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钻石的罪恶:南极杀人悬案

小故事网 钻石的故事 时间:2016-03-17 雨霖林

  纽约市美丽警花蒂娜收到在南极科考队工作的男友杰克曼的邮件,邀她前去看美丽的南极光。谁料,当她抵达南极,却被告知男友神秘失踪……蒂娜决意找出男友失踪的真相。然而,案情扑朔迷离,蒂娜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无情的杀手,还有南极致命的雪盲症和种种灾难……

  钻石的罪恶:南极杀人悬案极度深寒,惊闻男友神秘失踪

  28岁的蒂娜是美国纽约市警察局的警花,她的男友杰克曼在南极科考站工作,是一名出色的地质科考专家。2010年1月,蒂娜连续接到几封杰克曼的电子邮件,邀请她来南极相聚。于是,蒂娜向美国南极科学考察站递交了应聘简历。2010年11月,美国南极科考站终于向她伸出了橄榄枝,同意她前往执行安全护卫任务。

  2010年12月5日,蒂娜从纽约出发,乘坐南极科考站的专用飞机抵达位于南极点上的美国阿蒙森·斯科特科学考察站。尽管蒂娜早已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漫天雪花和零下60摄氏度的天气,还是令她不寒而栗。抵达科考站当天,前来接机的并不是男友杰克曼,而是他的好友戴尔。在纽约时蒂娜和他们一起参加过派对,有过短暂而愉快的相处。

  戴尔给了蒂娜一个深情的拥抱,然后红着眼睛歉疚地说:“有件不幸的事我必须得告诉你,杰克曼失踪了!我们找了一个星期,遗憾的是一无所获。”

  男友神秘失踪的噩耗,顿时让蒂娜如坠万丈深渊。蒂娜立刻要求加入到站里的搜救队伍。科考站同意了,不过在此之前,蒂娜必须得经受一系列野外求生培训课程。在培训期间,戴尔和他的同事们给了她很多帮助,但这中间也有一个人令她十分反感。他叫马克,是科考站里的一名飞行员,经常说一些轻浮的话。看着蒂娜成天眉头紧蹙,他甚至调侃她:“嗨,美女,笑一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帅哥!”而戴尔则告诫蒂娜:“你最好离马克远一点。”蒂娜看着戴尔严肃的表情,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

  2011年2月,气象监测显示,一场巨大的暴风雪即将来袭,阿蒙森·斯科特站的大部分人员准备越冬撤离回美国,但仍有人会留在站里过冬,这其中就包括飞行员马克。

  戴尔再三劝蒂娜回美国,他说:“虽然我明白你的伤痛,但极地的风雪之大是你想象不到的,不用一天时间,南极的风雪瞬间就可将一间屋子完全掩盖甚至摧毁。我们可以回纽约等你男朋友的消息。”戴尔还告诉她,像她那种极地生活资历浅的非专业科考人员,面对皑皑冰雪,很容易患雪盲症,由积雪表面反射的阳光会引起视力减弱甚至失明。

  尽管困难重重,但深爱杰克曼的蒂娜发誓,无论男友是生是死,她都要找到他。让她感动的是,戴尔为了帮她早日找到杰克曼,也决定留在南极。一丝温暖沁入蒂娜的心中。

  有一天晚上,戴尔兴冲冲地来找蒂娜,“走,我带你去看南极光奇观!”夜空里出现一条灿烂美丽的彩带,它轻盈地飘荡,任何笔墨都难以描绘它的美丽多变。蒂娜怅然若失,如果是杰克曼陪她看极光,那该多浪漫美好啊!

  撕心裂肺,冰面浮现男友遗体

  2011年3月1日,马克驾机带着蒂娜飞到一座山谷旁时,他们发现了一具疑似人体。在看到“人”的一刹那,蒂娜还是吓得几乎昏厥——南极是一个天然的超大型的冰库,那个人已被冻成一具木乃伊,右侧面庞跟杰克曼很像。

  蒂娜的心几乎要蹦出胸膛,在马克的帮助下,两人使了全劲才将冻僵并牢牢地粘在冰上的“人”翻转过来。只见他的左脸破损不堪,干涸的血迹斑驳,腿部也有受伤的痕迹。蒂娜小心地掰开冻住的衣服,发现他的衬衣正是去年她送给杰克曼的。那一刻蒂娜差点再次晕倒。

  当他们抬着杰克曼的遗体回到科考站,站里的人都非常吃惊,不相识的人甚至开玩笑说:“下次别再把‘冰棍人’在走廊里运来运去。”马克马上说:“嘿,说话当心点!”

  戴尔得知消息后,也急忙赶了过来。他在见到杰克曼的遗体的那一刻,当即失声痛哭,他痛苦地揪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喃喃自语:“杰克曼,我的朋友,你怎么会失足摔成这样了呢!”戴尔的哭声触发了蒂娜的神经,她终于放声哭号,那悲凉的哭声似乎要将杰克曼唤醒。

  而此时,马克却用奇怪的眼神瞟了一眼戴尔。

  戴尔帮蒂娜用拉链袋装好杰克曼的遗体,他问蒂娜有何打算。蒂娜说:“我想先将杰克曼运往麦克莫多站,然后带着他坐最近一班飞机回美国。谢谢你戴尔!”

  第二天,蒂娜请马克用飞机把她和戴尔及杰克曼的遗体送往麦克莫多站。这是美国规模最大的科学考察站,位于麦克莫多海峡畔,站内各类建筑200多栋,建有洲际机场、大型海水淡化厂、医院、俱乐部、电影院、商店等,撤离回美国的航班最后要从这里起飞。在撤离之前,马克反问蒂娜:“你对杰克曼的失踪死亡没有丝毫疑问吗?一个专业的科研人员,杰克曼外出工作,不带必备的装备和工具,你不觉得蹊跷吗?”马克的提醒让蒂娜陷入沉思。

  蒂娜突然想起,在她等待南极申请批复期间,杰克曼突然说:“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回到你身边,我会让你享受以前从未享受过的奢华生活。”杰克曼的死是否跟他口中的“奢华生活”有关?可这是杰克曼从未对她说过的。

  蒂娜找到戴尔,她告诉他,她想留下调查杰克曼的死因。蒂娜的决定让戴尔有些激动,他极力劝阻:“这里环境的恶劣和变化无常是人类无法预料的。杰克曼有可能患了雪盲症导致眼睛失明摔下冰崖,也可能是被剧烈的狂风吹到山谷……更主要的是,我不想你沉溺于过往不可自拔。”

  戴尔的苦苦劝说让蒂娜感动,尽管如此,她还是坚持留下来。戴尔从电脑里传来一段视频给蒂娜看,视频里的马克正在吸食大麻。这时,戴尔说:“现在你终于明白我为什么让你远离马克了吧!一个瘾君子的话可信吗?”听到这里,蒂娜突然一惊,自己并没有将马克怀疑杰克曼死因的话告诉他,他怎么知道马克对自己讲了什么呢?难道他在偷听?

  真相大白,原钻引发的罪恶

  几天后,马克主动找到了蒂娜,希望陪她一起调查杰克曼的死因。他们一起回到杰克曼位于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的房间,尽管这个房间她之前每天都会来,但直到那一刻她才发现,一向热爱整洁的杰克曼的房间竟变得如此凌乱,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闪电般掠过:“难道有人来过杰克曼的房间妄图消灭罪证?他的死因真的别有隐情?”就在这时,马克突然在墙角的隐秘位置找到一些勘测图纸,上面显示他们的勘测点呈网格状分布,在101区有杰克曼亲笔标注的记录。

  马克带着蒂娜来到勘测图上的101区,敏锐的马克马上察觉到那里的冰层被人为平整过的痕迹。突然,蒂娜一声惊叫,掉进了一个冰川裂缝里。马克赶紧从车上找到一根静力绳,这种绳子是攀岩、探洞专用绳索,十分结实。静力绳在锚点固定好后,随即马克动作熟练地跟着溜下了裂缝。

  在裂缝的冰壁上,蒂娜发现了大量的血迹,从冰面一直延伸到裂缝的底面。很显然,有人或动物受伤后从这里逃了出去。蒂娜和马克百思不得其解,南极企鹅或海豹等掉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能逃出去的只有人,可这是冰层的裂缝,谁会不要命跑到这里来呢?

  蒂娜打开手电筒仔细地勘察现场后,发现地上有一小块沾了血迹的碎布,还有几缕金黄色的头发,而在旁边扔着一把在南极的常用工具——冰斧,冰斧上同样沾满了血迹。更令她惊讶的是,现场还散落了一些晶莹剔透的棱形晶体,在电筒光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马克脱口而出:“是原钻!”马克解释说,钻石是在地球深部高压、高温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由碳元素组成的单质晶体,由于南极冰层很厚,因此原钻的纯度很高,价值更显珍贵。

  曾在纽约侦破过多起刑事案件的蒂娜,职业使她具有一种还原犯罪现场的本能,她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两人搏斗的场景:一个腿上受伤的男人,手里拿着几小袋在冰缝深处采集的钻石。迎面一个手握冰斧的金发男人向他展开攻击,他左脸受伤,倒在血泊中,钻石散落一地。金发男人为了掩盖罪证,抛弃冰斧,并且移动尸体,将他抛弃到更加偏僻的冰谷,造成他失足摔下冰崖的假象……

  很显然,这些血迹就是杰克曼的!

  蒂娜想到这里,眼角泛起了泪花。亲爱的杰克曼究竟惨死在谁的冰斧下呢?她和马克在现场取了血迹样本,用塑料袋装好冰斧、金发,沿着静力绳攀登到了冰面。

  当两人驱车回到科考站,戴尔看见他们手里拿着的冰斧,脸色骤变,但马上又关心起他们调查案情的进展。蒂娜留意到他头上梳理得整齐光亮的金色头发,开始怀疑他。但是,戴尔毕竟是杰克曼生前最好的朋友啊!

  当晚,蒂娜和马克在科考站的医疗室里进行血迹和头发的DNA比对,得出结论:血迹的确是杰克曼的,碎布片也是凶手在移动尸体时从他的裤子上撕下的。可杰克曼的头发是黑色的,要确认凶手,必须找到金色头发的人作为比对对象。马克自告奋勇,说这个任务就交给他了!

  然而,令蒂娜始料未及的是,当她再次见到马克时,他已经被杀害了!

  此时,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的大部分人员因越冬已经撤离。马克的尸体就躺在医疗室的门外,后脑、后背上有多处被冰斧凿伤的伤口。马克只出去了不到半小时,说明凶手已尾随他们到了这里。因为从医疗室通往室外,还有一个为了隔温而紧闭的小房间,所以外面的动静蒂娜毫不知晓。

  蒂娜忍住悲伤,抬头就发现一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站在她的面前,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冰斧,冰斧上隐隐还有斑驳的血迹。她站起身来马上向医疗室跑去,黑衣人紧跟而至。打开医疗室的门需要转动一个金属轮盘,情急之下,她忘记了重新带上手套。在零下60摄氏度的超低温下,她的右手指刚一接触到金属轮盘,就被“吸”住了,刺骨的寒意瞬间袭遍全身。此时,逃命的蒂娜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使劲转动轮盘,掌心的皮肤就被硬生生地撕了一块下来。

  蒂娜顾不上钻心的疼痛,赶紧回身关上铁门,可黑衣人已经用冰斧卡住铁门,终于,黑衣人的半个身子都挤了进来,两人在狭窄的房间里展开了搏斗。好在训练有素的她身手矫健,对黑衣人施展擒拿格斗,三拳两脚就将黑衣人打翻在地。当她掀开黑衣人的帽子和墨镜,此人正是戴尔!

  蒂娜将戴尔拷在椅子上后,通知了麦克莫多站的执法官及科考站剩下的其他护卫人员。搜查戴尔的行李,蒂娜搜出了2袋未经切割的原生态钻石。DNA比对显示,遗留在犯罪现场的金色头发,也正是戴尔的。铁证如山,戴尔最终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原来,在几个月前,戴尔在和杰克曼一起考察南极冰川裂缝时,意外在冰缝地下层发现了一批高纯度的原生态钻石。两人欣喜若狂,决定瞒着科考队,私自采集,然后趁越冬撤离偷运回纽约。这就是杰克曼曾对蒂娜说起让她过上“奢华生活”的原由。谁料,采集最后一批原钻时,杰克曼使用冰斧时不慎弄伤了腿。戴尔见他失去行动能力,而且这样回营地容易曝光他们的偷钻行动,在贪婪心的驱使下,被心魔控制着的戴尔竟杀死了杰克曼,企图独吞钻石。

  眼见蒂娜和马克不但找到了杰克曼的遗体,还到犯罪现场找到了他杀人的凶器冰斧,他就一直尾随蒂娜和马克,企图杀人灭口,没想到适得其反,最终将自己送上绝路。

  蒂娜捧着那2袋闪闪发亮的钻石,心痛无比,她的眼泪也如钻石一般闪着爱的光陨落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