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一桩被事先告知的谋杀案

小故事网 谋杀的故事 时间:2015-04-03 叶雪松

1

  见到陈冰冰的时候,我惊呆了!

  一桩被事先告知的谋杀案我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真有和阮玲玉长得一模一样的漂亮女孩。我心目中最崇拜最喜欢的女人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走红的影星阮玲玉。命运似乎穿越时空,将阮玲玉推到了我面前。

  昨天晚上,我刚刚和我最得力的助手李天然一边吃晚餐,一边看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2010海滨国际流行服装展,一个长发飘逸、身材健美的女孩迈着优雅的模特步缓缓走到台前的时候,我的眼球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那眉眼,那笑容,那魔鬼一样让人迷恋的身材,活生生就是一个克隆出来的阮玲玉!

  我指着画面上正在进行服装表演的女孩惊呼:“李天然,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阮玲玉!她是谁?我怎么一次也没在电视上看过她?”

  李天然说:“叶总,别看您整天在生意场上转,可看起来您还真是孤陋寡闻,居然连大名鼎鼎的名模陈冰冰都不知道。她曾在国际流行服装展走秀多次,以一个颠倒众生的美宝莲化妆品广告,瞬间家喻户晓。据说她的腰部和臀部的线条接近完美,而陈冰冰本人则说最美的是自己的眼睛。巧得很,这位名模和您一样富有个性,她曾不止一次在媒体中宣称,不找到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决不迈入婚姻的殿堂。”

  我抿了一口香槟,一边看着在我面前比手画脚的李天然,一边想:我有的是钱,我就不信我得不到她!

  2

  我是个急性子,当即吩咐李天然,让他按照我的意思和陈冰冰的经纪人商谈一下,看看能不能为我的公司作一次广告,至于广告费嘛,陈冰冰想要多少就付多少。

  李天然是我去年招聘的高材生,因为他的加盟,公司产品销量不断提升。他办事很有章法,我的一举一动,他总是揣摩得非常透彻。只要我想到的事情,他总是提前都想好了。虽然我们是老总和助手的关系,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接到我的吩咐后,李天然让我放心,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事情弄成。李天然按着我的意图见到了陈冰冰的经纪人达立,达立转达了李天然的意思,陈冰冰一听说要为海滨的商业巨头叶中天拍广告,立即爽快地答应了,并要求见我一面。

  当我见到这位蛾眉粉黛、风情万种的名模的时候,高兴得心都要迸出来了。我当即答应了陈冰冰提出的200万元广告费的要求。按照惯例,在商谈成功一笔业务后,李天然都会按照我的意思代表公司和合作方共进晚宴。可这次李天然安排完晚宴过后就知趣地退出了,我破天荒地和合作方共进晚宴。陈冰冰坐在我对面,一抹黑缎般的秀发从肩头披散而下更具千种风情、万般神韵。

  几杯XO落肚后,我不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抓住了陈冰冰的手连声夸赞,不忍松开:“冰冰,你知道吗?你是我平生见到的最美的女人。噢,你这双手也是我见到的最美的一双。”的确,陈冰冰不光人长得美,这双手更是珠圆玉润,白里透红,手指如根根幼笋。

  陈冰冰似乎心领神会,含情脉脉,冲着我嫣然一笑:“叶总,您真会讨女人欢心,不过,话又说回来,您也是我见到的众多男人中最具魅力的一位。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能否成为朋友?”

  我自然求之不得,望着眼前如花似玉的美人,心里乐开了花。

  打那以后,我和陈冰冰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常常出双入对地出入各种场合。让我欣慰的是,事先谈妥的那200万元的广告费陈冰冰分文未拿,用陈冰冰自己的话来说,她和我早已是不分彼此的朋友。为此,我更加看重陈冰冰的人品,曾数次向陈冰冰求婚,但都被陈冰冰巧妙地拒绝了。

  这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可越是这样,越激起我征服她的欲望。最后,李天然给我出了个主意,他告诉我,女人都心软,只要拿出耐心就可以了。我听从了李天然的建议,手持玫瑰花在陈冰冰的别墅前长跪不起。陈冰冰终于被我的一片痴情感动了,答应了我的求婚,但我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那就是为了防止我移情别恋,让我事先立下遗嘱,在我百年之后,她将是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我有些犹豫,一旁的李天然悄声对我说,这么好的女人,如果错过机会,也许一生就再也遇不到了。

  “好吧冰冰,我答应你。”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陈冰冰冲着我嫣然一笑:“中天,你是个值得我为之付出全部的好男人。”

  看着陈冰冰的手拍在我的肩头,我的骨头都酥了。为了得到这个心仪的女人,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三天后,我们喜结良缘,几乎整个海滨市的报纸和电台都发了名模陈冰冰与富豪叶中天喜结伉俪的报道。

  3

  我的发迹,得益于我的继父裘文珍。在海滨的富豪当中,我继父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大学毕业后,我就成了继父的左右手,而继父,则把弟弟裘海博送到美国哈佛大学学经济管理去了。裘海博不是我的亲兄弟,我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当年,继父到海滨打天下时,还只是一家奶业公司的送奶工。在送奶中,认识了我的母亲,两人相识相爱。当时,我母亲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婚后不久就生下我。就在继父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母亲患肝癌死了。三年后,继父才和一位富家小姐结了婚。五年后,生下了弟弟裘海博。继父的运气似乎不是太好,妻子生下裘海博第三年就辞世了。此后,继父再也没有结婚,六十岁那年放手将公司给我管理,就在弟弟去哈佛大学留学的第二个年头,继父死了,他立下遗嘱,让我成为公司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弟弟风尘仆仆从美国赶回来参加继父的葬礼。他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一年后,我收到了来自美国哈佛大学的一封信,信中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叶总:

  您好!我校经济管理系高材生裘海博先生因为嗜酒,一个星期前在酒吧喝完酒后,驾车去郊外兜风,与一辆对面急驶而来的大货车相撞,当场死于非命。校方鉴于天气炎热,已经将其尸体火化。我们在查找有关他的个人资料时,得知您是他的哥哥。为了使其3万美元的人身保险和他的骨灰有个着落,校方经研究决定,特意请您来美国,处理有关裘海博先生的后事……”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在此之前,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忧裘海博找我麻烦。这回好了,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和我争夺这份巨额财产了。可有关弟弟的后事又不能无动于衷,第二天,我就派一个助手飞赴美国处理有关裘海博的后事问题。

三天后,助手领到了那3万美元的保险金,带着裘海博的骨灰飞回了海滨,我花了10万元在公墓最好的地段给裘海博修了一处最为豪华的坟墓。我想,裘海博生前没有享受到这份巨额遗产,死后就让他在地下有个好的归宿吧!

  现在,每天和陈冰冰在一起,我感到很幸福。这天,我和陈冰冰在一起游泳,突然,助手小丁跑来告诉我,李天然死了。

  “你说什么,李天然死了?”我的脑子嗡地一下。

  “是的叶总。”

  我这才想起,李天然有三天没上班了。小丁说,李天然死在郊外的一个山谷里,警方说,李天然的死完全是一起意外事故。我大惑不解,好好的李天然怎么会死在郊外的山谷里呢?

  4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刚刚从男士健身俱乐部的大楼里出来,还没来得及上自己的汽车,就被几个蒙面人劫进了一辆汽车内。我不停地挣扎,几个绑匪索性将我的身体绑得紧紧的,嘴巴用胶带粘住。

  汽车开进一幢大楼前停下来,我被推进了一个密室里。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尊敬的叶总,没想到吧,您也有今天!来人,将他嘴上的胶带撕开,让他死个明白。”

  我仔细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我的新婚娇妻陈冰冰!

  “陈冰冰,你在搞什么恶作剧?”

  陈冰冰一反往日的温柔,诡秘地一笑,说:“叶总,您还记得和您一起长大的裘海博吧?”

  我说:“他早就死在了哈佛,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见陈冰冰缓缓地说:“据我所知他并没有死在美国,而是……”

  “可我已经将他的骨灰安葬在公墓里了。”我越来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陈冰冰说:“你也没亲自去,怎么就断定那骨灰就是裘海博的呢?实话告诉你,为了得到他父亲留下的遗产,他诈死在美国,然后又将自己的女友杨雨彤弄成了和您的偶像阮玲玉一般无二的模样……”

  我如梦方醒:“你就是裘海博的女友杨雨彤?”

  陈冰冰点了点头说:“是的。”

  我慌了:“那裘海博呢?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陈冰冰微笑着说:“你的弟弟,他早被我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了,我怎么会喜欢那个说起话来骨头里都掺假的伪君子!”

  “是你杀的海博?”我惊呆了。

  “还记得半年前死于意外的李天然吗?”

  我点了点头。李天然和裘海博有什么关系?

  陈冰冰看出了我的疑问,对我说:“李天然就是裘海博!”

  “李天然怎么可能是裘海博呢?”

  陈冰冰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笑了:“真笨,我都能由杨雨彤成为陈冰冰,裘海博怎么就不能成为李天然呢?实话告诉你,裘海博整容,化名李天然打入你身边,就是为了得到你继父的亿万财产呀!这可真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年,你继父去世,裘海博回来时,你告诉他,父亲已经立了遗嘱将你定为唯一的财产继承人。聪明的裘海博一定知道是你从中做了手脚,于是将一纸诉状递上法庭。法庭受理了这桩财产争夺案,在经过举证专家的鉴定之后,排除了你私改遗嘱的嫌疑,断定你仍为继父财产的唯一继承人。他就是抱着终生的遗憾飞回了美国的。”

  事到如今,我也就实话实说:“你说得很对。直到校方发来通知,我没有收到裘海博的任何消息。我知道,他恨透了我。不错,是我背着他私自改动了遗嘱。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在继父病重期间,我利用病人的浑沌迷茫,让继父在他打印好的遗嘱上签了字。然后,又不惜重金买通了律师柯勒。这一切瞒过了那些鉴定专家的眼睛。我认为,为了这几千万的财产,失去了一个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并不是什么让人遗憾的事。弟弟败诉时,我看着他灰溜溜的身影消失在大街上潮水般的人流中的时候,心里边在想,从此以后,我就是海滨屈指可数的富豪之一了。没想到,我一直信赖的李天然竟然就是弟弟裘海博,更没想到,我喜爱的陈冰冰是他的女友杨雨彤!这圈套真是天衣无缝,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只有裘海博才知道我最喜欢的女人是阮玲玉呀!”

  陈冰冰笑道:“怨就怨在你好色,你知不知道,色字当头一把刀?”

  我露出了一丝苦笑。当年,我看着阮玲玉的相片入迷的时候,读高中的裘海博不止一次告诫我,要戒色,千万不要毁在像阮玲玉这样的女人手里。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成了日后的谶言!

  我惊出一身冷汗,问:“你为什么杀了裘海博,他可是你的男友呀!”

  陈冰冰冷笑:“别忘了,他连你都害,我又算得了什么?他只不过是在利用我罢了!可他看错了人,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也是个重利不重情的女人!叶总,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烧成一片废墟,没有人会想到一个亿万富豪会死在一片废墟当中。明天和今天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海滨将多了一个风流寡妇……”

  陈冰冰挥了挥手,身边的一个男子向我走了过来。

  我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的海滨电视新闻中播发了商业巨头叶中天被绑架,娇妻陈冰冰将案情上报警察局的消息……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