的情侣,甚至让人潸然泪下的母亲,他们都不能打动那位脚踏大地,与天平齐的老父亲。直到那个摇着轮椅的青年人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老人家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走失了多年的孩子!“夜猫子终于回窝了!”他喃喃的自语着,浑浊的双目有了神采,一改往日的神态,严肃的面孔换上了和善的容颜,一张生动的脸庞像秋菊般的绽放了!他并不急于探究孩子的经历与挫折,老人家知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孩子的创伤与康复是需要时间耐心的,更要靠他自己的慢慢领悟与觉醒。每天与孩子见面的时候,他一般很少说话,只用爱抚的目光抚摸着孩子的身心,教会他仁爱、宽厚、反思与救赎等等一系列重大命题。

  在经历了十五个寒暑春秋,日月轮回之后,这对父子终于完成了时空交流的伟大衔接。老父亲的身影隐退了,一颗灿烂的文坛巨星冉冉升起,史铁生被誉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干净最纯洁的文学家。以他的身体状况而言,他的每一部著作都是血水与汗水的结晶,都是良善智慧的呐喊,都是生命韧性的扩张,都是人性光芒的闪烁!相信他的每一部作品都会深入人心,感动我们每一位读者,就请恕我不再饶舌了。我只记住了一位朋友的话,“史铁生之后,谈生是奢侈的,谈死是矫情的!”

  有一句格言说得好,生,容易,死,容易,生活就不容易了。而对于史铁生而言,一死了之的解脱应该更容易些,活着,就太遭罪了!用他调侃自己的话来说,我的职业是生病,副业才是写作。大概是上帝欲把天使的责任分派在他的身上,有意在考验他的意志与魂灵吧?当他花了几年的心血好不容易接受了下肢瘫痪的事实,满怀信心的投入新生活的时候,更大的打击从天而降,病毒性尿毒症折腾得他痛苦难耐,奄奄一息到了每天只能写下几个字的地步!即使到了这种田地,他仍咬紧牙关坚持创作,仍耐心的接待每一位前来拜访的朋友,呈献给大家的是阳光般的盈盈笑脸,坚持着病痛和人们亲切的侃侃而言,他的语言光芒感染着每一位接触过他的朋友。他的身体一辈子都被他的灵魂远远地抛在后面,他健全的大脑奉献给人类的是最丰盛的精神大餐,对人们思想建设的卓越贡献将会日益彰显。

  史铁生曾感悟到,“死是一件不用急着去做的事,是无论怎样耽搁都无法错过的事,是一个人人都拥有的节日,”在新年前夕,史铁生迎来了自己的节日,以还差一年就满花甲的年龄与世长辞了!是上帝也不忍心让他再苦下去了,是那位老父亲召回了他的儿子!

  此刻,窗外飘下了朵朵雪花,那些白色的精灵舒展着自己轻盈的身姿,慢慢腾腾的随意飘落,把不尽的情意洒满了大地。我在想啊,他们当中的哪一朵曾经在天坛里跌落过,哪一朵曾有幸目睹过那位文学巨匠的身影?我频频的诘问,他们不作回答的依旧飘洒着。于是我的思绪又飘向了那座园林,那座给了史铁生魂灵的地坛。史铁生走了,但我想他的魂灵一定会在那儿停留的。地坛的春风曾抚摸过他的脸,一定会记得他年轻时的容颜;地坛的暴雨曾淋湿过他的身躯,一定会深入到他湿漉漉的心里;地坛的飘雪曾吻遍了他的全身,一定会看到了他纯洁如雪的灵魂。地坛的苍松翠柏啊,一定会为他鞠躬致意,地坛的小草野花啊,也会为他弯腰送行,就连那些曾经见过他的鸟儿啊,也会为他唱响生命的赞歌!

  史铁生不是战士,却为了灵魂的救赎,为了大爱的伸张,全身披甲的奋斗了一生!

  史铁生不是伟人,却用自己的真诚,说出了全人类共同的语言,救赎了无数堕落的生命,他的光芒将光耀万代,千古流芳!

  一路走好,史铁生,你无愧于我们的时代,无愧于自己的人生!你是天坛的好儿子,是我们的好弟兄!

  别了,史铁生,你会在涅槃中复活,你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