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感人 >

河 知 道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05 佚名

  那年腊月二十八,寒凝砭骨。我是师范委培生,得交大笔的委培费,为了筹措我们姐妹俩新学期的学费,天未亮,娘上后山,从土洞里挖了两箩筐生姜,挑着130多斤的担子赶往25里外的药镇赶集。那时,路不畅通,通往邻村的是崇山峻岭,一道陡峭蜿蜒的山路,一条大河流,到药镇得赶5里山路,20里的公路。连日的冬雨,河水像滚沸了一样,汹涌翻卷,我放心不下,起了早,偷偷地跟在娘的后面。娘脱下鞋子,把筐绳扎短,赤着脚踩进冰冷炙骨的河里,挑着担子踯躅前行。河水咆哮着,喷涌的浪花如群鹅扑食,驰噪着,撕扯着两只箩筐,漫过了娘的大腿根。

  “娘,水大,别过河,别过河!快回来!”我站在岸边焦灼地喊着。

  “快回去,娘好好地,稳当着呢……”娘扭着水秧歌,横扫怒涛,摇摇晃晃地探着步子。

  “娘,师范我不上了,我不要娘受冻受怕啊……”我的声音在寒风中战栗。

  “囡儿,娘稳稳地挑着担子,你好好读书……娘不冷,囡有出息,娘心头热着呢……”娘拖着担子,一步一步挪移过河面,两只脚成了冰坨子。过了河,她抖抖索索地换下湿裤子穿上鞋子,继续挑着担子颠簸在山路上。

  那天天阴郁着,像个哀伤的女人忍着不哭。正午我又从家里出来蹲在河岸边等我的娘回来。远处村子里不时响起一阵阵鞭炮声,那是年爆出的笑声啊。河边的梅树把花盏点亮了,闹喳喳地旺着。苦槠树上,千叶万叶和着风儿哗哗啦啦地,正进行着一场天广地宽的新年大合唱。娃儿们你追我赶,他们的笑声扑棱扑棱地飞着。村里的首富阿财家的小车停在山那边的公路旁,他雇了10多人和两匹马挑拉家具和年货,马依次驮着货物和人过了河,挑子满兜兜的,一挑一挑地从我身边过去,扁担吱溜吱溜地扬着小调,他们的脚步声踩得比一条河还响。下午一点,山路尽头,终于吐出了我娘的身影。娘看到我踉跄着迈大步子,用担柱支撑着身体一拐一拐地过了河,湿淋淋地到了我的眼前。

  “娘,饭吃了吗?”我递给娘两个红薯。

  “娘不饿,娘好好地,稳当着呢……”娘浅淡地敷上一句。

  娘的手里紧紧地拽着两张10元票子,那时一斤生姜卖一角5分钱,130多斤的担子,也只得20元钱。而娘为了这两张票子,来回赶了50里地,舍不得买一元钱的车票,舍不得买一顿午饭。我的睫毛再也承受不住泪球的重,泪沉沉地往下滚落。

  第二年夏天,娘从邻村借了150元钱,为了还钱娘到借钱的人家做了40天的短工抵债,那户好心人家是种香菇的,于是娘帮忙接菌种。娘顶着酷暑,一次又一次地趟过这条河……后来一到冬天,娘的双脚后跟总会裂开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是啊,河是知道的。没有人像娘这样读懂一条河,河道里印满了娘的脚印,河里的每一块石头都在倾听一位母亲的心。河深深记得,娘把四季踩在河里,把一个个七零八落的日子拉上岸。河看着娘攀爬成山崖上的一根藤,为了女儿的前程,她把张力撑长了1000倍,10000倍……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