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没有杀手的杀人夜

小故事网 杀手的故事 时间:2015-04-30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银河集团大楼的第二层还是灯火通明。
 
 没有杀手的杀人夜 位于银河集团大楼第二层最北边一个挂着“银河人事部”牌子的房间内,项目组长顾非此刻还在埋头整理着自己的工作报告和一些工作用的表格。
 
  此时,在离“人事部”差不多二十米远的,位于二楼最南边的一个挂着“银河攻关部”牌子的房间内,夏岚和卫冲这两个“工作狂”正在代码的世界中奋力拼搏着,两个人还时不时闲聊上几句,用来打破这黑夜的寂静。
 
  天气很冷,中午外面天空还飘起了雪,直到两个小时前才停。现在外边的地面上还都是厚厚的积雪,但是这一切似乎并不能阻挡两个人的工作热情。
 
  大楼第六层的一个房间内,也亮着灯。这个房间位于第六层的最北边,在“银河销售部”的对面。只不过这个房间的门上挂着的不再是什么“银河××部”了,而是“董事长办公室”。房间内银河集团的总裁萧强正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别的部门送来的工作报告。
 
  整个银河集团大楼一共八层,只有二楼跟六楼还亮着灯。大楼里只剩萧强,顾非,夏岚,卫冲这四个人。在他们看来这也许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但是他们当中谁都不会想到,这一夜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转动,某个人将永远的离去……
 
  某个人的到来将揭开这一夜的罪恶。
 
  夏岚跟卫冲两个人敲代码敲累了,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下,聊会天。夏岚站起身端着咖啡走到了窗边,就在这时,从楼上传来了“哗啦”的声音,声音并不大,夏岚愣了一下。
 
  “这是玻璃破碎的声音,楼上那个房间的玻璃碎了?”坐在一旁的卫冲也站了起来。在随后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内,楼上又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
 
  卫冲转过头一脸惊恐地对夏岚说:“这……这……这声音好像是枪响啊!”
 
  两个人随即一起冲出了攻关部办公室。刚到走廊,他们就看到人事部的项目组长顾非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脸上一副疑惑的表情,看来他也听到了那声巨响。随后三个人一起上楼,来到大楼第六层的董事长办公室查看情况。
 
  当他们来到离董事长办公室几米远的地方的时候,发现董事长办公室外的单面透光的玻璃壁窗已经被砸得粉碎,玻璃碎片散落在壁窗下面的地上,旁边还掉落了一把木匠用的铁锤。壁窗被砸碎就失去了防止外人从窗外偷窥的功能。
 
  三个人从破碎的壁窗向董事长办公室里面望去,夏岚当场尖叫了起来,顾非跟卫冲也是一脸惊恐的表情。因为,他们三个都在第一时间看到总裁萧强倒在屋内的地板上。地板上溅满了血液。
 
  虽然三人受到了惊吓,但是还是在第一时间用手机报了警。
 
  警方很快赶到了案发现场,为首的是警察局重案组的罗警官跟名侦探石羽。
 
  石羽本来在家里读着日本推理小说家岛田庄司的代表作《占星术杀人魔法》,但是突然接到了罗警官打来的电话,便立刻来到了案发现场。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去见第一时间发现尸体的那三个目击者,而是自己一个人来到了现场。罗警官则去找相关人员了解案件的情况。
 
  石羽跟正在验尸的法医打了声招呼,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将尸体翻过身来查看,发现尸体胸口正中了一枪,左侧肩膀也中了一枪。石羽皱了皱眉头,站起身走到现场的窗户旁。
 
  董事长办公室有两扇窗,一扇窗是能看到外面夜景的大窗户,窗户的锁全部都是从里面锁好的。窗锁属于内嵌式,只能在屋内才能将窗户锁住,在窗外根本无法上锁。窗户的玻璃上没有任何用工具打的洞。
 
  石羽又查看了另外一扇窗,也就是董事长办公室大门旁边的那扇被人打破的壁窗。那扇壁窗大约有50cm×80cm大,离董事长办公室大门有接近1.5米的距离。壁窗的玻璃已经被砸得粉碎,碎片散落在窗户内外,到处都有。
 
  董事长办公室大门的门锁结构很复杂,跟窗户一样只可以在室内才能锁住,在门外无法上锁。
 
  “警方赶到之前,现场的门是从屋内被反锁着的,这一点我亲自确认过。因为怕破坏现场,所以没有人从破碎的壁窗爬进去,直到重案组的人用技术手段把门打开。门锁我第一时间检查过绝对没有被人破坏过。
 
  现场的那扇壁窗从结构上来看,在室内的话应该可以拆卸,但是在屋外估计就不行了。
 
  那把锤子从外观,大小,形状上来看应该就是打碎壁窗的钝器了。
 
  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案发经过就是:凶手在大楼其他三个人都在二楼工作的时候,独身一人来到了死者萧强所在的董事长办公室外,先用锤子砸碎了办公室外面的壁窗,后用手枪伸进破碎的壁窗直接射杀了惊慌失措的萧强,然后丢下锤子,拿着手枪迅速逃离了现场。
 
  不对!办公室外有监控摄像头的,凶手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在摄像头的监视下行凶吗?除非他认为,这层楼的监控摄像头都是摆设。”
 
  “我叫顾非,是人事部的项目组长,今晚跟往常一样留下来加班。
 
  我一直在“人事部”办公室里工作,期间就去三楼上过一次厕所。我记得那是在九点五十分左右的时候,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回来了。
 
  后来十点三十分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楼上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随后好像又传来一声枪响。我出于好奇心理就想出去看一下。出了办公室的门后就看到攻关部的夏岚和卫冲两个也从他们办公室出来了。
 
  随后我们三个壮着胆子一起去了六楼,从被砸碎的壁窗玻璃往董事长办公室里面看,就看见董事长萧强浑身是血地趴在地上。
 
  我们当时吓坏了,就马上报警了。”
 
  “我叫夏岚,是银河集团攻关部的成员,今晚跟卫冲哥留下来一起编写程序。
 
  因为过几天网站要更新新功能,所以一直敲代码敲到了晚上十点多。然后,我突然肚子痛想去洗手间,就出去了一下。我记得那时候时间好像是十点十分左右,大概十分钟就回来了。
 
  我回来以后,卫冲也去了一次洗手间,大概五分钟左右就回来了。
 
  然后,就在十点三十分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在屋里听到了楼上传来的玻璃破碎声和随后的那一声枪响。随后,我和卫冲一起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出门后就看到了人事部的顾非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
 
  他好像也是听到奇怪的声音后才出来的,索性我们三个就一块上了楼。结果在6楼的董事长办公室外,透过破碎的壁窗,我们看到了总裁萧强躺在地上,地板上面都是血。
 
  当时我们三个都吓坏了,卫冲还想把门推开去屋里查看情况,不过办公室的大门是被人从里面反锁的。然后,我们就报警了。”
 
  “我叫卫冲,是攻关部的成员,因为过几天网站要出新功能,所以今晚和夏岚留下来猛赶代码。
 
  我们俩因为工作进度比较紧,途中也没有休息。大约到了十点十分左右吧,我当时看了下表,感叹了一下,很晚了。这时候,夏岚去了一趟厕所,十分钟左右后她就回来了。
 
  然后,我也有点内急,就也去上了一次厕所,很快就回来了。我当时看了下表好像是十点二十六分。
 
  那之后,我们俩又开始工作。但是,在十点三十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楼上传来的玻璃破碎声跟一声枪响。我就跟夏岚出去看怎么回事。出门就看到了人事部的顾非站在人事部办公室的门前。
 
  随后我们三个一起去了六楼,董事长办公室的壁窗也不知道被谁给打破了,我们隔着破碎的壁窗就看见总裁萧强躺在董事长办公室里面,满地都是血。
 
  因为我胆子比较大,所以马上报警了。那时候我还想把门推开,进现场去查看一下情况,可是门被人从里面反锁着。”
 
  “大侦探,罗警官让我把一些情况告诉您。
 
  我们仔细调查了这栋建筑物的周围,发现整个大楼全部的窗户都装有钢制的防盗网。这些防盗网是无法拆卸的,铁栅栏的间隙很小,只有十几厘米人是根本过不去的。
 
  还有这栋大楼的二楼是没有厕所的,离二楼最近的厕所在三楼。上楼的楼梯就在二楼最北边人事部办公室往前走十米左右,而在二楼最南边的攻关部办公室则要走三十米左右,也就是说人事部离攻关部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
 
  这栋大楼是有电梯的,但是在前天就坏了,因此电梯被迫停在六楼。不过用应急钥匙是可以把电梯门打开的,只是不能运转罢了。
 
  还有我们计算过,从二楼移动到案发的六楼再下来的过程至少需要一分多钟,这还是按照直接走楼梯计算的时间。如果加上每个办公室到楼梯的距离,那么时间会更长。
 
  大楼外的雪地上面没有任何脚印。我们把现场跟大楼外的雪地都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凶器,当然也包括大楼内所有的办公室。
 
  还有我们调取了一楼、二楼监控录像发现,这里的监控全部是对着办公室门口的,我们查看过录像资料没有被动过什么手脚。”
 
  看完了摄像头拍下的录像记录,石羽犯起了嘀咕:“为什么偏偏只拍到那三个嫌疑人出入他们所在办公室的时间,而少了他们做了什么的过程呢?凶手的作案经过,也偏偏没有被六楼的摄像头拍到,这会是巧合吗?”
 
  监控中的三个人在案发前的行踪与证词完全一致,而且三个人是分开被询问的。石羽心想:“这三个人说的都是真的。枪声响起,凶杀案发生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在二楼,没有一个人上过案发现场的六楼。就算上去了,从二楼到六楼来回也要一分多钟。但是卫冲和夏岚听到枪声是马上就出去了,时间只有几秒钟,那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杀人。大楼窗户都上着防盗网根本出不去,整栋大楼又没有后门,能出去的地方只有大门一处。可是监控上面从九点到案发后我们来为止,没有一个人从大门离开。看来这是不可能犯罪,这栋大楼就是一间巨大的密室,不……不……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一定是我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