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凶宅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17

天井里的哭声

  宋春枝在这个小镇上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一处租金特别便宜的房子。这是座较为偏僻的老宅子,已经有一百六十多年的历史。午后的阳光淡淡地从天井上洒下来,弥漫着厚重的沧桑感。

  宋春枝麻利地铺好床,回头叫儿子宋小问,刚好看到孩子失手打碎了热水瓶。看着一地碎片,宋春枝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劈头盖脸地打下去,边打边骂,宋小问抱着头只是哭。忽然间,她听到门口也响起了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地嚎着,嗓子都哑了,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女人低低哀求的声音。

  宋春枝停了手,到门口查看,声音倏地停了。但她分明感觉那声音是从天井处传来的,刀子一样刺入耳膜,刺得她头痛。

  宋春枝揉着锐痛的太阳穴,坐在床上生闷气,宋小问慢慢挪到她跟前:“妈,您别生气了,我多捡点瓶子去卖,重新买个更好的,好吗?”

  宋春枝抬头看了看儿子,一把把他搂进怀里。才八岁的孩子有着与年龄完全不相称的成熟,懂事得让人心疼。

  偌大的老宅子没住几家人,连房东也没住这里。天色一暗,四周阴气逼人,宋春枝母子俩早早地上了床。

  半夜,宋春枝被一阵奇怪的歌声吵醒,这歌声婉转动听,听不出是从哪传来的,像是一个慈爱的母亲哼着小曲在哄孩子睡觉。宋春枝一夜没睡好,浑身乏力。

  次日,宋小问又在学校闯了祸,把同桌昂贵的削笔机给摔坏了。宋春枝心疼钱,恼火地一把推开宋小问,宋小问没站稳,撞在了门上。这时,门口又传来了小孩的哭声,嘶哑的嗓子,撕心裂肺地嚎着,夹杂着女人低低的哀求声。这些声音再次刺得宋春枝头痛欲裂。

  宋小问没有哭,揉揉额头,靠在门上。宋春枝走出门口查看,外面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小问,你听到哭声了吗?”她问儿子。

  宋小问摇了摇头。

  宋春枝在老宅子里转了个遍,发现这里上下两层,二十多间房子,租出去的只有五六间,住的全是外来做临时工的光棍汉,哪里有孩子的影子?

  可那奇怪的哭声还是时不时会冒出来,宋春枝的头疼病越来越严重,她上医院,医生说她是神经衰弱。

  看不见的女人

  国庆放假,孩子们高兴得直欢呼,宋小问却有些不开心。在学校里,他可以跟同学们玩,可在家里,他一个伴也没有。

  宋春枝没空管这些,吃了饭后又觉得头疼,便去睡觉了。她迷迷糊糊中听到门外有孩子在玩闹,像是宋小问跟人在玩捉迷藏。

  醒来后,宋春枝问儿子玩了什么,宋小问高兴地说,兰姨陪他玩了捉迷藏,还让他帮忙找儿子冷贵宝。“妈,你见过冷贵宝吗?兰姨说他长得跟我差不多高,耳垂上也有粒红色的胎记,只是他的长在左耳上。”宋小问瞪着天真的大眼睛问妈妈,宋春枝摇摇头。

  第二天,兰姨又来了,带着宋小问一起玩游戏,难得儿子这么高兴,宋春枝也就懒得管他,兀自睡去。

  过了几天,宋小问握着一个龙形玉佩,兴冲冲地告诉宋春枝:“妈,我认了兰姨做干娘了。兰姨说我跟她儿子长得像,让我给她当儿子。她还送了我一个礼物。她找不到儿子很可怜,我,我就答应了。”

  宋春枝听了很不高兴,冲儿子发起了火:“不行,你是我儿子,我一个人的儿子,谁也不能抢!不能!”

  宋小问不敢再出声,把玉佩放进口袋,取出书包乖乖地看起了书。

  宋春枝双手掩面,靠在床头上。几年来,为了躲避前夫的寻找,能与儿子共同生活,她带着宋小问四处流浪。因为前夫经济状况比自己好得多,法院把孩子判给了他,而这对宋春枝来说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跟宅子旁的杂货铺老板聊天时,宋春枝说了儿子想认兰姨为干娘的事,老板吓了一跳,他说镇上没有叫冷贵宝的孩子,也没有叫兰姨的女人,因为冷姓的人他全认识。想了想,那老板紧张地说,宋春枝住的老宅子是凶宅,很多房客住得不顺利,几十年来,有两个女人吊死在了里面,还有一个疯了。本地人都不敢住进去,连路过时也不敢靠近。

  老板的话,让宋春枝惊恐万分,想起那些奇怪的声音,还有自己忽然的头疼,她越想越害怕,越想心情越不好。宋小问做错事,她把脾气都发到了儿子身上,顺手就抽了一巴掌。

  宋小问哭哭啼啼地出了门,宋春枝郁闷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宋春枝睡得很不踏实,她感觉有一股力量把自己拖下床。耳边还响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你打孩子,叫你打孩子,恶毒的女人都该死,去死吧!”一根尼龙绳从房梁上垂下来,套住了宋春枝的脖子。宋春枝只觉得呼吸困难,想到儿子,她努力挣扎着、喊叫着:“不能死,我不能死!”忽然间,绳子断了,宋春枝跌坐在地板上,气喘吁吁,她呆呆地看着房梁上的绳子,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宋小问丢下手中的镰刀,抱住宋春枝大哭:“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宋春枝擦掉儿子眼中的泪,摇着头,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怕宋春枝再做傻事,宋小问跟她睡在一头,紧紧搂着她的手臂。宋春枝怜爱地看着儿子,心里歉疚极了。这个晚上,宋春枝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有个奇怪的女人跟自己争儿子,那女人手里还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刀。争夺不下时,对方竟然想用刀把宋小问分成两半,急得宋春枝松了手,一只手臂拦在刀前。霎时鲜血四溅,到处一片红色。

  醒来时,天大亮了,宋春枝听到门口有儿子和一个女人的笑声,看来他们玩得很开心。她轻声走到门口,只见宋小问围着天井绕着圈,冲身后说:“干娘,你快来追我啊!”过了一会儿,他双手抱胸,咯咯笑着求饶:“干娘,放开我,好痒啊。”

  宋春枝看得瞠目结舌,因为,在宋小问的身边,她什么也没看到!

  等宋春枝反应过来时,宋小问到了身边,摇着她问:“妈,怎么啦?是不是头又疼了?”

  手臂一阵疼痛,宋春枝低头一看,上面莫名其妙多了条新鲜的疤痕,她忍着疼说:“不疼。小问,刚才你跟谁玩呢?”

  “干娘,不,是兰姨啊,她又教了我一个新游戏。”宋小问兴奋地说,“不过,现在她找儿子去了,冷贵宝现在还没回家呢。”

  宋春枝问冷贵宝是谁,宋小问说是兰姨的儿子,宋春枝又问那兰姨是谁,宋小问不耐烦了:“就是冷贵宝的妈妈呀。”

  宋春枝都被儿子绕晕了,只好闭嘴,她现在彻底相信这就是一座凶宅,心里非常不安,决定马上搬家。

  宋小问不高兴,问为什么要搬家,宋春枝随便找了个理由,可儿子不信,不肯离开这里,他说明天兰姨还会来陪他玩。

  想起儿子所说的那个兰姨,宋春枝离开这里的愿望更强烈了。趁儿子上学,宋春枝开始收拾衣物……

  一百年的守望

  变天了,天上乌云密布,闪电锋利地划过天空,在屋顶上爆炸,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宋春枝看到屋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中对面的墙壁竟然闪动着奇异的景象……

  宋春枝看得目瞪口呆,悲伤的结局让她心碎,只觉眼前一黑,她倒了下去。

  睁开眼睛,宋春枝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宋小问哭成了泪人一般。房东看她醒过来,舒了一口气,他说老宅子被闪电击中着火了,烧成了一片灰烬,幸好没烧到人。房东盯着她问:“为什么你昏迷时一直叫冷贵宝的名字?”宋春枝一愣:“你知道他是谁?”房东点点头,说冷贵宝是太爷爷的弟弟,是个叫兰姨的小妾所生,长到八九岁时被拐子拐跑了,怎么找也没找回来,兰姨等儿子等得快疯了,后来因为伤心过度上吊自杀。说起来,这都是百多年前的事了。

  宋春枝眼中流出了泪,房东所讲的事,她在那些奇异景象中看得明明白白,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事实上冷贵宝是被大奶奶卖掉的。大奶奶恨兰姨得了宠,也怕冷贵宝分走她儿子的财产,经常折磨母子俩,打得冷贵宝哭爹喊娘。兰姨一直在等待着儿子归来,这一等就是一百年。漫长的守望岁月中,她看到了不少打骂孩子的女人,她把对大奶奶的恨转嫁到了这些女人身上……

  宋小问擦掉她眼角的泪,伏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干娘,不,是兰姨跟我说,您很爱我,让我好好照顾您,要听您的话。”

  宋春枝点点头,母子俩紧紧地抱在一起。

  尾声

  宋春枝带着宋小问回到了曾经的家,为了给儿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她同意把儿子还给丈夫。

  可意外的是,宋小问不同意回到再婚的父亲家,他让宋春枝把龙形玉佩卖了,因为干娘告诉他,这个玉佩能值些钱,可以供他上学。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母子俩到了珠宝店,结果这玉佩不是能值些钱,而是很值钱。

  有了这笔钱,宋春枝开了个店,生意还不错。母子俩终于可以安定地生活在一起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