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感悟 >

阿娟

小故事网 时间:2013-02-21 余音

前几日回家乡小城办事,虽已阔别十几年,且已面目全非,但记忆却依旧温馨,那年那月那人那事,随风雨飘摇后依然坚决的耸立在心里。

记得是92年初秋吧,因新婚而租住在一个巷子里,巷子不深,有树,幽暗,共五六个院,据说原是一大家族,解放后,日渐败落,人丁稀少。我租住在第三个有点破败的小四合院里,据说主人另盖了楼房,已搬了出去,第一个小院空着,第二个小院里是二中的几个学生租住,白日里看不到人,因而小巷子子很幽静。出出进进难得遇上个人。

一天,因歇班在家,突然停水,不得已去巷子底部用原始的压水机取水。水快满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提了一大铁皮桶站在我面前,她一米七左右的个子,穿了件黑色的高领毛衣,一条黑色的长裤,瘦削的双肩,白晰的瓜子脸上有一双黑色的深幽的眸子,给人端雅修长之感,只是隐隐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倔强而又柔弱的哀愁?她就是阿娟。

我冲她笑笑:“稍等啊!”她也笑笑,“不急,我帮你吧!”她也许看我瘦小。“呵呵,不用啦!你是新搬来的?”“对,我们住在第一个院,你住哪?”“哦,第三院,有时间来玩。”客气的寒喧了几句,我提着水离开。

岁月如梭,转眼就到了深秋。因和爱人分居,一个人呆在家的时候也总是感到无聊,虽然院子里又搬来了一户人家,但终究不是同龄人,几乎无话可说。这日,正在小屋发呆的时候,忽听到敲门声,起身见是阿娟来,即惊讶又高兴,只是看她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了一样。因还不熟悉,也没多问,她也不多解释,聊了会,她妹妹喊她,就匆匆告辞了。

再见她,是两周后,她突然说想搬来和我一起住,想想一个人也无聊,有个伴也不错。于是点头,她很高兴的样子,随即回家搬了铺盖来。因住一起,渐渐了解她的家史。她母亲去逝了,留下她和弟弟,她初中毕业就缀学了,弟弟现在农村生活。她父亲再娶的人不是别人,是她母亲的妹妹,又生了个女孩。在她的心目中,在她母亲未离开前,她父亲就已经和她姨好上了,她母亲是被气死的。她和弟弟感情最好,她几次央求父亲让弟弟来城里住,但都没实现。由此她觉得是她姨不让弟弟到城里来生活,而在农村受罪的,这样更增加了她心里的仇恨和无奈。我试图劝慰,发现语言很苍白,无济于事,因而也不再多语,尽量谈些别的事情。

她搬来后,常常无故不回来,也不打招呼,我给留着门,担着心。后来渐渐知道,她已经一个人自由惯了,从来不会顾及别人,且养成了一些不太良好的习惯,比如喝酒,去歌厅舞厅混至深夜。她父亲和她姨管不了,干脆也不过问了。在我这住了没两月,她说她要搬走了,我说好吧。说实话,心里感觉这是一种解脱, 虽然同情她,但无法改变和给予帮助

后听同院的人说,她谈了对象,人家不同意了,她半夜喝醉后去人家家去大哭大闹。弄的人家把她给撵出来了。再后来,听说她去厂子里住了,她的音讯也渐渐少了。

再后来听说那个小伙子当兵走了,而她始终对其念念不忘。

后因随爱人来省城,也就再也没了她的消息。好像是五年后的一个夏天吧,她突然找到我家,原来她问我弟弟要了我的地址找来了。我很惊喜,问她现在怎么样,她说还是一个人,又上了两年学,学的法律,正考律师证,准备在省城发展。我听后很替她高兴。她想让我们给他介绍个对象,爱人把自己的一个学生介绍给她,她很满意,但那个男孩子喜欢她。这事也就告一段落。

再后来她打来一个电话,说在保定找了工作,还是一个人。我说了些祝福的话。

已近十年没她的消息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放下心中的仇恨,学没学会珍惜,也不知她现在过的是不是幸福。今日想起,仅以这些文字做为纪念,也衷心的祝福她能够把心中该放的放下,学会宽容,学会理解,让自己过的轻松、过的快乐幸福!

   

 

......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