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欲望凶宅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7 吴作望

宋唯是天海市有名的房地产商,他最痛恨一个叫乔栋清的作家。六年前,宋唯出租的一处房子发生碎尸案,被乔栋清写成了一本名叫《凶宅》的书。由于该书描写极为恐怖,凶手陈力医生如何杀死女佣人、及如何残忍分尸的血淋淋场面,人们至今都谈之色变,宋唯也倒了大霉,那座“凶宅”一直空着,多年来无人问津。

欲望凶宅这天,宋唯接到一个自称马辉的男子的电话,称他们夫妇刚从国外回来,想在天海买一处幽静的房子。宋唯喜出望外,第二天,他就亲自驾车陪同马辉夫妇,带他们去看想要的乐园。这座房子座落在海边,四周花木葱郁,环境十分宁静。宋唯向马辉夫妇介绍了一番后,又满脸堆笑地说:“我要的价钱,在天海已经是最低的,如果马辉先生满意的话,我们明天就签售房协议,行吗?”

“行,行!”马辉连声点着头,妻子焦姗姗却将丈夫拉到一旁,抑郁地提出疑问,“这么好的房子,价钱又便宜,为什么一直空着没人买呢?是不是以前发生……”

宋唯听着一怔,不高兴地嘟哝着什么。马辉拭了下眼镜,马上用道歉的口气告诉宋唯,他们夫妇这些年生活在国外,但国外并不是天堂,去年,妻子和几个英国人到菲律宾旅游,遭到当地恐怖分子的绑架,精神受到很大伤害,晚上经常做恶梦,就因为妻子健康的原因,他才带妻子回国,想在天海买一处幽静的房子,好好陪伴妻子养病……

说到这里,马辉看看面色苍白的妻子,温柔地安慰道:“我们应该相信宋唯先生,要不,明天签订售房协议时,请宋唯先生加上‘精神赔偿’这一条款,我想宋唯先生一定会同意。”

焦姗姗这才笑了笑:“宋唯先生,你愿意吗?”

“既然你们从没来过天海,又一直是生活在国外,”宋唯沉吟半晌,又仔细打量了下这对文质彬彬的夫妇,最后痛快地点了点头,“可以,我完全赞成夫人的意见。”

第二天,马辉夫妇签了售房协议走后,宋唯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买卖成功了!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得意,这天中午整整喝了一瓶酒。

谁知还没半个月,宋唯的麻烦就来了。那天,他正在办公室接电话,马辉突然闯了进来,面孔愤怒得像鸡冠一样发红:“宋唯先生,你今天必须说清楚,你卖给我们夫妇的那座房子,以前是不是发生过碎尸案?”

宋唯闻言脸色骤变,马上站起来矢口否认:“这是谣言,完全是无中生有的事。”

“你别再欺骗人了!”马辉义愤填膺,不容宋唯狡辩,就掏出了一本书,扔在宋唯的办公桌上。宋唯不禁怔住了,这正是几年来乔栋清写的那本充满恐怖的《凶宅》。

原来,马辉夫妇买下那幢房子后,日子过得十分惬意,白天,他们夫妇就在花园摆弄花草,傍晚一起到海边散步,晚上看看电视。由于妻子焦姗姗喜欢看书,马辉就上街买了许多书籍,供妻子阅读和消遣。没想到妻子读了这本《凶宅》后十分恐惧,她颤抖地告诉丈夫说,该书描写的作案现场就是他们的家。马辉开始不相信,看完后也陷入了惊恐不安之中。更恐怖的是,作者还在该书结尾特地作了说明,当初警方结案时,死者的尸块始终没能找全,可以肯定还有一部分仍藏在房屋或花园的某个地方。

“宋唯先生,你的这种欺骗和卑鄙行为太可耻了!”马辉气愤难平,扶下鼻梁上的眼镜,盯着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宋唯,“我妻子因惊吓过度,心脏病复发,已经住进医院……那座可怕的房子我们不要了,另外,我将上告法院!”

“怎么,你想通过法院向我索赔?”宋唯并不害怕,叼起一根雪茄,满不在乎地回答,“马辉先生,法院可能会遗憾地告诉你,目前在国内,并没有这方面的相关立法。”

“宋唯先生别忘了,”马辉脸上浮出揶揄的笑,反唇相讥,“在我们签订的售房协议上,白纸黑字写有‘精神赔偿’这一条款,这可是你宋唯先生的笔迹。难道不具有法律效力吗?”

“啊——”宋唯的背脊猛然像挨了重重一鞭,一下跌坐在皮椅上。马辉又发出一阵冷笑,“还有,像宋唯先生这样一个有名望的房地产商,肯定不希望我去找新闻媒体。要知道,后果一定非常可怕,即使不身败名裂,你的房产生意也会一落千丈。”

“你们买房的款子我现在就退还。”宋唯终于害怕了,从抽屉掏出一张支票,填好后递给马辉,又有气无力地问,“马辉先生,你想要我付多少精神赔偿?”

“五百万!”马辉将这张支票塞进口袋,不假思索地答道,显然是他早就想好的数目,“这点钱对宋唯先生应该不算什么,请宋唯先生考虑一下,三天以后我再来办公室,希望拿到的是现钞。”

马辉走后,宋唯气极败坏地跳了起来,边咒骂着马辉,边抓起桌上他留下的那本《凶宅》,发泄般欲撕毁时,突然撕书的手又僵住了——宋唯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大脑一下清醒过来,马上抓起了电话……

第四天上午,马辉果然来到宋唯办公室,宋唯颓然坐在皮椅上,身边还站着一个瘦长的人,穿着黑夹克。马辉并不在意,神情矜持地说:“宋唯先生,三天期限已经过了,你考虑得怎么样?”

宋唯一脸懊丧:“我们还是私了吧。不过,有关赔偿的问题,是不是能……”

“宋唯先生,你最好是闭嘴,听清楚了吗,五百万一分不能少!”马辉口气十分强硬,面孔也变得很凶狠,他看了下表催促道,“痛快点,马上付现款,我下午还要陪妻子去旅游散心。”

“既然是这样,”宋唯显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看了眼身旁的“黑夹克”,对马辉道,“这是我的财务部长,让他陪你去银行取钱吧。”“黑夹克”马上做了个邀请手势,“我的车就停在楼下,请马辉先生跟我走吧。”

马辉就随“黑夹克”走了出去,钻进一辆黑色小轿车。“黑夹克”亲自驾驶着,驶过闹市区时,在银行门口并没有停下,而是朝挂有“天海市公安局”牌子的大楼驶去。马辉感到不妙,慌忙连声道,“停下,停下,我们不是到银行吗?”

“黑夹克”没理睬他,将车径直开进公安局大院后,才亮出自己的证件,冷冷地对马辉道:“我是市公安局的警官代风,乔栋清先生,你演的戏也该到此收场了!”

马辉本想顽抗一番的,但听到警官代风叫出他的真名“乔栋清”,心里猛然一阵颤粟,脸也呈死灰色。更让他惊恐万状的是,在审讯室他见到了妻子焦姗姗,而且,这女人已经都向警方坦白交待了。

原来十年前,在本市《朝日新闻》当记者的乔栋清,经常报道国内凶杀之类的案子,一些老板害怕影响自己的房产业生意,也经常暗中贿赂他。乔栋清的灵魂开始扭曲,尤其是被报社解雇、摇身一变成了作家以后,他更是将笔触向发生凶案的房宅,频频出书“炒作”恐怖,然后带着妻子进行讹诈活动,终于引起本市警方的注意,于是他们夫妇跑到英国躲避,故伎重施,没想到阴谋败露,遭到英国警方的通缉,马辉夫妇只好又逃回国。而宋唯五年前是他们捕获未遂的“猎物”,乔栋清已经和妻子策划好了,拿到五百万,就马上离开天海。谁知妻子在机场等候他时,被警方抓获。

审讯结束后,乔栋清仍满脸疑惑,嗫嚅地问道:“代风警官,你能不能告诉我,警方是如何识破——”

“因为你断了宋唯的财路。”警官代风从审讯桌旁站了起来,晃了下手中的书,用嘲笑的口气,“他对你恨之入骨,所以你写的这本《凶宅》,五年前就被他全部买下了!知道吗,至今在天海根本就没有这本书出售。”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