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感人 >

你所不为人知的必有我的深情

小故事网 时间:2012-07-16 柳执生

看完那篇文章,陈奕迅的《圣诞结》刚好唱完了第三遍,我不知道一句生日快乐可以说得眼泪滂沱。我不知道我有多么不喜欢陈奕迅。我在网上看了那么多圣诞树图片,我多想找一棵我喜欢的放在这篇字的最开头,告诉自己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热闹。我想把这篇字写得热闹一些,可是总有些事情生生卡在灵魂里,不出不进,不生不死。我必不可做这样的自欺欺人,即使是没有因由的错误和坎坷也不应每日上演,似水流年,难道真要这样子被折损成荒村公寓的鬼片?听着很是自我嘲讽。

      

 

        上午的老师我骂在嘴上,却似乎没有达心底。选修课的小说史老师和诗词鉴赏老师不满众人百度答题,于是让大家回去自己斟酌,是重新自己写,还是不及格。大家骂声四起。很多时候的骂人和不满,我总是更趋向于敷衍周围,大约只是想表达与大家一样的心声,表现出我也是个俗流里的小石子。其实,怎么说呢,我很喜欢用自己的话来答论述题,开放性的试题经常给我一种放松感,我不善于说自己的想法,但是沉在心底的东西总想有个出口来给它们流走。我并不是个吝啬思维的人,异想天开和天马行空是俩个概念,我徘徊俩者之间,畅游的不亦乐乎。

        我很喜欢自己所学,中国小说史应着唐传奇的关系,我一直是情有独钟,至于诗词,总有那么一俩个字,一俩句词,一俩个人千回百转的念在心底,写在骨血,使忘记成为奢侈。老师要求用自己的话答题,我倒是很喜欢,我喜欢这样子写出来的倾诉,即便是考试题,我很甘之如饴。中午一直在写对林黛玉和薛宝钗的认识,过去林黛玉写得多了,倒没觉得什么特别,只是把自己记忆里重复了很多遍的话再温习一遍。倒是在写薛宝钗的时候,十七行的答案写的心里总有些情愫,我更不知道自己原来也这样子想过薛宝钗,那个被红楼梦外的人说成“其奸雄之毒者乎”的现实悲苦女子。我记得第二次看红楼时,我曾很想问问矫情的宝二爷一句话:“你穷的吃不起糠,咽不起菜,一贫如洗,你还能做富贵闲人吗?”当然,这句记忆里的话被我写进了我的试卷答案中。

        我只尊重我的感觉。

     

 

       早晨手机闹钟响,我闭着眼睛下意识的去摸手机,却不防手掌被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书划伤,突如其来的尖锐疼痛,顿时睡意全无。我无奈起身找到眼镜,看手掌心。早晨的手很干净,一如既往的白,只是多了些被压的痕迹。我的手掌纹路并不杂乱,很明显的三条主线,一眼看尽,每次看到这个手掌心,总想着自己这平坦的一辈子,总会心安理得的安慰自己一些,我并不大富大贵,却是一生平安的。手掌中间的两条线中间横卧了一条细细长长的伤口,边缘有微微渗出的小血珠,不流淌,只是静静的停在伤口处,像从前被刮胡刀的小刀片划破的伤,很细致很漂亮。我触碰它,锋利的疼,果然手掌也是连着心的,它在疼,它在摧残自己向我叫嚣。

        我翻开造成疼痛的凶手,那本放在床头最上面的书——昨晚的一份礼物。平安夜不是该送苹果的吗?我抓着迟钝的脑袋才明白过来,昨晚那个久远的似乎连记忆都很少的男孩子送给我一本书做平安夜礼物。橘色的书皮,温暖的颜色,确实是过节时应该的礼物,中间一个英文单词orange,下方是四个写的很歪斜的字《橘色的书》,书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文字内容,每页都有很简略的图画,很拙略的涂鸦,然后是一行或是一段有温暖,有深沉的话。确实,比起书,我宁愿相信它是个很不错的本子。

        我找到划伤手心的那一页,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我有一只小鹦鹉。听说下巴变红时,就是在求偶。多坦白呀!叫声也很好听!”早晨起床被小鹦鹉啄伤的故事,我这样想。

     

 

        我从来都不喜欢低头,可是低头的总是我。我终究是要被埋进尘土里吗?然后抱着漆黑的大棺木,跟地底的精灵鬼怪聊天,吃饭,或者做更多想象达不到的事情。我多想有一天理直气壮的摔门而出,然后潇洒的扬长而去,去之前面无表情的说一句:“老子再看你一眼,就不是高级哺乳动物……”

      

       男子们总习惯于日复一日的重复它们的深情。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深情落在爱他的人眼中是更多的情深不能负,还有更深的愧疚感,而落在不爱他的人眼里,可能就成了她与另一个不相关人的笑料和谈资。当然,角色转换为女子也是如此的雷同和不堪重负。其实,人和人总是有惊人的相似,深情也是如此。

       有一个故事这样子说,女孩子问男子:“你为什么从来都不介绍给你的朋友认识我?”男子回答的很是目光灼灼,情比金坚:“因为我不想别人觊觎你,无论优雅还是缺陷。”很真很假的话说得人心蠢蠢欲动,听者不知其心意如何便沉沦的一塌糊涂。

       还有一个故事这样说,女孩子问男子:“你为什么从来都不介绍我给你朋友认识?”男子很漠然的回头,目光涣散的比嘴角的烟圈还飘渺:“没必要……”确实没必要。不爱,分离是随时随地的随口一说,哪里来的必要。既知不达心底,你何必自讨明白和鲜血淋漓,问清楚他飘忽不定的深情。

       揣测不清那些平静下如何的用波涛汹涌诠释的不凡和寓意深远,那样疲惫的事情交给劳累不堪的我们,那些桩桩件件,劳心劳力的折磨,即使是情深似海,也会被打磨得滴水不漏,然后销声匿迹,最后再不为人知。

 

       好的,不执著于你的深情,也不知我的深意。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